Wednesday, January 17, 2018

Ordinary: what is commonplace or standard.
Therefore, ordinary people are standard people, just your average everyday person.

Common people refers to ordinary people who are of a middle class (neither nobility or peasants). 

The common people, also known as the common man, commoners, or the masses, are the ordinary people in a community or nation who lack any significant social status, especially those who are members of neither royalty, nobility, the clergy, nor any member of the aristocracy

Sunday, January 14, 2018

棉布束口袋. 雜糧, 米, 茶葉, 咖啡

http://www.pcstore.com.tw/nannan/M19367035.htm

Survivor - Eye Of The Tiger







Rising up, back on the street
Did my time, took my chances
Went the distance, now I'm back on my feet
Just a man and his will to survive

So many times it happens too fast
You trade your passion for glory
Don't lose your grip on the dreams of the past
You must fight just to keep them alive

It's the eye of the tiger
It's the thrill of the fight
Rising up to the challenge of our rival
And the last known survivor
Stalks his prey in the night
And he's watching us all with the eye of the tiger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gentry 紳士, Chinese vs England

Chinese
紳---意指官員, 包括所有現任, 退休, 候補的官員,
士---或縉, 意指學者, 或更嚴格一點, 指未出仕的學者; 擁有非仕宦的功名

England
紳士 (gentry)為典型英國名詞, 自Tudor 王朝以來,即具有相當具體的社會, 經濟, 政治含義; 16, 17,18 世紀, 英國紳士擁有大片的地產, 控制與支配郡的行政。18世紀以降, 在政治上, 大多支持Troy (保守黨前身)。英國紳士階層是獨特的, 在法國及歐陸都找不到類似的族群, 稱為小貴族 (nobiles minores), 英國紳士身分最重要的決定因素為地產和其他形式的財富

故知不應用gentry 來稱呼中國的紳或士
因明清時代, 決定身分的重要因素, 共有少部分是財富, 大部分是科舉功名
許多下層官僚體系中的官員,或具有任官資格者, 實際上生活環境非常簡陋, 和英國的小貴族大相徑庭

何, 2013, 45


真誠的人,走著走著,就走進了心裡。虛偽的人,走著走著,就淡出了視線。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初心易得,始終難守

How #MeToo power dynamics affect economists

Monday, January 08, 2018

how to interpret log

https://stats.idre.ucla.edu/other/mult-pkg/faq/general/faqhow-do-i-interpret-a-regression-model-when-some-variables-are-log-transformed/

Sunday, January 07, 2018

Moreover, autocorrelation function (ACF) shows that both series, log X and Y, are non-stationary. Second-order differencing is taken to remove nonstationarity.

low adjusted R square

 While R-squared provides an estimate of the strength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your model and the response variable, it does not provide a formal hypothesis test for this relationship.

many psychology studies have R-squared values less that 50% because people are fairly unpredictable.

studies that attempt to predict human behavior generally have R-squared values less than 50%. People are hard to predict.

The good news is that even when R-squared is low, low P values still indicate a re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ignificant predictors and the response variable.

Are Low R-squared Values Inherently Bad?
No! There are two major reasons why it can be just fine to have low R-squared values.

In some fields, it is entirely expected that your R-squared values will be low. For example, any field that attempts to predict human behavior, such as psychology, typically has R-squared values lower than 50%. Humans are simply harder to predict than, say, physical processes

Furthermore, if your R-squared value is low but you hav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redictors, you can still draw important conclusions about how changes in the predictor values are associated with changes in the response value. Regardless of the R-squared, the significant coefficients still represent the mean change in the response for one unit of change in the predictor while holding other predictors in the model constant. Obviously, this type of information can be extremely valuable.

A low R-squared is most problematic when you want to produce predictions that are reasonably precise

the research question was about whether religiosity predicts physical health.
The model R² was about .04, although the model was significant.
It’s easy to dismiss the model as being useless.  You’re only explaining 4% of the variation?  Why bother?
But think about this.  If you think about all of the things that might affect someone’s health, do you really expect religious attendance to be a major contributor?
Even though I’m not a health researcher, I can think of quite a few variables that I would expect to be much better predictors of health.  Things like age, disease history, stress levels, family history of disease, job conditions.
And putting all of them into the model would indeed give better predicted values (R square)
But  The point was to see if there was a small, but reliable relationship.

what if your model has independent variables that a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but it has a low R-squared value? This combination indicates that the independent variables are correlated with the dependent variable, but they do not explain much of the variability in the dependent variable.
Over the years, I’ve had many questions about how to interpret this combination. Some people have wondered whether the significant variables are meaningful. Do these results even make sense? Yes, they do!

Interpreting a regression coefficient that i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oes not change based on the R-squared value.

While the regression coefficients and predicted values focus on the mean, R-squared measures the scatter of the data around the regression lines. That’s why the two R-squared values are so different. For a given dataset, higher variability around the regression line produces a lower R-squared value.

Regression coefficients and fitted values represent means.
R-squared and prediction intervals represent variability.
You interpret the coefficients for significant variables the same way regardless of the R-squared value.
Low R-squared values can warn of imprecise predictions.

a low R-squared does not negate the importance of any significant variables. Even with a low R-squared,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values continue to identify relationships and coefficients have the same interpretation. Generally, you have no additional cause to discount these findings.


Are High R-squared Values Inherently Good?
No! A high R-squared does not necessarily indicate that the model has a good fit.

adjusted R-Squared is high but coefficients have insignificant p-values

It likely means you have a collinearity problem. You can't identify unique contributions of individual predictor variables, but collectively they predict y well. This happens when the X variables are strongly correlated. It can also happen when you have a particularly poorly coded set of variables.

It depends on what you want out of the model.
Having a high adjusted R-Squared means that the predictors together explain the response. In other words, the model can predict the response well. If all you care about is how accurate the response is then there is no problem.
If you want to find what factors are affecting the response then this is sort of a problem. It typically means that you have multiple factors that are saying more or less the same things. By removing some of them you will see some of the factors become significant.

your number of predictors is large relative to your number of data points. If you have three points and one predictor, for example, and they are almost exactly on the line, then your R^2 and adjusted R^2 will both be very high, but the entire regression will be nonsignificant because there’s a reasonable chance you got this relationship by luck alone.
It’s good to keep in mind that statistics has two completely different kinds of measures: (1) things like R^2 that tell you “how much information the model is explaining, relative to all possible information”, and (2) things that test for whether something is real or just dumb luck, usually in the form of a p-value.
Either of these measures can be great while the other stinks, since they are picking up totally different aspects of your data: the first, how well the model is working; the second, whether you have enough data to believe the evidence from the first.

If you would include so many independent variables in the model. There is high chances that adjusted R-squared could be high. Since there mulitcollinearity check only the linear relationship among independent variables.
If your independent variables co-efficient are not coming significant. Below are few reasons for the same:
a) Model structural equation could be different (the relationship could be non-linear)
b) Check the stationarity of each of the variable which you have use to built your model
c) Use transformation of the variables and then see the model summary.
d) Start with few variables first and then increase number of variables in the other models, then later decide the final model


Saturday, January 06, 2018

transformation, negative data values

Check the data for extreme outliers. Double-check that these outliers have been coded correctly. Extreme outliers may be the result of incorrect data entry (or computation). If you find outliers that were created by incorrect data entry, correct them. You will then want to re-test the normality assumption before considering transformations.

The primary attribute for deciding upon a transformation is whether the data is positively skewed (skewed to right, skew > 0) or negatively skewed (skewed to left, skew < 0).

The secondary attribute to consider is whether the variable contains negative values or zero. Many transformations cannot be applied to negative or zero values. In these cases, a constant, such as 1,
is added to the variable before the transformation is applied.

The log transformation is one of the most useful transformations in data analysis. It is used as a transformation to normality and as a variance stabilizing transformation.

In many cases, the variable of interest is positive and the log transformation is immediately applicable. However, some quantities (for example, profit) might contain a few negative values. How do you handle negative values if you want to log-transform the data?

A common technique for handling negative values is to add a constant value to the data prior to applying the log transform.

If you want to apply a transformation that requires strictly positive numbers (e.g. a log transformation) and your data does not meet that requirement, a common approach is to add a constant to the data before applying the transformation so that after adding the constant all your data is greater than zero.

The transformation is therefore log(Y+a) where a is the constant. Some people like to choose a so that min(Y+a) is a very small positive number (like 0.001). --- choose a value for a, so Y+a becomes a very small positive value

Others choose a so that min(Y+a) = 1 ---  choose a value for a, so Y+a is equal to 1

log(x+1)log⁡(x+1) which has the neat feature that 0 maps to 0.
log(x+c)log⁡(x+c) where c is either estimated or set to be some very small positive value.


https://blogs.sas.com/content/iml/2011/04/27/log-transformations-how-to-handle-negative-data-values.html

http://www-01.ibm.com/support/docview.wss?uid=swg21479677

在 Word 中橫向或直向旋轉頁面

https://support.office.com/zh-tw/article/%E5%9C%A8-Word-%E4%B8%AD%E6%A9%AB%E5%90%91%E6%88%96%E7%9B%B4%E5%90%91%E6%97%8B%E8%BD%89%E9%A0%81%E9%9D%A2-9b5ac1af-9998-4a37-962b-a82b689572a9

在同一文件中使用不同方向 (有的直向, 有的橫向)

選取您要變更方向的頁面或段落。

按一下 [版面配置] > [版面設定] 對話方塊啟動器。(在右下角)

在 [版面設定] 方塊中,按一下 [方向] 下的 [直向] 或 [橫向]。(邊界及版面配置二處可能均要修改設定)

按一下 [套用至] 方塊,然後按一下 [選取的文字]。

Gretchen Carlson says it's time to modernize the Miss America pageant

figure in Excel

1---11
.
.
19

Thursday, January 04, 2018

The reciprocal and some power transformations can be meaningfully applied to data that include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values

economic growth rate, 經濟成長率

經濟成長率指「實質GDP的成長率」而不是「GDP (名目)」

http://statdb.dgbas.gov.tw/pxweb/Dialog/NI.asp?mp=4

國內生產毛額(支出面)

國內生產毛額依支出分

連鎖實質值(2011年為參考年)

GDP

原始值


Saturday, December 30, 2017

地方制度


  • 自漢行郡縣以降,地方採州,縣二級制 (周, 2001, 176)
  • 始分為道, 州, 縣三級 (周, 2001, 176)
  • 唐,宋在 州, 縣上增設道或路, 但未設置省級機關總管之(周, 2001, 178)
  • 元代首先設立省級政府, 稱為行中書省(周, 2001, 178)
  • 路, 府 (州, 軍, 監),  縣三級 (周, 2001, 176)
  • 唐,宋在 州, 縣上增設道或路, 但未設置省級機關總管之(周, 2001, 178)
  • 元代首先設立省級政府, 稱為行中書省(周, 2001, 178)
  • 1行中書省, 2路, 3府, 4州, 5縣(周, 2001, 178)
  • 首先設立省級政府, 稱為行中書省, 共有11個, 其下又分為路, 府, 州, 縣四級(周, 2001, 178)
  • 明初仍仿元設行中書省, 後改設承宣布政使司, 除京師, 南京外, 全國共有13個布政使司(周, 2001, 182)
  • 布政使司下設府, 州, 縣(周, 2001, 182)
  • 為加強中央對地方的控制, 省級政府設立三個權力機關, 稱三司, 三者之間, 互不隸屬, 之上並無一統合機關 (周, 2001, 182)
  1. 承宣布政使司 (布政司), 掌民政 (周, 2001, 182)
  2. 提刑按察司 (按察司), 掌司法監察 (周, 2001, 182)
  3. 都指揮使司(都司):掌軍政 (周, 2001, 182)
  • 省, 道, 府, 縣四級 (周, 2001, 184)
  • 地方最高行政長官為總督與巡撫, 為長設長官 (明代為臨時派遺)  (周, 2001, 184)
  1. 總督(正二品): 統轄一省或數省文武軍民(周, 2001, 184)
  2. 巡撫(從二品): 掌一省軍政, 考察布政司, 按察司, 諸道, 諸府, 諸縣官吏是否稱職(周, 2001, 184)
  • 朝廷頒布吏, 部, 禮, 兵, 刑, 工六方面的命令, 下達於各省, 由各省執行。各省內, 先由總督, 巡撫承受指示, 下達所屬布政, 按察二司→逐級傳達於道, 州, 縣 (周, 2001, 197)
地方政治之歷史背景(錢穆, 2017, 下, 417)
  • 若地方政治能活潑推進, 各地俱得欣欣向榮, 則中國自古來文化傳統, 本為一大一統的國家, 各地方決無生心離叛中央而不樂於推戴之理
  • 漢, 唐盛時, 皆無防制地方, 存心集權中央之政策
  • 漢末之州牧, 乃起於東漢王室已臻腐爛之後
  • 唐之藩鎮, 起於唐政府無限度之武力對外
  • 以上皆非地方勢力無端反抗中央
  • 宋因唐宋藩鎮割據之禍, 乃始刻意集權中央
辛亥以後各省軍權割據, 遠則導源於元, 明以來行省制度之流弊 (錢穆, 2017, 下, 417-418)
  • 行省制度起於元, 而明, 清承襲之, 行省制的目的為利於中央之管轄地方, 而非為了地方政治之推進
  • 行省制和中央集權不同, 行省制近似於變相的封建,為分權統御制
  • 元人之行中書省, 為活動的中書省, 即中樞政權之流動分布---因惟恐一個中央政權不足控馭廣土眾民, 乃專為蒙古狹義的部族政權而設此制度 
  • 明代---明太祖廢行中書省, 而以布政使為各地行政長官, 較元制遠為合理。惟行政區域之劃分仍依元舊制, 而其後復有巡撫, 總督凌駕於布政使之上
  • 明代總督,巡撫非常設之官
  • 明, 清總督, 巡撫皆帶"都御史"銜, 故實際上權在總督, 巡撫手上, 布政使僅為名義上的行省長官
  • 清代各行省必設總督, 巡撫, 大體由滿族任之。清代總督, 巡撫, 權任本重
  • 行省長官並非地方官之領袖與代表, 行省長官皆偏重於軍事統治之性質(故官名為總督, 巡撫)----在平時足以障礙地方政事之推進, 增加地方與中央之隔閡。一旦中央政權削弱, 各行省易轉為反抗中央, 分區割據之憑藉
  • 太天天國(洪, 楊之亂)後,各省總督, 巡撫, 離心態度漸盛: 太平天國之亂, 滿人總督, 巡撫無力蕩平,中央乃將部分總督, 巡撫之權位給漢人, 總督, 巡撫始漸與中央離心→庚子之變, 東南各省總督, 巡撫不奉朝命, 超然事外→辛亥革命, 各省宣布獨立----皆離心態度之持續演進
  • 清末總督, 巡撫之變相, 而有民國初年之督軍, 各地軍閥四起
The Ladder of Success in Imperial China : Aspects of Social Mobility, 1368-1911
Ping-ti Ho

何炳棣,浙江金華人。1917年生於天津,2012年卒於美國加州爾灣。中央研究院院士。1934年入清華大學,1943年獲清華庚款公費留美,師從英史巨擘John Brebner研修近代英國農業經濟史,1952年以〈英國的土地與國家(1873-1910):土地改革運動與土地政策研究〉獲得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學位。1965年芝加哥大學聘為湯普遜(James Westfall Thompson)歷史講座教授,1975年當選美國亞洲研究學會首位亞裔會長。

何炳棣治中國史,善用交叉學科知識與理論詮釋關鍵史料。早年選擇經濟運作、社會結構,晚年鑽研思想源頭,皆為直指歷史上影響時代脈動的核心問題。其名著《東方的搖籃》以充實的古代文獻聯繫考古資料及古動植學知識,論證中國古代文明源於本土,打破西方學者的世界文明皆源自西亞的一源說,連一源說的代言人威廉· 麥克尼爾(William H. McNeill)教授亦為之折服。何炳棣之《明清社會史論》則運用社會分層化和社會流動理論,解釋明清科舉制度與中國社會身份意識的緊密聯繫,並將中國史從局限於區域研究的「漢學」,推到世界史研究和社會科學研究的西方學界主流殿堂,深受到西方學界肯定。

投資學

謝劍平
投資學 : 基本原理與實務 = Fundamentals of investments
現代投資學 : 分析與管理 = Contemporary Investments : analysis & Management

2018

2018
the right battle
the great future

Friday, December 29, 2017

清末戰爭及影響

  導火線爭
鴉片戰爭
英法聯軍
(1)
英法聯軍
(2)
中法戰爭
甲午戰爭
八國聯軍
日俄戰爭
時間
道光20
1840
咸豐6
1858
咸豐8
1860
光緒10
1884
光緒201894
光緒261900
光緒301904
導火線/原因
鴉片問題
亞羅傳事件/西林教案
修約不遂
法欲占越南
東學黨之變
義和團之亂
日俄爭東北
結果
中國敗簽南京條約
中國敗簽天津條約
中國敗簽北京條約
中法議和中失越南
中國敗簽馬關條約
中國敗
簽辛丑和約
俄國敗
簽樸資茅斯條約
影響

促成自強運動

促成戊戌變法(戊戌變法又名百日維新、戊戌維新、維新變法(103日),是清朝光緒二十四年間(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
促成庚子新政(庚子新政、庚子後新政,是因1900年(庚子年)義和團與八國聯軍亂後,慈禧太后為反省縱容義和團與八國聯軍之亂,而展開的新政運動)
促成立憲運動

The Chinese Imperial Examination System: An Annotated Bibliography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K426L4Ax4vQC&printsec=frontcover&redir_esc=y#v=onepage&q&f=false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17

籍貫

Domicile

his wife has a domicile of origin in Germany

Original Domicile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修身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謂知本,此謂知之至也。

Da Xue (The great learning) 大學
The ancients who wished to illustrate illustrious virtue throughout the kingdom, first ordered well their own states. Wishing to order well their states, they first regulated their families. Wishing to regulate their families, they first cultivated their persons. Wishing to cultivate their persons, they first rectified their hearts. Wishing to rectify their hearts, they first sought to be sincere in their thoughts. Wishing to be sincere in their thoughts, they first extended to the utmost their knowledge. Such extension of knowledge lay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things. Things being investigated, knowledge became complete. Their knowledge being complete, their thoughts were sincere. Their thoughts being sincere, their hearts were then rectified. Their hearts being rectified, their persons were cultivated. Their persons being cultivated, their families were regulated. Their families being regulated, their states were rightly governed. Their states being rightly governed, the whole kingdom was made tranquil and happy. From the Son of Heaven down to the mass of the people, all must consider the cultivation of the person the root of everything besides. It cannot be, when the root is neglected, that what should spring from it will be well ordered. It never has been the case that what was of great importance has been slightly cared for, and, at the same time, that what was of slight importance has been greatly cared for.

監察,彈劾

  • 中國傳統政治, 注重政府之職能, 設一官, 必有一官之職, 有一職, 必有一種稱職與不稱職之責。管理和監察此種責任者為御史(代替皇帝和宰相來負責監察政府下面官員之稱職勝任與否)和諫官(負責監察皇帝) (錢穆,2001, 104) 
  • 監察彈劾權交付與特設的獨立機關: 唐代有御史臺, 下至明代有都察院(錢穆,2001, 110)
  • 對於皇帝之諫諍及最高命令之覆審與駁正權, 交付與給事中與諫官; 此兩官職, 唐代隸屬於宰相, 宋以後至明漸成獨立機關, 清代則廢止不復設 (錢穆,2001, 110)
  • 中國傳統政治制度中有御史和諫官, 為制度化的批判者, 御史監察百官, 諫官糾正皇帝, 兩者為"言官"。諫官在秦漢的正式名稱為"諫議大夫", 議即為批評。諫議制度為中國知識人在擔任官職以後, 開闢了一條合法的言路(余, 2007, 183)
漢 (錢穆,2001, 105-106)
  • 御史大夫在漢代是一個副宰相(握監察大權), 副宰相又有兩個副官
  1. 御史丞: 代宰相管理監督, 監察政府(外朝), 包中央及地方政府之官吏
  2. 御史中丞: 代宰相管理監察皇帝及皇室 (皇室稱為內朝)
  • 皇帝也該受監察, 監察皇帝的也該是宰相。但宰相不便直接監察皇帝, 且宰相總攬全國行政大權於一身, 負擔太重, 乃將監察皇帝之職分交給副宰相--御史大夫
  • 御史大夫要監察全國上下, 職責太重, 將監察之職再分給兩丞
  • 1.皇帝為第一級官→2. 宰相→3.御史大夫→4. 御史中丞 (監察第一級的皇帝)
  • 皇帝的責任, 專在任用宰相, 能用到好宰相, 皇帝責任已盡

(錢穆,2001, 106-107)
  • 任用宰相, 權在皇帝
  • 到唐代時, 臺官與諫官分職
  1.  臺官(御吏臺): 糾察百官; 御吏臺為獨立機關, 非宰相部屬。可彈劾朝廷百官
  2.  諫官: 諫諍天子過失, 諫官為宰相之屬官。任用諫官, 權在宰相。諫官之職在諫皇帝, 不諫宰相, 也不能彈劾朝廷百官
  • 宰相見皇帝討論政事, 常帶諫官同去, 遇皇帝有不是處, 諫官即可直言規正; 如此宰相與皇帝間有一緩衝, 可避免直接衝突
  • 諫官職分, 本為諫諍天子過失, 故可儘直言而不會得罪; 即使得罪了, 宰相可將諫官免職降黜, 一面顧全了皇帝的面子, 一面不致牽動到宰相之自身
  • 諫官只是一小官, 被罷免不算什麼, 但可博得直言敢諫之譽, 對其將來政治地位, 反而有益
宋 (錢穆,2001, 107)
  • 宋代監察制度, 遠不如唐代
  • 宋代臺官(御史(台): 彈劾違法和不盡責的官吏)及諫官 (評論是非)均不得由宰相推荐, 故諫官不隸屬於宰相
  • 諫官的職分, 變成非諫諍天子之過, 而轉變為批評宰相
  • 宰相無法糾繩皇帝, 除非是和皇帝直接衝突; 但宰相身旁, 卻多了一掣肘的機關(諫官)
  • 唐代是諫官幫助宰相, 在皇帝面前評論皇帝之是非。在宋代是諫官在宰相旁邊, 來評論宰相的是非----形成諫官與宰相(政府)相對立
(錢穆,2001, 108-109)
  • 明代在尚書每一部下都設有專門的諮議顧問之類, 謂之"六部給事中",其有權反駁皇帝命令, 只要其不同意, 可將皇帝上諭原封退回----沿襲唐,宋舊制而來 (錢穆, 2001, 95)
  • 明化將諫官廢除, 只留"給事中", 給事中的職權獨立, 其職權為審核皇帝詔旨, 若給事中認為詔旨不好, 可將詔旨退還給皇帝
  • 明代一切政令從尚書六部發下, 全須經給事中審核 (在唐代, 給事中是宰相屬員, 幫助宰相把所擬詔旨再加一番審核, 審核有不是處, 那道詔旨可重擬。擬詔是宰相之權,審核仍是宰相之權, 將一個權分兩番手續來行使, 這是審慎, 不是衝突)
  • 給事中駁議, 稱為" 科參", 因其是獨立機關, 只負發表意見之責, 不負實際上行政利害成敗之責, 但實際負責之行政表官, 反而不得不接受其意見

(錢穆,2001, 109)
  • 廢給事中的職權, 真成為皇帝專制
  • 皇帝命令可無阻礙地一直行下
  • 臺諫合一
  • 政府中只有彈劾百官違法與不盡職者((御史(台)), 無對政事評論是非得失者(諫官)

Saturday, December 23, 2017

教育制度

官學
  • 官學(formal education): 官辦的正規教育; 私學: 民間私人所辦的各類教育機構 (周, 2001, 9)
  • 傳統中央官學與地方官學之教育目的不同, 中央主要為培養國家領導人才, 地方則在善良風俗, 教化百姓, 培養五倫觀念 (周, 2001, 20)
  • 自唐,宋以後, 學校教育漸淪為科舉的附庸, 漸變質(周, 2001, 20)
  • 中國觀念中的大學與小學, 關鍵不在於劃分入學年齡的大小, 而是在於學習的目標與內容, 小學習灑掃應對進退之事, 大學則習其理為聖人之事(周, 2001, 51)
  • 小學屬啟蒙教育(幼兒教育, 學前教育), 對尚未受過任何教導或陶冶的兒童所實施的教育, 其目的在使其具有良好品德, 其次才是識字讀書或習得一技之手 (周, 2001, 341)
  • 入小學年齡, 歷代不同, 有8, 10, 13, 15歲 (周, 2001, 354)
  • 私辦啟蒙教育機構 (例如私塾), 未如官辦小學或州縣儒學, 對於學生出身作任何限制, 凡士農工商, 百工雜役之子, 都有受啟蒙教育的機會  (周, 2001, 354)
  • 各級官學(包括官立小學), 不收女性, 但民間啟蒙教育則不全然如此 (周, 2001, 354)
  • 漢代以前, 官學教師基本上是由政府現職官員來兼任, 三代所謂官師合一, 及秦朝的以吏為師皆是。至於政府設專員典學, 則是漢以後的事(周, 2001, 61)
  • 傳統中國官學教育的內容, 可以漢代作為一個分水嶺, 在漢代之前為宗教,政治, 教育三者合一;漢代之後, 政治與教育合一, 以儒家經術為主(周, 2001, 79)
  • 儒學自西漢武帝獨尊儒術, 成為官學的主要類型(周, 2001, 450)
  • 歷代官學所收對象, 完全以男性為主; 以宗室與貴族子弟為限。漢朝以後, 平民子弟受教機會才日漸增加, 惟平民之中, 又以士,農兩類為主。明代以後才漸擴及商人子弟。至於百工雜役, 倡優皁隸之家的子弟, 則被排除在外 (周, 2001, 235)
  • 分中央官學與地方官學, 唐以前無層次高低, 各自獨立。唐以後開始銜接而成一套學制。(周, 2001, 449)
  • 歷代官學所招收對象, 逐漸由貴冑子弟, 官員子弟向平民子弟開放。平民子弟中, 由身家清白的士農子弟, 擴及商人子弟(周, 2001, 450)
  • 歷代官學招收對象, 始終以男性為主, 女生能入正式學校, 則是晚清實施新教育以後的事(周, 2001, 450)
  • 官學提供學生的待遇, 日漸優厚, 包括:免繇役, 供膏火, 免丁稅, 授功名等(周, 2001, 450)
  • 官學學生出路, 以入仕為官為主, 惟入仕管道由寬變窄, 當明, 清出現供過於求的現象後, 官學學生升入上一級學校, 擔任各級儒學教官, 捐官, 為吏, 為幕府, 為塾師, 為訟棍均為可能出路(周, 2001, 450)
  • 歷代以來, 官學教育在學校數量上, 逐漸增加, 人數亦增加。學生數占總人口數之比率, 始級維持在1% 至2% 左右(周, 2001, 450)
  • 官學師資原本由政府官吏兼任, 自漢以後則設專師典學, (周, 2001, 450)
私學 (周, 2001, 233)
  • 由私人團體或個人於固定時,地所辦理的教育, 不包括家庭教育(周, 2001, 233)
  • 私學在中國出現的時間可自春秋算起, 類型頗多(周, 2001, 233)
  • 私學首次出現於春秋戰國時期(周, 2001, 237)
  • 對一般農家子弟而言, 使其略能識字及算術, 俾應付實際生活。對士人之家的子弟, 則為日後子學習打下基礎(周, 2001, 235)
  • 形式靈活與多變, 對性別,出身,個人職業的限制, 較官學的限制寬鬆, 故較能有教無類(周, 2001, 235)
  • 私學所扮演的角色有二: (1) 官學的補充: 當官學未興或不足時, 私學有較佳的發展; 一旦官學擴張, 私學便會萎縮, (2)官學的反動: 有些朝代官學數量及招收人數雖多, 但學風敗壞, 品質不佳, 私學便成為部分士子的另一類選擇, 雙方呈現競爭關係。但書院的性質, 自南宋起逐漸官學化, 這種競爭性角色也日漸消失, 剩下的只是官學的補充而已。最後晚清局勢劇變, 官學與書院所育人才都不足以擔重任時, 兩者一起被西式教育制度所替代(周, 2001, 250)
  • 書院產生的原因: (1) 五代北宋初, 政局未定, 官學不興, 官學數量不足; (2) 南宋時, 官學雖興,但重科舉, 教育品質不佳(周, 2001, 265)
  • 宋元時, 官學數量高於書院; 明代, 二者數量可能相當; 清代書院數量遠超過官學(周, 2001, 251)
  • 歷代書院學生的主要待遇包括: 膏火, 供宿, 獎賞, 供膳。雖不及官學生, 對學子仍有吸引力。歷代書院仿官學, 給學生膏火, 其優點可使學生安心向學, 其缺點為至清代,無恥寒儒, 為貪膏火而來去(周, 2001, 299)
教育與科舉分途問題(周, 2001, 122-123)
  • 上古至南北朝, 選拔人才的方式與學校教育二者間不相銜接, 各行其是; 欲入仕者, 不必然入學; 已入學者, 不必然能入仕。因教士與取士分為兩途, 學校教育不易受到士子重視, 勢所難免。
  • 漢代,由太學試經而入仕, 只是多種入仕管道之一, 而非唯一, 且管道未必夠寬。
  • 魏晉南朝, 雖分設國子監與太學, 但世家大族子弟未必有意願入學, 因為入仕與否, 取決於中正官所評的等級, 而等級又決定於自己的門第高低。
  • 唐代入仕管道, 分鄉貢,生徒和制舉三途, 由鄉貢者, 不須要入學校
  • 教育與科舉分途問題, 要到北宋才試圖去解決 

西周以前
  • 官師合一: 周代以前, 中央的國學,教師為政府官員; 原因有二:1.當時社會分工尚未精緻,2.教育尚未成為當時統治者及人民的需要(周,2001, 169)
  • 三代之學, 學在王官, 私學無緣產生 (周, 2001, 237)
  • 三代學校(夏曰校, 殷曰序, 周曰庠, 學則三代共之): 1.大學--學 (夏,商, 周); 2.民間小學--校(夏), 序(商), 庠(周)(沈,9)
  • 夏, 商, 周中央均設有國學(大學)(周, 2001, 10)
  • 商, 周官學招收的對象, 主要是貴冑之子(周, 2001, 24)
西周
  • 中國教育制度, 從西周開始 (錢穆, 2001, 230)
  • 天子所轄中央政府下的學校, 類似今日的國立大學; 封建時代諸侯國中之大學, 類似今日之地方大學 (錢穆, 2001, 230)
  • 西周由政府規定出一套制度, 建立起一些學校, 來推行教育事業 (錢穆, 2001, 239)
  • 官立教育, 亦為貴族教育 (錢穆, 2001, 239)
  • 古代學校之習射為主, 武事重於文事; 序者射也  (錢穆, 2001, 231)
  • 西周地方官學: 有二類學校: 1.諸侯之學 (周代諸侯亦設學, 其規制低於天子, 名為泮宮), 2.與(中央)國學相對的鄉學。(周, 2001, 11)
  • 西周中央官學與地方官學是各自立獨立的教育機構, 未形成上下銜接的學校制度 (周, 2001, 11)
  • 學校教育 國有學, 家有塾, 黨有庠, 術有序
    1. 國學(中央學制)--由貴族子弟修學, 依程度深淺, 分為兩級: 小學 (8歲入小學), 大學(15歲入大學)
    2. 鄉學(地方的學校)--平民子弟修學之所, 屬小學性質, 在閭(25家)設有塾, 在黨(500家)設有商校, 在州(2500家)設有夏序, 在鄉(1萬2500家)設有虞庠(沈,9-10)
    3. 古代學校未與行政機關及宗廟分開(沈,11)
  • 三代之學, 學在王官, 私學無緣產生 (周, 2001, 237)
東周( 春秋,戰國)
  • 春秋戰國時代, 封建制度漸形崩潰, 舊教育制度漸破壞, 學校選士之制廢, 諸侯公卿養士之制起而代之; 公立學校漸衰頹, 私人講學盛(沈,12)
  • 學校教育 (孔子/春秋末期以下及於戰國)
  • 戰國時, 古代學校之制已破壞 (錢穆, 2001, 231)
  • 有教育而無學校---教育自學校中解放, 而歸入於私家友朋集合  (錢穆, 2001, 233)
  • 因周室東遷, 中央政府早不為民眾所重視, 列國間卿大夫漸有不悅學之現象, 地方學校逐步廢了, 學校與教育, 漸歸到平民社會中 (錢穆, 2001, 233)
  • 孔子將以前相傳的貴族教育開始移轉到平民社會; 孔子以前的教育, 限制在政治圏中; 孔子以後的教育, 乃脫離政治圏轉入社會而自為發展 (錢穆, 2001, 233)
  • 孔子以禮, 樂, 射, 御, 書, 數為教, 當時謂之六藝, 為當時貴族階級日常事務中所必須歷練的幾項才幹 (錢穆, 2001, 234)
  • 孔子當時傳教, 實沒有一學校, 後人稱為開門授徒私家講學 (錢穆, 2001, 235)
  • 當時教育界多反現實政治, 但政治界則儘量崇重此輩講學之人 (錢穆, 2001, 236) 
  • 學校教育 (孔子/春秋末期以下及於戰國)
    • 戰國時, 古代學校之制已破壞 (錢穆, 2001, 231)
    • 有教育而無學校之時期---教育自學校中解放, 而歸入於私家友朋集合  (錢穆, 2001, 233)
    • 因周室東遷, 中央政府早不為民眾所重視, 列國間卿大夫漸有不悅學之現象, 地方學校逐步廢了, 學校與教育, 漸歸到平民社會中 (錢穆, 2001, 233)
    • 孔子將以前相傳的貴族教育開始移轉到平民社會; 孔子以前的教育, 限制在政治圏中; 孔子以後的教育, 乃脫離政治圏轉入社會而自為發展 (錢穆, 2001, 233)
    • 孔子以禮, 樂, 射, 御, 書, 數為教, 當時謂之六藝, 為當時貴族階級日常事務中所必須歷練的幾項才幹 (錢穆, 2001, 234)
    • 孔子當時傳教, 實沒有一學校, 後人稱為開門授徒私家講學 (錢穆, 2001, 235)
    • 當時教育界多反現實政治, 但政治界則儘量崇重此輩講學之人 (錢穆, 2001, 236) 
私學
  • 私人講學之風的開始, 在春秋戰國時期; 當時由於征戰, 許多諸侯喪, 使得原有吏師, 失其職守。原有貴族, 淪為平民, 這些人中有人遂以講學為業, 昔日王官之學, 遂流入民間 (周, 2001, 237)
  • 春秋戰國時期, 原有各國官學多已廢壞, 故私人講學的出現可補其不足, 私學的角色為補9充(周, 2001, 249)
秦 (錢穆, 2001, 239-240)
  • 秦代統一, 欲將春秋末期以來, 私人教育收歸政府, 由政府來辦理
  • 設有博士官, 博士官雖受政府祿養, 但不負實際政治責任, 只為顧問, 供參議, 而同時得收納弟子
  • 政府仍尊重學術, 尊重學者
  • 秦以吏為師, 未見官學之設(周, 2001, 11)
  • 秦以吏為師, 基本上是沿襲周制的精神 (周, 2001, 169)
  • 太學草創於漢武帝(周, 2001, 11)

公立學校 (官學): 分中央與地方
  • 兩漢以學校為中心, 學術和吏治遂成為當時社會秩序的核心(錢穆, 2001, 66)
  • 自兩漢以來,歷代政府均注意國家公立教育之建樹 (錢穆, 2001, 257) 
  • 自漢以降, 儒家經典成為官學的主要教育內容 (周, 2001, 218)
  • 自漢以下降, 儒家經典成為官學的主要教育內容 (周, 2001, 218)
  • 博士設弟子員 (額定50人, 政府負有教育青年之責), 能通一經以上, 得補吏--自此漸有文學入仕一正途, 代替以前之廕任與貲選, 士人政府由此形成(錢穆, 2017, 上, 176-177)
  • 太學草創於漢武帝(周, 2001, 11)
  • 漢武帝時所興學校, 尚在草創時期, 並無系統可言。當時學校系統為: 
  1.  中央京師之太學(以博士為師/教授, 其學生為博士弟子/太學生),
  2.  地方之邵國學 (其學生取郡國子弟少年聰穎者入學, 學成以後, 貢於京師) (沈, 36-37)
    • 西漢平帝元始三年 (公元後三年), 始制定中央和地方的學制系統 (公立教育), 學校分五級: (沈, 36)
    1.中央只有太學一級(屬大學性質)(沈, 36)
    2.地方分四級: 地方學校之等級, 並不明顥, 且無中小學正式的名稱。學, 校, 庠, 序四級, 沒有連屬的關係, 對於中央的大學, 也不相統屬 (沈, 36)
    1. 學 (由郡國縣邑舉辦)---屬中學性質。由學, 校出身的學生才有資格升入太學求學(沈, 36)由地方學,校(郡國學校)申送18歲以上青年入太學 (錢穆, 2001, 241)
    2. 校 (由郡國縣邑舉辦)---屬中學性質。由學, 校出身的學生才有資格升入太學求學(沈, 36)由地方學,校(郡國學校)申送18歲以上青年入太學 (錢穆, 2001, 241)
    3. 庠 (由鄉眾興辦)---屬小學性質(沈, 36)
    4. 序(由鄉眾興辦)---屬小學性質 (沈, 36)
    中央官學: 太學
    • 太學草創於漢武帝(周, 2001, 11), 漢武帝時, 董仲舒提議創設, 
    • 負責管理太學的是太常 (教育行政), (太常原為秦官, 掌宗廟禮儀), 太學博士(講課的教授)為太常的屬官。由主管宗教的官員(太常)兼管教育, 意味著教育與宗教合一 (三代以前, 教育, 宗教, 政治三者是密不可分的)---此種制度, 要到隋代才有所改變 (周, 2001, 170)
    博士 (教授, 講學者)
    • 博士於五經, 有兼通, 有專精, 即使兼通, 須以專經任教; 宣帝之後, 五經共設有14 博士, 即太學中, 共有14 個講座 (錢穆, 2001, 241)
    • 漢武帝立太學, 五經博士在太學中正式任教---恢復西周官立教育之舊傳統, 但已非貴族教育, 仍是平民教育, 但由政府特立學校來推行(錢穆, 2001, 240)
    • 如何選取博士/教授: 西漢博士, 多以名流為之, 無選試之法;東漢光武中興以來, 始試而後用; 須保舉而後試, 有缺額始補, 年齡須滿50歲, 設置博士, 須徵求諸博士同意(沈, 37-38)
    • 博士雖不參加實際政務, 但常得預聞種種政務會議, 故對政治漸發生影響 (自秦人之以吏為師, 以法為教, 漸變為朝廷採取博士們的意見, 則政治漸受學術指導)(錢穆, 2017, 上, 176)
    太學生(博士弟子)
    • 漢武帝時, 董仲舒提議創設, 當時只有博士(教授)弟子50人, 後人數增多
    • 太學教育對象(學生)分為二種: (1)非現任官吏之青年俊秀, 由太常選拔受業於博士, 名為博士弟子; (2)現任之優秀官吏, 由侯國相, 縣令長推舉, 郡太守選拔, 遺受業於博士, 名為同博士弟子。受教者每年課試一次, 能通一藝/經以上,授之以官職  (楊, 上, 39-41)
    • 漢代太學招收對象有三類:1.京師18歲以上, 且儀狀端莊之平民,2.郡國縣道邑內好文學, 敬長上, 肅政教, 順鄉里, 出入不悖所聞之平民, 3. 官大將軍以下至六百石官員之子(周, 2001, 24)
    太學與取士
    • The first Imperial Central University espousing solely Confucianism was established in 124 BC. Top students were recruited as public officials.
    • 漢制設有先進太學學習, 後再經選舉(錢穆, 2001, 249)
    • 漢武帝時, 全國優秀青年受國家大學教育, 憑其成績, 補郎補吏, 加入政府(錢穆, 2001, 101)
    • 博士設弟子員 (額定50人, 政府負有教育青年之責), 能通一經以上, 得補吏--自此漸有文學入仕一正途, 代替以前之廕任與貲選, 士人政府由此形成 (錢穆, 2017, 上, 176-177)
    • 兩漢取士之途, 除察舉外, 尚有對太學教育之太學生, 予以試選, 任官吏, 始自漢武帝(楊, 上, 39)
    1. 由地方學校(郡國學校)申送18歲以上青年入太學; 受業一年, 經考試, 以甲乙等分發; 甲等得在宮廷任皇帝侍衛。乙等回歸本鄉為吏, 為吏有成績, 可選舉入充皇宮侍衛, 再由侍衛分派到中央及地方政府擔任各職 (錢穆, 2001, 241)
    2. 漢武帝定制, 凡進入國立太學的青年, 其成績優異者分派到中央政府任"郎", 為服務宮延一龐大集團(中央皇室的侍衞集團)。成績較次者, 派遣到其所從來的地方, 各歸地方政府為"吏", 為隸屬於各行政首長下之各項公務人員。在地方為吏經過一段時間, 由其私人道德及服務成績, 仍得經其所隸首長之考察選舉,而進入中央為郎。政府內外一切長官, 大體由"郎"的階段中轉出/由郎的階級中遴選(錢穆, 2001, 17,66)
    3. 博士弟子補/任官經由太學歲試: 分甲, 乙, 丙三科, 甲科及格者任郎中/郎官, 乙科及格者任太子舍人, 丙科及格者, 補文學掌故 (沈, 38); 甲, 乙科及格以外的太學生, 不能取得官職(沈, 42)。漢之甲科, 因學校而起 (沈, 3)
    4. 漢武帝時定太學制度, 郡國俊才年在18歲以上,均得送太學為博士弟子。一年以上, 即得考試。甲科為郎, 入郎署。乙科仍回原郡國為吏, 吏治有成績, 仍得按年有被選舉希望, 以孝廉名義再入郎署--- 故漢代仕途, 首先當受國家教育, 畢業後, 轉入地方政府服務, 憑其實際成績之表現, 乃始得被選舉資格(錢穆, 2001, 270)
    • 政府成員, 皆須太學出身,或是由太學生服務地方政府為吏之雙重資格為出身--此等人, 皆經政府之教育與選擇, 每一成員, 通經術,文學, 吏事, 漢人謂之" 通經致用"; 縱使丞相, 亦不例外, 必備此資歴----受教育的始能任官職, 教育地位, 在政治之上----漢武帝以下之後代政府, 乃備受後世之崇重   (錢穆, 2001, 241)
    • 早在隋代科舉考試興起之前, 漢代太學即每年舉行考試一次, 選拔郎中, 太子舍人和文學掌故。太學就讀二年的學生, 通過二科考試及格者, 即升為"文學掌故"。得文學掌故二年後, 如通過三科考試及格者, 即升為" 太子舍人"。為太子舍人二年, 通過四科考試及格者, 即升為"郎中"---這些均為頭銜, 並不分配任何官職, 但為"郎中" 二年後, 如通過"五經"考試, 則可被命擔任官職 (考試院, 1984, 223-224) 
    太學的弊病
    • 東漢時太學生人數眾多, 聚居京師, 太學歲試不及格, 累試不取, 乃造作語言, 奔走朝貴,共為朋黨, 誹謗朝廷, 釀成黨錮之禍(沈, 42)
    • 後太學漸成利祿之途, 來者日眾, 學生太多。講座14人, 無法教三萬名太學生, 太學逐漸變質(錢穆, 2001, 242)
    • 漢武帝設五經博士, 即是政府對學術表示非中立的措施, 不久即生反動, 漢儒經學有今古文之爭, 今文為政府官學, 古文為民間私學   (錢穆, 2001, 283)
    • 太學/官學漸不受重視。真心求學者, 轉至社會私學, 民間設教, 開門授徒 (錢穆, 2001, 242)
      1. 今文經學: 為太學博士所講,因其為當時所通行, 故稱今文經學
      2. 古文經學: 民間所授, 因其非為當時所通行, 故稱古文經學
    • 東漢時, 私學代官學而崛起 (錢穆, 2001, 242)

    地方官學: 郡國學校
    • 最初由地方官吏自行興辦; 至漢武帝時, 始命郡國皆立學(周, 2001, 11)
    • 招收平民子弟(周, 2001, 24)
    • 由學, 校出身的學生才有資格升入太學求學(沈, 36)
    • 由地方學,校(郡國學校)申送18歲以上青年入太學 (錢穆, 2001, 241)
    私人學校. 私學 (非官學)
    • 兩漢私人講學的風氣, 奠立了私人講學的制度和傳統 (周, 2001, 240)
    • 東漢時, 私學代官學而崛起 (錢穆, 2001, 242)
    • 私人講學盛行, 兒童及青少年所受的教育, 多半付託在私塾, 私墊的勢力有時凌駕公立學校之上。地方政府之公立學校, 時興時廢, 若有若無, 反而無足輕重(沈, 36)
    • 漢武帝興太學及郡國學校後, 私人講學之風漸弱。東漢末私人講學之所以再興, 原因有二:(1)原有官學因黨錮之禍後, 日漸廢壞, 私學在補其不足; (2) 自西漢以來, 官學所授是以今文經為主, 古文經無法納入, 逐以私學管道傳揚, 未列入官學的內容, 則以家學方式傳遞(周, 2001, 249)
    魏晉南北朝
    • 東漢的累世經學, 即為造成門閥之一因, 但到門閥一旦長成, 學校與考試制度即不重要, 難於存在 (錢穆, 2017, 上, 351)
    • 漢代學校教育, 原甚發達, 到了東漢末年, 天下分崩, 國家多故, 逐漸廢弛, 學校自無存立之地(沈, 67)  (錢穆, 2017, 上, 351)
    • 中央尊嚴已倒, 王政轉移而為家教, 自然高門子弟不願進國立的太學 (錢穆, 2017, 上, 351)
    • 三國時代, 雖有設立太學, 但內容空疏, 有名無實; 且身為教師之博士, 學養差 (沈, 68) (楊, 上, 131)
    • 地方學校, 更無可觀(沈, 70)
    • 自曹丕篡漢, 至東晉滅亡, 將近200年, 此時期中, 學校教育雖未完全停止, 但在若有若無,時興時廢的狀況下度過(沈, 70)
    • 南朝(宋, 齊, 梁, 陳, 共170年), 太平日少, 教育不發達, 和魏晉情形相似(沈, 71)
    • 北朝(北魏, 北齊, 北周)學校較南朝發達, 一則因國君積極提倡, 二則因時局較安定(沈, 74)
    • 魏晉南北朝長期變亂, 政局不安定, 政府設立學校為裝飾門面的工具, 所聘教師大多粗疏(沈, 77)
    • 魏晉南北朝地方紛亂, 太學學生多為避難或避免兵役而就學, 其目的本不在學術研究, 不能安心讀書, 學業有名無實(沈, 77) (楊, 上, 131)
    • 魏晉南北朝學校內課程為五經之術和六藝之文, 為儒家研究的東西。但當時學風已布滿老莊氣氛, 士大夫既以研究老莊為時髦, 雖政府提倡經學, 效力仍有限, 更何況政府並未熱心提倡(沈, 77)
    • 國立太學的傳統教育為六經與禮樂 (求致用, 為兩漢學風), 而當時名門世族家庭風向, 為莊老與清談(務於自娛. 中央政府無權駕馭世族, 世族亦不願為中央所用)。當時士大夫多講莊老, 看不起儒術, 終於無人理會  (錢穆, 2017, 上, 352)
    • 莊老根本不承認國家有教育人民之必要。且中央既無登用人才之權, 無法鼓舞人心來接受中央的教育  (錢穆, 2017, 上, 352)
    • 漢末以來, 一般人對於經學己荒怠, 而趨向文學, 自曹魏父子以君主而擅長文學, 自南北朝至隋代, 此風未改, 一般士子不再研究經學(沈, 77)
    • 魏晉南北朝之中央官學, 除原有太學時廢時興外, 國子學出現於晉武帝 (276AD), 在太學之外另設國子學, 目的在區分學生的出身門第, 差別對待; 如此一來, 中央官學中之國子學與太學並立, 且地位逐漸凌駕於太學之上, 兩校並立, 直到趙宋, 才逐漸合一, (後來太學規模日漸擴大, 太學重要性漸增), 所謂"國子監太學化" (周, 2001, 12-13)
    北齊
    • 在中央設立國子寺, 負責管理國子學,太學及四門學三所設於京師的學校; 雖國子寺仍是隸屬於太常寺, 但此舉意味開始設立專門的教育行政機關(周, 2001, 170) 
    • 北齊文宣帝天保元年 (550AD), 令郡縣立孔廟, 是為地方官學之始 (周, 2001, 21)
    私學
    • 魏晉南北朝因行九品官人法, 世族大家子弟之入仕與入學無關, 官學教育不受重視 (周, 2001, 241)
    • 門第教育(士族教育的主流), 寺院教育/山林教育, 讀書山林 (周, 2001, 241)
    • 魏晉南北朝門第教育與寺觀教育興起, 主要乃因長期政局動盪不安, 官學教育不彰, 民間遂另起爐灶, 以補其失, 形式是以家學, 私家講學, 及寺觀教育為主 (周, 2001, 249)

    • 教育行政制度重大改變, 發生在隋代 (周, 2001, 170)
    • 文帝開皇13年(593AD), 國子寺罷隸太常, 改名為國子學 (周, 2001, 170)
    • 煬帝大業三年(607AD), 改國子學為國子監,下轄國子學, 太學, 四門學, 書學, 算學五所設於京師的學校(此五所學校由禮部所辦)---一改漢代以來的舊制, 意味:1. 單獨設立專門教育行政機關(國子監), 2.使教育脫離宗教範疇, 改變了上古以來的傳統 (周, 2001, 170)
    • 國子監不能稱為最高教育行政機關, 也不能稱為中央教育行政機關, 因為:1.國子監隸屬於禮部, 2.國子監是禮部所辦前述五所學校的管理機構, 3.國子監與州郡教育無直接領導關係 (周, 2001, 170)
    • 隋代在教育制度方面, 改革很多, 悉為後代唐代所本; 教育行政權, 總於"國子監" (原稱國子寺)(沈, 110)
    • 隋文帝時, 詔天下郡縣皆置博士, 習禮(沈, 111)
    啟蒙教育 (小學)
    • 自隋唐開科取士後, 許多地方啟蒙教育, 以識字讀書為主, 甚至為參加科舉作準備(周, 2001, 381)
    • 宋代理學家們, 欲矯正時弊, 主張小學階段的重點是在學習小儀小節, 讓蒙童懂得洒掃應對之節, 行有餘力才學文 (周, 2001, 381)
    • 至清代, 因科舉影響力增強, 以致部分塾師教學時偏向於科舉預備 (周, 2001, 381)
    • 大興教育, 中央及地方官學都有相當的發展 (周, 2001, 241)
    • 唐代教育, 考試分途發展, 太學出身和進士公開競爭屬於兩事, 以考試代替了漢代之選舉(錢穆, 2001, 249)
    • 唐代用人, 不全憑考試, 仍有學校出身一項。社會重視考試, 甚於學校, 故學校制度漸不為人才所趨向(沈, 111-115)
    • 學校出身較易, 進士公開競爭較難, 故社會較看重進士, 不看重太學生(沈, 111-115)
    • 中央政府地位雖高, 國家公立教育, 未有大振作 (錢穆, 2001, 249)
    • 原本彼此獨立的中央官學與地方官學, 自唐代起已銜接起來, 形成一個上下連貫的學校制度(周, 2001, 14)
    • 武后時期開始, 士子重科舉輕學校。之後, 由於科舉制度本身的弊端, 及對學校教育負面的影響漸漸浮現, 唐玄宗為改變當時士人重科舉輕學校的態度, 於天寶12年(753AD), 下令罷鄉貢---有科舉制度後, 首度試圖廢科舉, 而以學校教育取代之, 可惜無功而返 (周, 2001, 158)
    • 唐代教育, 考試分途發展, 太學出身和進士公開競爭屬於兩事, 以考試代替了漢代之選舉(錢穆, 2001, 249)
    • 唐代用人, 不全憑考試, 仍有學校出身一項。社會重視考試, 甚於學校, 故學校制度漸不為人才所趨向
    • 武后時期開始, 士子重科舉輕學校。之後, 由於科舉制度本身的弊端, 及對學校教育負面的影響漸漸浮現, 唐玄宗為改變當時士人重科舉輕學校的態度, 於天寶12年(753AD), 下令罷鄉貢---有科舉制度後, 首度試圖廢科舉, 而以學校教育取代之, 可惜無功而返 (周, 2001, 158)
    • 在唐朝入仕之途,可分由學校或鄉貢二途,參加科舉者不必一定要先入學校就讀。如此一來,自武后起,造成士子重科舉、輕學校的現象。唐玄宗時,雖曾想廢科舉而代之以學校教育,但是無功而返(周愚文,2001:158)(周,2012: 130)
    中央官學(公立學校)
    • 唐因隋制, 中央設國子監(教育行政機關,國子監隸屬於禮部), 下轄國子學, 太學, 四門學, 書學, 算學, 律學六學(周, 2001, 170); 教育行政權, 總於國子監 (國子寺, 類似今日教育部) (劉, 2005, 59)
    • 唐代國子監不能統轄地方學校, 是故, 唐代最高教育機關為禮部 (如同隋代) (周, 2001, 171)
    • 自唐以降, 國子監具有雙重性質, 教育行政機關及中央學校。特別是當明,清國子監所轄學校趨於單一化時, 國子監與太學成為同義詞(周, 2001, 171)
    • 中央官學(公立學校)為中央直接設立的學校,性質屬大學
    • 國(子)學, 太學, 四門學, 以經術為主; 或專科學校(律學, 書學, 算學)
    • 京師六學:1國(子)學, 2太學, 3四門學, 4律學, 5書學, 6算學; 學置博士, 統屬於"國子監" (為教育行政機關, 性質類以教育部, 長官稱為國子祭酒)
    • 國子監六學的學生, 都由尚書省依品級的高下補入學習。國子監六學學生, 其學業有成的, 被舉送尚書省禮部, 和鄉貢者, 同受禮部考試
    1. 國(子)學由三品以上官員的子弟為學生
    2. 太學以五品以上官員的子弟為學生
    3. 四門學以七品以上官員的子弟和庶人之為俊士生者為學生
    4. 律,書, 算三學, 以八品以下官員的子弟和庶人通達各該學術的為學生
    • 京師另設'有二館: 弘文館, 崇文館---資格較六學為高, 但程度較低
    地方官學
    地方政府辦理的學校: 性質介乎中, 小學之間
    • 各府有府學, 各州有州學, 各縣有縣學(縣內又有市學, 鎮學)
    • 鎮, 市, 縣, 州, 府, 各學統屬直系, 由"長史"主管 (長史等於今日教育廳長), 再隸於國子監
    • 畢業生可直接應鄉貢或直接升入中央(四門學)
    • 所有中央各學和地方各學的學生習業既成, 每年仲冬被舉送到尚書省, 和由州縣所舉送的鄉貢, 重試於禮部; 考取者和鄉貢取得同樣的資格
    • 唐初, 明經, 進士多由學館舉送考取, 為人所重視, 因其在官學中受到正式教育, 較鄉貢高出一籌
    • 後來科舉盛行, 士子趨向鄉貢一途, 而國學遂不復引起人之注意
    私學
    • 寺院教育
    • 士子讀書於寺觀, 中唐以後尤盛, 一方面是因科舉的引誘, 一方面乃因寺院本身的良好讀書環境, 安史亂後, 政局不安, 官學形同虛設,亦是主因 (周, 2001, 242)
    • 唐代朝廷大興官學及實施科舉制度後, 私學的重要性日漸降低。惟自中唐以降至五代, 因政治動盪, 私學抬頭, 大家族所辦家塾, 讀書山林, 與寺觀教育等形式的重要性日增(周, 2001, 249)
    五代
    • 五代時, 中央及地方官學教育的規模, 都不及唐代(周, 2001, 243)
    • 私學有較大發展的空間(周, 2001, 243)
    • 宋代公,私立教育皆盛 (沈, 153-154)
    • 宋代政府雖刻意興學, 但當時教育勢力, 以私人講學為盛(錢穆,2001, 252)
    • 宋代學校, 大抵承襲唐代, 而逐漸的科舉化(沈, 153-154)
    • 自唐代以來, 取士皆由科舉, 學校制度, 大抵等於具文。到了宋代, 諸儒常思興起"國學"以及州郡的學校(沈, 161)
    • 神宗熙寧,王安石為相, 行三舍法, 竟然取代了科舉。分學校為上舍, 中舍, 下舍三, 以學業成績依次升舍。上舍學生成績最優的免禮部考試(省試), 而特賜及第(沈, 153-154)
    • 三舍法初與科舉並行, 及熙寧中罷科舉, 悉以三舍法取士(沈, 153-154)
    • 地方州、縣學校, 亦行三舍法, 三舍法遂普遍施行於天下(沈, 153-154)
    • 宋室南渡後, 亦參用科舉方法, 大抵終宋之世, 三舍法與科舉並行 (劉, 2005, 77)
    • 仁宗於慶曆年間興學,曾經規定士子應考前必須達到在學就讀日數規定,始得應考,以結合學校與科舉,但最後失敗 (周, 2012: 129)
    • 宋仁宗慶曆改革科舉時,慶曆2年(1042),天章閣侍講王洙建議增加在學聽讀日限的規定,國子生須在學滿500日,曾通過鄉試者需滿百日,方許錄取,每10人中錄取3人。慶曆4年(1044)宋祁等奏請州縣學生初應舉者,在報名前須聽讀滿300日以上,曾應舉者須滿100日以上, 其目的是為了將學校與科舉制度結合,而不是為了舒緩考生人數日增的壓力。一旦規定考生必須先入學校讀書數百日不等,無形中又多設一道報考資格障礙,並拉長應考的間距。惟此規定因不利寒士,判國子監余靖反對,當年11月便被廢止。其後一直未恢復。「科舉必由學校」則是明朝以後的事。(周, 2012: 130)
    中央官學
    • 宋沿唐制, 禮部職掌國家(公立)學校與貢舉的政策 (周, 2001, 171)
    • 國子監(中央教育行政機關)隸屬於禮部之下, 故國子監非最高教育行政機關,禮部才是 (周, 2001, 171)
    • 國子監為管轄學校的機關
    • 國子監下轄國子學, 太學, 四門學, 律學等(周, 2001, 171),中央學校統歸"國子監"管轄, 為直系學校(沈, 161)
    1.國子學(屬大學性質): 國子學為教養生徒的處所, 為國家最高學府, 專教七品以上官員的子弟, 這些學生, 享受太厚, 入學讀書僅徒有其名, 常久不到校(沈, 163)
    2.太學(屬大學性質):
    • 太學為最發達, 辦法亦較完善, 由八品以下子弟及庶民俊秀子弟入學。王安石當國, 特別注意學校教育, 尤其注重大學教育, 以培養通經致用人才, 王安石一方面改革以前科舉制度的流弊, 一方面擴充太學的內容。王氏將太學分為三舍, 將學生資格分為三等, 初進太學者為外舍生, 由外舍升入內舍, 再由內舍升入上舍,此為三舍法(沈, 163)
    • 徽宗時, 規定由各州之州學, 每三年選送一次, 此時, 原有科舉已停止舉行, 取士完全由學校升貢。南宋以後, 又有變更。凡各州學生來京入學, 先補入外舍, 為外舍生(沈, 164)。對學生考評及考試, 以為升舍的參考(由外舍升入內舍, 再由內舍升入上舍)(沈, 166)
    • 以五經為教材; 神宗熙寧後, 強令學生學習王安石的三經新義, 且通令全國各學校遵用, 以求統一。南宋取消三經新義, 仍定五經為教材, 並學習"程, 朱語錄", 四書也漸漸列入課程之中。北宋時, 王氏學很佔優勢; 南宋時,程氏學頗為風行。又詩, 詞, 賦, 策論則隨時皆採, 不分派別 (沈, 165-166)
    3.律學(屬專門學校性質)
    4.算學(屬專門學校性質)
    5.書學(屬專門學校性質)
    6.小學(屬小學性質)
    7.四門學(專為庶民子弟而設, 屬高等教育性質)

    地方官學
    • 公立學校--州有州學, 府有府學, 軍有軍學, 監有監學, 縣有縣學---介於中,小學性質之間, 界限不甚嚴明 (沈, 161)
    • 地方學校則由各級所設立的地方行政長官管轄(沈, 161)
    • 宋代地方官學的教育目的,因興學者不同而有差別; 帝王興學目的有二, 1.培養經世致用之才, 2. 明人倫善風俗, 二者之中, 又以前者為重, 其理念乃受儒家影響, 反映出內聖與外王兩種理想(周, 2001, 20)
    • 宋代地方劃分為三級: 路, 府 (州, 軍, 監), 縣 (周, 2001, 176)
    • 省級教育行政機關的出現, 始於北宋後期, 之後, 元, 明,清均設之:
    1. 宋代省級教育行政機關稱為"提舉學事司" (周, 2001, 176)
    2. 元代省級教育行政機關稱為"儒學提舉司" (周, 2001, 178)
    3. 明代省級教育行政機關稱為"提督學校官" (提學風憲官) (周, 2001, 182)
    4. 清代省級教育行政機關稱為"提督學政"  (周, 2001, 184)
    官辦小學
    • 自宋以降, 官辦小學增加, 且對象改以平民為主(身家清白, 品行端正)。在宋代以前, 雖有官辦小學, 但規模小, 且以貴冑子弟為主(周, 2001, 342, 354)
    • 宋代以前之啟蒙教育, 最早由家庭進行, 後演變至學校化。但官辦小學數量始終有限, 私辦的方式, 反而是重要的教育形式(周, 2001, 345)
    • 官辦小學教育的發展, 是配合整體教育改革而來, 當太學, 州縣學都擴張時, 小學也順勢而興, 官辦小學的設置地點, 由中央深入地方, 由宗室貴冑擴及平民子弟(周, 2001, 346)
    私學
    • 書院教育: 唐末天下再度陷入混亂, 歷經五代十國至宋太宗始復歸於一統; 在這段期間, 因政治不穩, 朝代更迭快速且頻繁, 以致官學發展不佳, 在此期間內出現一種新型的私人教育機構, 即為書院。(周, 2001, 244)
    • 對於書院的起源, 歷來學界說法不一, 或主張始於唐代, 或主張始於五代, 或主始於宋代。但書院發展於宋, 則為眾所熟知(周, 2001, 244)
    • 宋代書院興起, 前期是因為官學未興, 書院正好填補空缺, 一旦仁宗興學後, 官學教育便日漸取代私學, 再歷經神宗, 徽宗兩朝的努力, 官學教育更進一步擴張, 書院發展便趨緩, 而居於邊緣地位(周, 2001, 249)
    • 南宋時, 因官學教育不彰, 有志之士恥入, 因而轉赴書院。又官方打壓理學, 故學者另謀書院為出路(周, 2001, 249)
    • 南宋書院發展與理學運動興起有關(周, 2001, 266)
    • 宋代書院之所以異於官學, 除其主要屬私辦性質, 及教育內容有別於官學外, 最重要的是其教育目標與官學不同。官學教育就理想而言, 主要是培養未來的官員及領導人才; 然而, 實際狀況卻淪為科舉考試的預備。反觀書院的主要目標為教人進德修業(周, 2001, 279)
    • 北宋私立書院多, 南宋末則已出現官立書院 (周, 2001, 280)
    • 書院性質改變的關鍵時期是在明代, 但官立書院的出現則是宋代即有, 然後逐漸增加 (周, 2001, 282)
    • 書院的負責人為山長, 或稱洞主, 洞正, 堂長, 山主, 院長(周, 2001, 284)
    • 山長的人選, 宋代或為有志興革名教的名儒宿學, 或絕意仕途以教授為業的隱逸之士, 或為退職官員, 一般多為一代大儒(周, 2001, 284)
    學術思想與書院
    • 學者早非門第貴族, 既不講出世, 亦不在狹義的門第觀念上面來講功業, 禮教。其欲找出一個比較更接近平民性(更具有一般共通性)的原則, 來應用於宇宙, 人生, 國家, 社會, 入世, 生死等各方面---此一原則, 其稱之曰"道"或"理/理學" (錢穆, 2017, 下, 300)
    • 君, 相, 官吏, 應先明白作君,相,官吏的責任 (不在於保持君,相, 官吏的門第或地位, 而在為社會民眾盡其責任), 如是則師道應在君道之上 (司馬光主尊君, 王安石主尊道) (錢穆, 2017, 下, 301)
    • 欲以其理論及態度, 來改革當時的現實 (錢穆, 2017, 下, 301)。其對政治的態度, 寧可犧牲機緣, 決不願降低理論, 故其對於在野的傳播學術, 較之在朝的革新政治, 興味還要濃厚, 並非其無心於政治的革新。其在野事業, 最重要的為私家講學  (錢穆, 2017, 下, 302-303)
    • 在范仲淹,王安石(二人之政治意味, 重於教育)相繼失敗後, 其覺悟到要改革現實, 更重要的工作應先從教育下手, 故乃走上講學之路 (錢穆, 2017, 下, 301-302)
    • 范仲淹,王安石本想徹底廢止科舉, 重興學校, 其理想中的三代, 在以學校作育人才, 而致郅治(天下大治)。唯興學非一時可企 (因限於經費, 師資, 地方長官不得其人,學校亦難收效)。故北宋中葉以後, 雖各地相務興學, 學術風氣依然在私家(錢穆, 2017, 下, 303)
    • 南宋時, 學校教育日衰, 講學之風盛 (因貴族世家已消滅, 平民社會中向學分子日多, 而國家無教育機關, 故私人講學之風更甚)(錢穆, 2017, 下, 307)
    • 書院源起於五代時期, 北宋諸儒多在私家講學, 南宋諸儒多在書院講學(南宋時書院最盛) (沈, 172)
    • 書院漸由私立變為公立(錢穆,2001, 251)
    • 四大書院, 皆由政府創建(錢穆,2001, 251)
    • 書院之關鍵在師資人選(錢穆,2001, 251)
    • 書院有官立和私立兩種 (沈, 172)
    • 宋, 明書院多由民間私辦(錢穆, 2017, 下, 317)
    • 南宋書院主要是講求道學, 重要支派有三: (1)程朱理學, 以格物致知, 朱子法為漸悟, 朱子令人泛觀博覽, 然後歸之約 (2) 陸子心學, 以明心見性, 陸子法近於禪宗的頓悟; 陸子教人先發明本心, 然後使之博 (3)呂學, 兼採朱陸之長。三派之中, 因程朱之學自宋理宗以後, 被官方認可肯定, 影響最大(周, 2001, 288, 293)
    • 講堂制度及講義(一兩人面對面有語錄, 多人群集一堂則有講義)(錢穆, 2017, 下, 307-310)
    1. 來求學者之程度不齊與來去無定
    2. 陸象山教法: 源於二程, 可稱為語錄派, 因人設教, 直指本心。私家講學, 往往易接近象山的路子。陸子法近於禪宗的頓悟
    3. 朱子: 亦源於二程, 可稱為訓注派, 選定幾本最重要的書本, 先為此數本書作明確的訓注, 俾讓學者各自研讀, 彌補講堂制度的缺陷。朱子的四書集注遂成為元代取士準則
    • 王陽明提倡良知之學, 講學者可以不必顧到學校教育之種種方便(如書本, 期限, 學生資格等), 只在幾次談話中, 收作興人才之效(錢穆, 2017, 下,310)
    • 學校教育, 漸轉變為社會教育(錢穆, 2017, 下, 310)
    • 宋, 明兩朝的政府, 不能主持教育, 領導學術; 而社會上學術空氣增高, 教育之要求與日俱進---宋, 明儒講學, 實從此環境中產生(錢穆, 2017, 下, 312)
    • 與宋, 明儒較近者, 為先秦諸子, 但先秦諸子, 大率受政府或貴族之飬, 而附隨沾潤其門人子第(錢穆, 2017, 下, 312)
    • 宋, 明講學, 則純係社會平民學者間之自由結合; 講學純為私人交際, 與政府或政治全不相干(錢穆, 2017, 下, 312)
    • 其熱心講學的目的, 固為開發民智, 陶育人才; 而其最終目的為改進政治, 創造理想世界(錢穆, 2017, 下, 312)---故先秦儒者傾向上行性(政治活動), 宋明儒者傾向下行性 (社會活動)。兩漢儒者所講限於五經, 以訓詁考據闡述經義為主(錢穆, 2017, 下, 313)
    • 宋, 明儒理論上的世界為萬物與我一體, 在我為之性(仁), 在外謂之理"天", 認識此理後, 應有的活動或工作為: 明明德,新民, 止於至善。格物, 致知, 誠意, 正心, 修身, 齊家, 治國, 平天下(錢穆, 2017, 下, 313)
    宋代科舉與學校教育二者關係日益緊張(自中唐以來, 重科舉, 輕學校), 北宋曾有三次試圖調整二者之關係---興學校, 廢科舉(周, 2001, 159)
    1. 宋仁宗慶曆時, 欲將科舉和學校教育合一, 先讓士子在地方學校接受教育→由州縣考察其德行, 再保荐其參加科舉; 但不久改革中挫
    2. 神宗熙寧時, 王安石欲以學校教育取代科舉取士; 一方面大興學校, 一方面改革科舉; 在未廢科舉前, 其為學校學生打開一條直接入仕的管道, 充許優秀的上舍生直接授官
    3. 徽宗崇寧時, 欲以學校取代科舉, 一方面建立完整學校制度, 一方面試圖廢除科舉(崇寧三年, 1074AD, 曾下詔: 天下取士, 全改由學校升貢, 罷鄉試及省試, 無不久後又恢復, 無法徹底廢除科舉)
    4. 宋代時, 學校與科舉的關係銜接起來了
    5. 下一次, 朝廷努力廢除科舉, 則要到清末
    • 元代政治,雖學術氣味極薄, 但社會上則書院遍立, 學術風氣仍能繼續南宋以來, 不致中斷(錢穆, 2017, 下, 153)
    • 沿襲宋代遺制
    • 中央於京師設立國子學, 學生人數按種族分配名額。國子學之生員成績佳者, 依科舉, 參加會試(與舉人同試禮部, 後再策於殿試), 不另開仕途。故國學的出路, 仍以科舉為歸宿(沈, 186-188) (楊, 下, 151-153)
    • 地方設學校 (名存實亡): 路學, 府學, 州學,縣學(沈, 189) (楊, 下, 155, 313)
    • 元代書院比宋代更盛: 因學校多近科舉, 不足以滿足學者的欲望(沈, 189-190)
    • 將國子監, 國子學改隸集賢院(亦掌玄門道教, 陰陽, 祭祀, 占卜等), 將教育和宗教合一(周, 2001, 171)
    私學 (書院)
    • 書院之官學化, 官方一方面興辦書院, 一方面加強對私辦書院的控制(周, 2001, 245)
    • 官方控制的手段有二: (1)由政府差派山長, (2)由朝廷補助經費(周, 2001, 267)
    • 私立書院的官學化:官方對於新書院設立的審核更加嚴格, 官方對書院的管理與控制有所加強, 官辦書院越來越多(周, 2001, 268)
    • 元, 明, 清均為官立書院與私立書院共存, 但官立書院的比率越來越高(周, 2001, 268)
    • 元代所用的控制手法, 為從前代不管書院設置的態度, 改變為私人設置書院須官方核准(周, 2001, 269)
    • 元代官辦書院之數量仍不及私立書院(周, 2001, 269)
    • 元代官立書院雖增加, 但數量仍少於私立書院(周, 2001, 280)
    • 元代的山長, 或為大儒名宿, 或昔賢子孫, 或晉升的學官, 或下第舉人。就晉升的學官而言, 元代部分書院, 山長則比照官學, 由官方開始差派人員(周, 2001, 284)
    • 元代官派書院山長的資格,在學術聲望與地位上, 實遠不及宋代。然而透過差派山長, 政府加強對書院的控制(周, 2001, 285)
    • 元代仁宗恢復科舉考試後, 出題範圍經書以程朱之學為主, 該派躍居正統, 書院教學也以程朱理學為基本內容(周, 2001, 288)
    社學
    • 元代起新立社學, 延續至明清(周, 2001, 346)
    • 社學始於元, 盛於明, 衰於清(周, 2001, 347)
    • 元世祖至元23年(1286AD), 令諸縣所屬村, 凡五十家為一社, 立社長一人, 每社設立學校一所, 選通曉經書者為學師, 於農隙時分,各令子弟入學---以教化為目的, 不在通曉經書(周, 2001, 347)
    • 元代社學由一社的社長負責籌辦, 社長雖非官吏, 但卻代行使某些公權力,故其亦非純百姓, 故社學應具備某種公辦性質。明代時, 社學性質轉趨官辦, 但仍許民辦。清代時, 官辦成分變重(周, 2001, 349) 
    • 社學設置目的, 在元代主要是實施教化, 以善風俗, 近於今日社會教育(周, 2001, 349-350)
    • 明代社學目的有二, 教化百姓, 為進入官學作準備 (出現在英宗之後, 社學與儒學連接在一起)

    1. 中央禮部主管全國教育與科舉事務 (周, 2001, 196)
    2. 明初看重學校, 以學校為科舉的基本, 學校可貢舉。後學校漸為科舉所奪, 學校則為制藝所奪(沈, 204-205, 216)
    3. 公立學校之學校制度的精神, 漸消失。就國學而言, 不過借學籍以候撥選官; 就地方學校而言,不過借科舉以希仕進(沈, 216)
    4. 科舉進士日益重(明科舉尤重進士), 學校貢舉日益輕 (錢穆, 2017, 下, 189)
    5. 明代程朱理學影響更大,為官學與科舉考試的主要內容 (周, 2001, 288)
    6. 儘管宋代對科舉與官學二者間的關係有很好的了解, 但卻未將二者整合為一體。從明初開始, 考試與學校制度不再分開。洪武二年 (1369), 明太祖下詔天下府州縣皆立學校, 教師由政府指派, 經費永久由政府基金支持 (何, 2013, 210)
    7. 朝廷經由學校控制人數龐大的生員群體, 從中選拔官員, 於是學校與科舉統整在一起(何, 2013, 212)
    8. 明初在全國設立縣級, 府級, 省級學校, 並建立全國性獎學金制度 (何, 2013, 105)
    9. 慶暦四年 (1044), 明仁宗詔令天下路府州縣設立學校 (何, 2013, 209)
    中央官學
    • 禮部為最高教育行政機關(禮部首長為禮部尚書), 掌管在京師的國子監(周, 2001, 171)
    • 中央禮部主管全國教育與科舉事務 (周, 2001, 196)
    • 洪武15年(1382), 國子監內共剩下太學, 類型逐漸單純化, 此時國子監同時指教育行政機關及學校(太學) (周, 2001, 172) 
    • 中央官學定名為國子監, 既是學校, 又是教育行政機關; 過去國子學與太學的分野, 日漸消除, 國子監/太學/國子學, 三者名異實同, 同指一事 (周, 2001, 15)
    • 國學/太學, 國子學改稱為國子監
    • 監生(太學生)來源有: (1)舉監: 會試落第舉人, 入國學就讀; (2)貢監: 由地方學校選拔出來者(歲貢, 選貢, 貢生); (3)廕監: 品官子弟可入監讀書; (4)例監: 有納粟馬者, 可入監讀書(楊, 下, 308-309)
    • 明, 清時, 州縣學生, 透過歲貢制度, 每一年都有一定名額可升入國子監; 如此, 則州縣學與國子監銜接在一起, 形成一套制度。但州,縣學間無隸屬關係, 縣學生不升入州學, 而是直接進入國子監, 此點與唐宋不同(周, 2001. 15)
    • 貢生(監生或太學生)可用錢買到(余, 2007, 244)
    • 正統14年(1449)土木之變後, 明英宗被俘, 蒙古入侵京郊, 明政府自景泰元年(1450)不得已發布准許納馬納粟即可入監讀書, 初限生員, 後及於一般庶民 (何, 2013, i-ii)
    • 生員與貢生不同: 生員是肄業生, 定期受省提學官考試; 貢生 (挑選生員入國子監讀書深造或任下級官職),為畢業生, 不必定期應試(何, 2013, 30)
    • 貢生人數遠低於生員人數; 正統六年(1441)以後, 貢生額數為定制, 府學一年貢一人, 州學三年貢二人, 縣學二年貢一人, 稱為歳貢生, 意為每年出貢的學生; 此學額規定, 一直維持到光緒31年(1905)廢科舉制度之前, 都未改變 (何, 2013, 30, 227)
    • 有貢生的身分, 便可進入仕途, 又享受其他的學術與社會權利, 故有人花錢買貢生的身分(何, 2013, 32)
    •  明初, 許多監生任官, 單憑監生資格即可任高官 (何, 2013, 35)
    • 明代監生被視為官員儲備者; 許多會試下第的舉人, 寧願入監讀書, 也不願直接接受一個下級官職, 入監讀書之準備考試之環境較好, 有利於準備重考進士 (何, 2013,35)
    • 正統14年 (1449), 土木之變, 迫使政府賣官, 最初只許生員捐納監生, 後來一般庶民也可買監生, 捐納監生可出任下級官員, 造成下層官僚出現供給過多的現象。當時很多人捐監之後, 並未進監讀書。明朝時, 監生有資格任官。清朝捐納監生的人數持續地增加(何, 2013, 35-37)
    • 明初, 國子監生任官者較盛。後漸為科舉所奪, 進士為盛, 國子監生漸式微(楊, 下, 312)(沈, 215)
    • 太學生撥歷(分發實習)制: 始於洪武5年 (西元1372年), 監生分赴政府機關學習吏事, 以在學年月的深淺, 為撥歷的先後, 謂之"歷事"監生, 表現上等者, 選用任官。下等者回國子監讀書, 仍得參加科舉。亦有遣外任整理田賦, 清查黃冊, 興修水利等事, 學十餘年, 始撥歷出身(任官)(錢穆, 2017, 下, 178)(楊, 下, 307, 349) (沈, 208-211, 215) (劉, 2005, 98)
    • 後來, 諸司對重要政務, 不讓歷事生知道, 即使是例行公事, 亦不願教導之  (劉, 2005, 99)
    • 明太祖洪武時期, 大批國子監生不必取得科舉功名, 就可進入政府任官, 國子監生被任命為省府和州縣地方政府的重要位, 和中央的中級官員(何, 2013, 270)
    地方 (錢穆, 2017, 下, 176-177) ( 楊, 下, 313)
    • 設有府, 州, 縣學 (中等教育機關, 儒學): 以官員子弟, 庶民俊秀, 15歲以上, 讀過四書者充之。欲進入地方學校, 成為生員, 須通過考試 (童生試, 簡稱童試),童試包括縣試→府試→院試三個階段,  通過童試者 (而得入學者), 稱為秀才。未入學者稱為童生, 童試不易通過, 有人40, 50歲了, 仍未通過童試 (余, 2007, 242) (楊, 下, 308, 314-315)
    • 洪武二年 (1369), 明太祖下詔天下府州縣皆立學校, 教師由政府指派, 經費永久由政府基金支持 (何, 2013, 210)
    • 朝廷經由學校控制人數龐大的生員群體, 從中選拔官員, 於是學校與科舉統整在一起(何, 2013, 212)
    • 明初在全國設立縣級, 府級, 省級學校, 並建立全國性獎學金制度 (何, 2013, 105)
    • 慶暦四年 (1044), 明仁宗詔令天下路府州縣設立學校 (何, 2013, 209)
    • 生員被視為平民中的領導集團, 一般人尊重生員, 稱呼其為相公(稱舉人為老爺), 生員免徭役(何, 2013, 39)
    • 生員名額的比例是固定的, 京城所在的府城為60名, 一般府城為40名, 州30名, 縣20名; 所有生員均就學於府城或州城, 縣城內的儒學, 接受學官的教導, 生員免除徭役, 享受免費住宿與食物。景泰元年, 全國生員總數約3萬2千5百人(何, 2013, 212-213)
    • 秀才為作官的起點 (劉, 2005, 92)
    • 童生通過童試, 成為生員, 才能參加府, 州, 縣學的歲考→科考。科考名列第一, 二名才可取得參加鄉試的資格 (余, 2007, 243)
    • 擇優秀者(生員)參加鄉試 (漸盛), 或選送國(子)學深造(貢監, 漸式微) (楊, 下, 308, 314-315)
    • (鄉里)社學(國民教育): 民間幼童15歲以下者, 35家置一學, 名"社學"( 楊, 下, 317)
    • 地方學校學生,始終以科舉為目的  (沈, 215)
    • 地方生員, 漸有養無教(錢穆, 2017, 下, 195)
    • 貢舉: 由地方 (府, 州, 縣)學校生員(秀才)中選拔學行最優和資格最深者, 貢送至國子監(太學), 成為監生 (太學生), 取得監生資格後, 可出任地方政府中六品以下官員---生員入仕為明代創制 (余, 2007, 241)
    • 生員與貢生不同: 生員是肄業生, 定期受省提學官考試; 貢生 (挑選生員入國子監讀書深造或任下級官職),為畢業生, 不必定期應試(何, 2013, 30)
    • 貢生人數遠低於生員人數; 正統六年(1441)以後, 貢生額數為定制, 府學一年貢一人, 州學三年貢二人, 縣學二年貢一人, 稱為歳貢生, 意為每年出貢的學生 (何, 2013, 30)
    • 有貢生的身分, 便可進入仕途, 又享受其他的學術與社會權利, 故有人花錢買貢生的身分(何, 2013, 32)
    • 生員須參加不斷的考試: 歲考→科考(分六等, 只有一, 二等可取得鄉試資格)--對鄉試的品質控制(余, 2007, 242)
    • 每年貢舉入太學為監生者, 至16世紀初已成為一條很艱難的路, 因為名額很少(余, 2007, 242) 
    • 生員可用錢買到(余, 2007, 244)
    • 鄉試以下與學校相輔而行, 類似今日之學校考試: 經童試錄取後, 才得入學(府, 州, 縣學)生員, 其後有經選貢至國子學的, 也有經鄉試,選送到禮部 (劉, 2005, 96)
    • 明, 清時, 州縣學生, 透過歲貢制度, 每一年都有一定名額可升入國子監; 如此, 則州縣學與國子監銜接在一起, 形成一套制度。但州,縣學間無隸屬關係, 縣學生不升入州學, 而是直接進入國子監, 此點與唐宋不同(周, 2001. 15)
    • 明, 清地方官學的教育目的有四:1.化民成俗,2.提倡儒道,統一思想, 3.為朝廷網羅培育人才, 4.為國子監貢送監生 (周, 2001, 20)
    • 洪武24年 (1391), 規定生員在五, 六, 或十年內未通過鄉試者, 一律退學而降為地方政府丙吏或平民, --- 因地方上生員名額有限, 須經常審查淘汰, 才能留下空缺給其他有才能者, 俾維持一定數量的生員群體, 避免過多的人參加鄉試或會試, 俾節省社會資源 (何, 2013, 215)
    • 萬曆三年 (1575), 規定各級儒學每次考試錄取新生的名額: 府學20名, 縣學15名 (何, 2013, 216)
    • 明後期以來, 每三年舉行兩場生員入學考試, 漸漸成為常例, 府學每次考試均錄取20人(何, 2013, 217)
    • 晚明財政困難, 1621-1627年, 公然販賣生員資格---造成參加鄉試. 會試者供過於求 (何, 2013, 220)
    書院:
    • 宋元之間, 書院最盛,到了明代漸衰微  (沈, 218)
    • 當時雖有書院的設置, 但不甚興盛。後來因國學的制度漸衰, 科舉流弊很多, 一般士大夫復行提倡講學的方法, 書院又興盛起來, 如王陽明講學處(沈, 218)
    • 私家講學, 不免有時與政府相衡突, 東林講學, 激成黨禍, 人才凋落, 國運亦盡(錢穆,2001, 282)
    • 明初政府日漸專制, 並大興官學, 重視科舉, 無暇顧及書院, 故壓縮私學的發展空間, 此一情形, 要到嘉靖, 萬曆間才有所轉變, 其中王陽明, 湛若水為關鍵人物(周, 2001, 246
    • 明代官方曾四次下令禁毀書院, 例如, 第3次為神宗萬曆七年(1579AD), 詔毀天下書院, 因當時士大夫競相講學,張居正執政後對此不滿。第4次為熹宗天啟五年(1625AD), 詔毀天下書院, 因吏部郎中顧憲成罷歸故里, 講學東林書院, 批評宦官魏忠賢, 魏忠賢為打擊東林黨人, 下令毀書院(周, 2001, 247-248)
    • 元, 明, 清均為官立書院與私立書院共存, 但官立書院的比率越來越高(周, 2001, 268)
    • 元代已出現書院官學化的現象, 至明更明顯, 官辦書院總數已超過私立書院(周, 2001, 26)
    • 明,清時, 官,私立書院總數遠超過官學(周, 2001, 274)
    • 自明以降至清, 官立書院已多於私立書院(周, 2001, 280)
    • 書院性質改變的關鍵時期是在明代, 但官立書院的出現則是宋代即有, 然後逐漸增加 (周, 2001, 282)
    • 最初, 書院產生時, 是屬講學式, 其重在學術傳授。後出現考課式書院, 其宗旨完全以科舉為目標, 教學不重講學, 而以學習八股制藝為主。書院捨講學而尚考課, 起於明而獨盛於清(周, 2001, 283)
    • 明代與元代不同的是, 一般書院主持人不是學官, 而是由地方官延聘或書院創建者自任。中期書院再興時, 主持者如王陽明, 湛若水均為一代大儒(周, 2001, 285)
    • 明代程朱理學影響更大,不但為官學與科舉考試的主要內容, 也成為書院的教學內容。明初學者謹守程朱之說。然而, 中期心學興起, 其中以王陽明一派最廣, 但致良知, 知行合一(周, 2001, 288)
    • 各派經由書院講學, 宣揚心學, 與程朱理學分庭抗禮, 唯日後心學流於空疏, 東林書院產生, 欲以朱學救王學之弊(周, 2001, 288)
    • 明代講會更有組織, 制度, 定期舉行(周, 2001, 293)
    • 講會制度, 明代尤甚, 講會的目的與宗旨, 多在闡明主持者的學術思想, 或進行地方教化(周, 2001, 293)
    • 講會的運作, 有一定的組織與制度, 規模大小不一。講會有一定的日期, 通常分月會與大會。進行時, 有一定的儀式與程序。(周, 2001, 294)
    • 參加講會者, 不限本書院生徒, 舉行的地點常在院外(周, 2001, 294)
    • 明代書院之庶民化, 將書院教育對象擴及下層庶民---明代工商業發達是促成明代書院平民化的重要原因之一(周, 2001, 297)
    官辦小學
    • 官辦小學至明,清, 顯然不及宋,元, 原因有二:(1) 官方 (特別是地方政府)將心力用在社學與義學的興辦上, (2) 官方將有限的資源投諸州縣學上, 至於啟蒙教育則留給民間承擔(周, 2001, 347)
    社學
    • 府學,縣學均由官方資助, 但只開放給有生員資格的人, 不能算是基礎教育。明朝的創建者,很早就了解初級教育的必要性。自洪武8年(1375)起, 屢詔天下各府州縣設立社學, 雖然皇帝詔令使鄉村或都市等地方,由民間自力建造這些學校, 但其成功相當程度要靠地方官的倡導(何, 2013,241) 
    • 清代的教育制度, 完全採取明朝的作法, 學校和科舉相輔而行。在明代初年, 對學校教育非常重視, 辦理也很嚴格, 到了明代中葉以後, 一般讀書人趨重科舉, 學校教育差不多等於具文, 演變為重視科舉, 忽視學校的趨勢, 一直演變到清代更變本加厲(沈, 247)
    • 學校為科舉所奪, 清代教育以科舉為重, 地方儒學為科舉的敲門磚(沈, 244)
    • 政府公立學, 無論中央或地方, 其在傳統上均已名存實亡, 無一定之宗旨以為規, 以為號召(錢穆,2001, 256)
    • 清代教育, 以科舉為重, 全國知識分子趨向科舉 (劉, 2005, 106)
    • 教育行政: 中央禮部指揮省級學政, 學政再指揮省級以下之府, 州, 縣 (儒)學教官及生員(周, 2001, 197)
    中央官學
    • 雍正二年(1724), 將國子監地位提升與禮部同級, 不再隸屬禮部 (周, 2011, 172)
    • 國子監 (國學): 國家最高的學校行政機關, 及大學生讀書的處所(沈, 247)
    • 國子監生可參加鄉試 (沈, 248)
    • 清代國子監, 在規章和組織方面, 大多沿襲明代的遺制, 不同處在於: 明代學生須居住在監中, 清代則打破此例, 准許學生在其個人住所學習 (清代教育精神, 已不如明代嚴格)(沈, 249)
    • 清沿明制, 國子監生按身分分為"監生"與"貢生"兩類 (周, 2001, 27)
    • 國子監學生以貢生和監生為主(沈, 248)
    1. 貢生 (介乎秀才與舉人之間): 清代府, 州, 縣各有學, 由這三種學中選出生員成績最優秀的, 保送到國子監讀書。因國子監為國家最高學府, 由地方把這些人貢獻給國家, 故曰貢生, 又可稱為"出貢"。貢生計有六種(歲貢, 恩貢, 拔貢, 優貢, 副貢, 功貢)(沈, 228-231, 248)
    2. 入國學者, 通謂之監生, 有恩監, 廕監, 優監, 例監。監生身分, 最初本與頁生相近而略遜, 故"貢監"並稱。後來, 例監為捐納入官必由之路, 監生即表示捐班出身, 為士林所不齒(沈, 231-232)
    • 國子監的貢生及監生, 在明代可應會試, 在清代只能應鄉試(沈, 241)
    • 光緒31年後, 裁國子監, 併設學部 (楊, 下, 435)
    • 明朝時, 監生有資格任官。清朝時, 監生還必須再進一步捐個官銜, 才能進入仕途(何, 2013, 38)
    • 只有在明代, 監生可以列為有任官資格(何, 2013, 42)
    • 清代的生員與監生, 並無國家給予之社會與法律地位---與明代不同 (何, 2013, 41)
    • 明代監生有資格出任低級官員。清代監生與生員差異不大, 無擔任低級政府官員的權利 (何, 2013, 135)
    地方學校(統稱儒學)分二級:(沈, 247學, 252)
    • 清代地方行政分四級: 1省, 2道, 3府或州(州有直隸州/同府和屬州/同縣之分,直隸州等同於府,屬州等同於縣), 4縣 (沈, 249)。但學校的區劃, 只有府州和縣二級, 省和道不設學 (沈, 249)
    • 第一級 (府州): 府學, 直隸州學
    • 第二級 (縣): 州學, 縣學
    • 取童生之優者以入學; 士子未進學校以前, 稱為"童生"  (沈, 250) (楊, 下, 437)
    • 欲入學者,須經過三次 (級)考試 (小考), 以縣為單位, 及格者為秀才, 童生考取秀才後, 稱為"進學", 被送入府學或縣學讀書 (沈, 226-227, 237)
    • 清代生員名額規定與明代不同。清代生員名額, 是在每一考試舉行年度, 應錄取的人數。明初的生員名額, 為全國各地生員的累積總數 (何, 2013, 213)
    • 順治15年 (1658), 規定生員名額: 大府20名, 大而文化高的州縣15名, 小而落後的縣4或5 名 何, 2013, 221)
    • 光緒12年(1886), 全國生員約三萬多人 (何, 2013, 222)
    • 明, 清朝廷均了解控制度生員人數規模的重要性, 但執行不易, 清朝人口數大增, 生員總數亦大增, 造成鄉試, 會試落榜者過多。但政府不能放棄或改變對進士名額的控制, 因進士員額直接影響官僚規模 (何, 2013, 223) 
    • 出貢 (貢於中央之國子學): 清代府, 州, 縣各有學, 由這三種學中選出生員成績最優秀的, 保送到國子監讀書。因國子監為國家最高學府, 由地方把這些人貢獻給國家, 故曰貢生, 又可稱為"出貢" (楊, 下, 438)
    • 除少數人升入國子監外, 大多數學生都去應鄉試。即使升入國子監的學生, 亦多去應鄉試。因清代的教育, 純以科舉為主, 學校不過是科舉的附屬品 (楊, 下, 250-251)
    • 教育行政: 省級教育行政長官為提督學政, 雖官品不及總督, 巡撫(地方最高長官), 但因為是皇帝欽命點派, 如同欽差大臣,故地位與總督, 巡撫平行(周, 2001, 184)
    1. 17個(行)省, 各置提督學政一人; 主持一省之內的院考/院試, 歲考,與科考, 稱為"按臨"(周, 2001, 185)
    2. 明, 清因考生人數日眾, 科舉與學校教育結合, 士子在參加科舉考試前, 須先通過童(子)試(三年一次, 分三關: 1.縣考,由知縣主持→2.府考,由知府主持→3院考/院試, 由學政主持), 取得官學生員(秀才)資格→通過歲考與科考(均由學政主持, 見取士制度blog詳細介紹學政)→取得應鄉試的資格→鄉試(解試):及格者稱舉人→省試(禮部試,會試):及格者稱貢士→殿試(廷試):及格者稱進士 (周, 2001, 128-129) (周, 2001, 190)
    3. 院考/院試: 為童試(童生進入州縣儒學之考試的最後一關, 童生通過縣試與府試, 後接著考院考/院試, 通過院考/院試者, 則為(儒學)生員(秀才) , 開始享受生員的待遇(周, 2001, 185)
    4. 學政任期3年; 學政到任第一年為歲考(凡府,州,縣學的學生,都須應考, 以定生員奬懲), 第二年為科考 (選送一省生員參加鄉試的考試資格) (周, 2001, 185)
    5. 清代的生員與監生, 並無國家給予之社會與法律地位---與明代不同 (何, 2013, 41)

    書院(沈, 247)

    • 較明代稍普遍
    • 一律由政府接辦和監督, 類似地方大學
    • 宋, 元, 明三代, 書院多由名儒學者私人設立, 政府不過從旁加以獎勵和維護。在清代, 則完全成立官立的教育機構(沈, 254)
    • 沒有正式學位, 可應鄉試(沈, 255)
    • 地方名儒學者, 辦學認真, 於是各府, 州, 縣學的學生皆願進書院讀書, 書院成為教育士子的學校;原有的府, 州, 縣學 (儒學) 名存實亡 (沈, 255)
    • 元, 明, 清均為官立書院與私立書院共存, 但官立書院的比率越來越高(周, 2001, 268)
    • 除傳統的講學式書院外, 也出現考課式書院--專習科舉的書院, 為清代特有, 此形式雍正以後, 成為主流(周, 2001, 272)
    • 清代地方官學不振, 教育功能漸為書院取代, 但書院後淪為科舉之附庸, 教育內容深受科舉影響--書院的科舉化(周, 2001, 272)
    • 書院教育至晚清, 被迫改革(周, 2001, 272)
    • 明,清時, 官,私立書院總數遠超過官學(周, 2001, 274)
    • 自明以降至清, 官立書院已多於私立書院(周, 2001, 280)
    • 清初書院講學多大師(周, 2001, 285)
    • 官辦書院, 山長由朝廷任命(周, 2001, 285)
    • 官辦書院的山長雖由各地督,撫,學政選任, 但卻非如元代是朝廷命官 (周, 2001, 285)
    • 書院教育日漸廢弛, 山長任命漸趨浮濫, 成為書院教育敗壞的主因之一(周, 2001, 285)
    • 清代書院依教育內容可分為三類: (周, 2001, 288)
    1. 講求理學者: 清初, 書院屬此類
    2. 考試時文者: 雍正以後為屏除浮囂, 杜絕流弊, 內容重考試時文
    3. 博習經史詞章者: 清中葉以後, 為矯正第二種之弊, 出現第三種書院
    • 講會制度清初尚存, 但已不及明中葉蓬勃(周, 2001, 295)
    • 書院教學, 山長講課, 往往許久一次, 講學者一般不對儒家經典作系統的講解, 而是在學生自學的基礎上, 每次只擇中一觀念或一章進行闡發, 主要是靠學生自學(周, 2001, 295)
    • 考課式書院興起後, 更倚賴學生自學(周, 2001, 295)
    • 在考課式書院中, 講學不是主要活動, 定期考課才是重點(周, 2001, 296)
    • 清代書院肄業者, 小者十來歲, 大者七八十歲 (周, 2001, 297)
    • 書院學生之出身背景上, 清代以前並無限制, 基本上應為耕讀之家子弟(周, 2001, 297)
    • 清代開始官辦書院要求入院者身家清白---可能因考課式書院出現後, 絕大多數的書院學子都準備應科舉, 而應科舉時即要求身家清白(周, 2001, 297-298)
    • 清代官辦書院入學須經考試, 朝廷對於挑選學行俱優的學生入院肆業十分重視(周, 2001, 298)
    • 清代書院學生, 依功名的有無, 分為生與童。生指具有國子監監生, 貢生, 或各級儒學生員身分者。童指未入儒學的士子, 不管其年齡大小, 均稱為童生(周, 2001, 299)
    小學
    • 西式小學的設立, 為晚清實施新教育以後的事(周, 2001, 347)


    民間啟蒙教育


    • 清代私塾分三種: (周, 2001, 351-353) 
    1. 教館或坐館---有錢人家請教師到他家去教子弟。家塾(教館):有錢的一家或數家設塾, 延師課其子弟
    2. 私塾--- 狹義 (教師自己在家設學); 廣義(泛指所有私辦性質的啟蒙教育機構, 包括私塾, 書塾, 家塾)。書塾 (有條件的家族, 於義莊或宗祠內自設塾館, 延師來任教; 所收對象, 主要為本族一姓子弟, 但也兼收鄉里子弟)。
    3. 義學或義塾---由地方上出錢,請教師在一公眾地方設塾, 招收家境貧寒子弟。由官款或公款設立的書塾, 具有公辦性質, 但並非官立
    • 明,清時期由於仕途狹隘, 許多科舉無望, 年資日長的監生, 生員或童生, 迫不得已, 則擔任塾師以餬口(周, 2001, 352, 359) 
    • 私塾所收對象不限, 但需繳學費, 金額不一(周, 2001, 352) 
    • 民間家塾, 書塾, 私塾, 義塾, 入學年齡, 無統一硬性規定; 明清一般六七歲以上即入, 至15歲左右(周, 2001, 354)
    • 年齡非決定學童能否入學的主要因素, 入學與其程度或身心發展水準無多大關係, 主要是由家庭財產決定(周, 2001, 354)


    新制學校

    晚清變法自強
    • 光緒時, 因內外情勢衝擊, 學制趨向維新 (楊, 下, 443-444)
    興學校: 可分為兩期

    1.第一期: 同治初年(同治總共由1962-1874)以迄光緒辛丑 (光緖27年, 1901年)
    • 光緒20年(1894),甲午戰爭, 促成光緒24年(1898)戊戌變法 Hundred Days' Reform;戊戌變法廢除八股文, 並沒有廢科舉 (科舉是到了光緒31年1905廢的)
    • 光緖22年 (1896), 有人請立大學(堂),及地方學堂 (楊, 下, 443-444)
    • 光緒24年(1898)戊戌變法, 以養成翻譯(研究語言文字), 軍事(連帶及於機械製造)人才為主; 京師同文館, 上海廣方言館, 福建船政學校, 天津水師學堂等; 此等學校大多創於外省一, 二督撫, 非由中樞發動 (錢穆, 2017, 下, 404)
    2.第二期:辛丑以後迄清末 (1901-1911)
    • 光緒26年(1900), 八國聯軍, 促成庚子新政 New Deal (1901-1908), 廢科舉(1905)
    • 庚子事變/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後(1900)後, 朝廷承受內外壓力, 一面頒行新學制, 一面則開始進行科舉改革---庚子新政(1901年) (周, 2001, 160)
    • 如此則學校不能專以訓練翻譯及軍事人才為主(戊戌變法/百日維新,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 於是乃有"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之理論出現(錢穆, 2017, 下, 407)---惜乎當時根本就拿不出所謂的中學出來(錢穆, 2017, 下, 408)
    • 普通學校的創立, 稍擴大及於法政, 經濟諸門---仍為一時之實用, 以學校為附屬於政治之一機構(錢穆, 2017, 下, 404)
    • 對學校之觀念, 仍認為係政治上的一種附屬機關, 所謂學而優則仕, 仍脫不了科舉傳統思想(錢穆, 2017, 下, 405-406)
    • 學校生命, 非從一種對於學術真理向上探尋之根本精神中產生, 其發動不在學術界自身, 而在幾個官僚與政客, 不能收宏深之效, 故晚清興學, 在政治上, 其效力不能與北宋時代之書院講學相比(錢穆, 2017, 下, 406)
    • 進入新式學校, 或被派出洋者, 其目的只為在政界或社會上謀一職業, 得一地位, 被譏為洋八股, 洋翰林---因學校及科舉均為政治上之出身途徑, 乃發生學校與科舉之衝突(錢穆, 2017, 下, 406)
    • 光緒29年, 張之洞等人上奏: 因科舉未停, 天下士以為朝廷並不專重學校, 故興辦學校之經費難捐集, 進而無法在各省多設新學校(謂辛丑以後之辧學)---故欲成功地興辦學校, 科舉須停止(錢穆, 2017, 下, 406)
    • 光緒31年(1905), 袁世凱, 張之洞再上奏請廢科舉, 俾廣設學校----科舉被廢絕, 而以學校替代之 (錢穆, 2017, 下, 406)
    • 光緒31年(1905), 廢科舉
    中央教育行政
    • 在北齊以前, 並無專設的教育行政機關, 直至北齊設國子寺時才有所改變 (周, 2001, 172)
    • 北齊專設管理中央官學的國子寺 (周, 2001, 172)
    • 隋代以前, 教育事務由負責祭祀事務的太常主管 (周, 2001, 172)
    • 隋文帝以後, 學校改隸禮部, 教育與宗教分離, 禮部成為主管教育的最高行政機關, 所轄包括中央和地方的儒學。國子監隸屬於禮部, 負責管理在京師的主要儒學 (周, 2001, 172)
    • 元代時, 將國子監,國子學改隸集賢院,教育與宗教再度合一 (周, 2001, 172)
    • 清代時,國子監不再隸屬禮部   (周, 2001, 172)
    地方教育行政

    1.省級
    • 省級教育行政機關, 始於北宋後期 (周, 2001, 176)
    • 宋代: 提舉學事司 (周, 2001, 176)
    • 元代: 儒學提舉司 (周, 2001, 178)
    • 明代: 提督學校官(提學風憲官) (周, 2001, 182)
    • 清代: 提督學政: 17個(行)省, 各置提督學政一人 (周, 2001, 184)
    2.府級
    • 自漢下降, 歷代在府之行政區域 (含同級郡, 州, 軍, 監), 多設儒學 (周, 2001, 185-186)
    • 歷代在府級並未設置專門機關或專人管理官學, 而是責成地方首長辦理 (周, 2001, 188)
    3.縣
    • 縣學興廢與縣內教化良窳, 為縣官之責 (周, 2001, 189)
    教育經費來源

    • 傳統中國的官學教育經費來源, 可以宋代作為分水嶺, 宋代解決政府經費來源的難題, 為為官學置田產 (周, 2001, 199-200)
    1. 宋代以前, 由政府稅收向下支付為主要來源
    2. 宋代以後, 學產成為學校經費的穩定來源, 特別是地方官學。明, 清除學產外, 政府的財政撥款亦是重要來源

    取士制度, 科舉, 分省定額, 分區定額, 至清代

    國家為達統治目的, 須設立許多機關, 這些機關需要有人來處理公務, 故有了選舉問題。選舉和世襲相反, 世襲(一位位置出缺, 便有一個合法的繼承人, 不容加以選擇), 選舉(無預先/定之限制, 選舉最適當者擔任公職) (沈,5)
    • 中國自秦以來, 為一廣大眾民之大邦, 西方近代民選代議士制度, 非中國先民可操縱; 中國國家歷年舉行考試, 平均選拔各地優秀平民, 使人民有參政機會 (錢穆,2017, 上, 16)
    • 王室--政府(宰相為首)--社會(民間); 政府與民間所賴以溝通者為科舉 (錢穆,2017, 上, 27)
    • 中國政制之廢宰相, 統政府於王室之下, 起於明而完成於清 (合計600年)---獨夫(皇帝)專制, 王室久握獨裁之權(錢穆,217, 上, 27, 28)
    • 士子經察舉, 或經中正品舉, 或由學校出身, 皆須經主選機關提請皇帝任命, 方為國家文官; 主選機關須銓衡士子之資格, 再予選送天子任命, 此段過程, 稱為"銓選" (楊, 上, 142)
    • 自兩漢以下, 即一向以地方察舉及公開考試, 定為人民參加政治惟一的正途(錢穆, 2001, 102)
    • 初入仕途, 必經由察舉與考試。進入仕途後之升遷與降黜, 則全憑其實務服務成績而銓敘之。此項銓敘權, 不操於宰相, 而操之吏部, 但不操於吏部的長官, 而操之於其屬員----此考功課績之法, 遠始於漢代, 發展到唐代最臻精善 (錢穆,2001, 104)
    • 考課/考績升黜權, 交與吏部(錢穆,2001, 110)
    • 選拔人才的責任, 自漢至唐之辟舉, 交付與各級行政首長自行擇用其屬員, 考試權交付與禮部與吏部。宋代以後則專在禮部(錢穆,2001, 110)
    • 漢代是選舉而附帶以考試,隋唐則完全由考試來代替了選舉 (錢穆,2001, 274)
    • 唐代以前以察舉和荐舉為主, 唐以後以考試為主。察舉求善, 其缺點為重德而輕道德學問; 考試求真及求公平, 其缺點為不求道德 (劉, 2005, 10)
    • 除王室以外, 宰相及其以下, 縣令以上, 須取得進士資格, 才能任用 (劉, 2005, 124)
    • 籍貫在士子能否入學及未來參加科舉, 具有決定性, 因儒學學額科舉名額分配,都是依地區作考量(周, 2001, 27)
    • 漢至隋, 以選舉為主, 亦間用考試。唐至清, 以考試為主, 亦參用選舉(周, 2001, 111)
    • 由學校選拔人才, 是漢武帝興太學以後的事(周, 2001, 113)
    • 上古至南北朝, 選才標準以德為主, 德包括倫理關係, 及個人的人品。德能否分級並評第等高下, 有所疑慮, 因行為動機隱藏不見, 只能由外顯行為去推動, 又事關功名利祿, 以致誘使百姓, 造假做偽; 再加上主事者不公, 其弊更大, 最後不得不放棄此一方式, 轉向以才取士(周, 2001, 121-122)
    • 上古至南北朝, 選拔人才的方式與學校教育二者間不相銜接, 各行其是; 欲入仕者, 不必然入學; 已入學者, 不必然能入仕。因教士與取士分為兩途, 學校教育不易受到士子重視, 勢所難免。漢代,由太學試經而入仕, 只是多種入仕管道之一, 而非唯一, 且管道未必夠寬。魏晉南朝, 雖分設國子監與太學, 但世家大族子弟未必有意願入學, 因為入仕與否, 取決於中正官所評的等級, 而等級又決定於自己的門第高低。唐代入仕管道, 分鄉貢,生徒和制舉三途, 由鄉貢者, 不須要入學校。此種分途問題, 要到北宋才試圖去解決 (周, 2001, 122-123)
    • 科舉, 指設科目以舉士, 一般以為此制始於隋煬帝設進士科舉士 (周, 2001, 127)
    • 隋煬帝大業2年 (西元606), 設進士科策試諸士, 奠立了科舉取士的基礎
    • 隋代開創科舉制度, 唐代則進一步完備了科舉制度(部史, p4)
    • 科舉制度始於隋, 而盛於唐
    • 歷代以來, 儒家經書一直是科舉考試的主要內容, 但方式有所變化, 隋唐以帖經, 墨義為主, 其法側重記憶宋神宗廢帖經, 墨義, 改試經義, 原本希望士子能通經致用, 但因為經書注疏有標準版本的規定 (王石安之三經新義), 造成土子思想受限。明,清除規定解經的標準版本外 (四書集注), 更以八股文方式來試經義, 使回答的實質內容到作答的形式, 都受到限制。除經義之外, 策論一直都被採用, 出題範圍或重經史, 或重時務,或兼重之。至於雜文, 主要是詩賦, 唐宋重之, 但元以降便以經義為主, 文學不再受重視(周, 2001, 132)
    • 歷代以來, 科舉第一關鄉試, 全部錄取總額 (各區域加總),約在千人左右, 這些名額分配的原則, 大體採取"分區定名額" (解額)。只是地區大小, 由隋的州, 郡, 逐漸擴大到清代的省 (周, 2001, 139)。使參與下一階段會/省試的考生, 平均來自全國各地區, 且使各區域在政府機構中, 都有喉舌來保障其利益 (周, 2001, 140)
    • 第二關會試, 歷代每次總名額為200至400名間, 錄取率介於二成至五成間。分配名額的願則, 分歧較大, 且歷代不同。最初採擇優錄取→元代改按種族及地區雙重標準分配名額明代分南,北卷清代分省定額錄取。大體而言, 由擇優錄取, 演變為分區保障。地區大小,由明代北,中,南三大區, 縮小到清代的省 (周, 2001, 139)
    • 第三關殿試, 歷代總名額, 在宋英宗前, 則未固定, 按省試人數訂一定比例錄取。宋以降, 名額與省試同, 約200名至400名之間。名額分配原則, 均採擇優錄取, 不再分區配額保障---其理由為在鄉,會試已顧及地區利益的前提下(鄉, 會/省試, 已保障了各地區的利益), 殿試應公平地憑能力取才 (周, 2001, 139)
    • 上述鄉試, 會/省試名額分配原則, 歷代以來, 曾生爭議, (1)鄉試階段分區定解額問題; (2)會/省試階段逐路取人(分區定額)vs憑才取人(唯才是用)問題, 及南北卷問題(周, 2001, 140)
    • 明, 清之鄉試及會試錄取名額,主要根據下列四點原則訂定:1.視省的人小(人口),2參加應試人數多少, 3.各省市地區文化水平的高低,4.照顧偏遠地區, 保證有一定的名額 (周, 2001, 142)
    • 傳統考試的真正掄才大典, 乃為國家選用高級官員的任官考試: 唐,宋的省試, 明,清的會試(考試院, 1984:223)
    三代以前
    • 選舉制度, 在三代以前, 與世襲並重; 古代選舉限於士以下, 大夫以上乃是世官(世襲制)(楊, 上, 142); 士的上面有天子, 諸侯, 大夫各級 (士在大夫之下); 士的下面為平民(庶人)
    • 部族組織之首領由大眾公舉, 主持國政者為求政治整飭, 不得不引用下級分子, 鄉間的賢能及漸有升用於朝廷的機會(沈,6)
    • 古代舉士,皆出於學校; 考察德行優良之士, 以舉荐方式於王室備用 (劉, 2005, 12-13)
    夏,商, 周
    • 夏商周三代以學校取士; 三代之治, 以周代舉士的典則較為完備(沈,1)
    • 周代選士, 由鄉老及地方長官所興舉, 雖是賢能政治,但尚未構成嚴格的考試制度 (考試院, 1984)
    • 古代舉士,皆出於學校; 考察德行優良之士, 以舉荐方式於王室備用 (劉, 2005, 12-13)
    • 三代以選舉為取士之主要方法  (劉, 2005, 13)

    (沈,5-9)
    • 我國選士制度淵源於西周 (沈,13)
    • 鄉舉里選: 針對地方上的百姓,初由鄉舉里選, 繼由鄉大夫以鄉飲酒禮貢舉到諸侯或天子; 其評選人才的標準分為三等: 德行為上, 其次政事, 再次言語, 一律皆採平日的素行; 這些人才, 並不限定由學校出身, 但其造就和資望, 可能高於學校出身者, 故被選舉後, 往往破格錄用(沈,7)
    • 學校取才: 由為師者觀察學生德行道藝, 後舉之; 周代行封建,官吏世襲,貴族子弟多由學而入仕(沈,7)
    • 周代行封建, 官吏世襲, 貴冑子弟由官學而入仕; 此外, 針對地方上的平民, 則有貢士與賓興, 其理念為鄉舉里選(周, 2001, 112)
    • 周代, 政府官員的任用, 採取選拔與荐舉兩種方式, 皆來自學校(考試院, 1984,7 )
    • 西周取士, 主要係由學校選拔 (考試院, 1983, 3)
    春秋
    • 春秋戰國時代, 封建制度漸形崩潰, 舊教育制度漸破壞, 學校選士之制廢, 諸侯公卿養士之制起而代之 (沈,12)
    • 求才用人, 但憑游說, 無標準成規, 懲退臣僚, 假過去恩怨, 無一定法則(楊樹藩, 上, 2)
    • 西周學校選士之制廢, 諸侯公卿"養士"之制起而代之 (沈,12): 春秋時期養士之風出現, 戰國時大盛(有戰國四公子)。國君和貴族公子,,把才德兼備或者有某方面特殊才能的人才,招攬起來,養在自己身邊,時機適合時,就從中挑選人才,選派官職
    • 春秋時期劇烈的社會變動,一方面在社會上造就了一批具有特殊技藝的自由流動的「游士」,另一方面,諸侯公卿,大夫強族在激烈而複雜的政治鬥爭中多產生 一種「急難索士」的迫切要求。社會對有特殊技藝的「士」的大量需要,改變了「士」與各級統治者的原有關係。體現這一人際關係微妙變化的社會現象之一,便是 春秋時期養士之風的出現
    戰國
    • 戰國舉士, 各國君主多引用游士(沈,9), 另有諸侯公卿"養士"之制 (沈,12)
    • 周室東遷後, 春秋時期, 仍是世卿的局面。到了戰國,各國引用游士, 始開布衣卿相 (沈,13)
    • 戰國游士參政是無制度的(錢穆, 2001, 17)
    • 游士---非土著不安居 (錢穆, 2001, 238)
    • 秦有公開選賢試吏之制。選賢之外, 下級吏員則行考試 (楊, 上, 16)
    • 我國歷史上的文官制度, 則自秦朝開始
    • 秦朝統一六國, 廢宗周式的封建制度, 除天子世襲外, 宗室子孫不予封土, 丞相以下官吏, 皆選自間, --- 秦有天下, 廢除封建, 世官既已不存, 代之而有公開取士之制, 乃開考試之先河, recruit bureaucrats from the public through screening their qualifications
      (楊樹藩,1976).
    • 秦有天下, 廢除封建,世官既已不存, 代之而有公開取士之制 (楊, 上, 7)
    • 秦統一中國, 始以考試進用低級文官(考試院, 1984)
    西漢, 東漢
    • 人才儲備: 郎官制度
    1. 秦雖有郎官之設, 多至千人, 但惟掌守門戶, 出充車騎
    2. 兩漢則為人才儲備之郎官出宰制度, 中央的郎官, 可以出任地方的守令, 此一制度是經過演變而來, 並非設置郎官的本意為儲備人才 (楊, 上, 41-42)
    3. 這些守門戶, 充車騎的郎官, 可細分為: 議郎, 中郎, 侍郎, 郎中; 均輪值警衛, 郎官人數很多, 無一定員額, 各色人等都有, 成為人才薈萃之地, 包括, 以孝廉為郎者, 學術, 以貲為郎者, 功臣子或其家人, 皇親等(楊, 上, 42-45)
    4. 以優異的郎官, 出任地方長官,高至太守, 中為縣令或侯國相,下為縣丞,尉等官(楊, 上, 46) 
    • 選士制度(西漢及東漢):
    1. 漢代中央乃至地方官吏, 全由政府選拔任用, 在政治上無貴族世襲特權之存在(錢穆, 2001,12)
    2. 西漢政府已完全是一個士人政府(錢穆, 2001, 101)
    3. 士人政府---整個政府由全國各地之知識分子 (即讀書人)所組成(錢穆, 2001, 102)
    4. 中國所行的以賢能為標準來甄選政府官吏, 及儘量避免政治上親私作用的各種方法, 其中很多創始於漢代, 其方法包括: 察舉, 辟舉, 徵聘, 荐舉, 蔭任, 學校, 納貲等, 其中尤以察舉最重要(沈,13)
    5. 西漢承秦制, 官吏仍有剛直忠國之風 (楊, 上, 214)
    6. 漢儒重通經達用, 神化孔子, 來爭取政治領導地位(錢穆,2001, 170)
    7. 西漢學者來自農村, 過的是農村淳樸生活, 又多從下層政治實際事務中磨練(錢穆,2001, 171)\
    8. 博士設弟子員 (額定50人, 政府負有教育青年之責), 能通一經以上, 得補吏--自此漸有文學入仕一正途, 代替以前之廕任與貲選, 士人政府由此形成(錢穆, 2017, 上, 176-177)
    9. 士入入仕兩途徑: 地方察舉及中央(公府)徵辟(錢穆, 2017, 上, 208)
    10. 漢代舉才主要有二步驟: 1.先經國立大學一番教育 (太學生甲科直接任官中央; 乙科則回原故鄉為吏,後再視其於地方服務之實務表現, 經地方政府長官察舉再回中央任職), 或地方直接察舉(賢良或孝廉))→2.加以考試 (後來才另外加上考試, 錢穆,2001, 277)。唐代只專憑考試一項, 自不如漢代精詳(錢穆,2001, 277)
    11. 漢代先地方政府歷練, 再加以察舉  (錢穆,2001, 285)
    12. 東漢, 官風漸趨向清雅 (楊, 上, 214)
    13. 西漢政府採重農抑商政策, 規定商人子弟不得為官 (何, 2013,46)
    地方(郡國)察舉(西漢及東漢):
    1. 由天子詔書規定察舉 (楊, 上, 35-36)
    2. 兩漢察舉, 多根據鄉里毀譽/大多數人的輿論 (沈,46)
    3. 西漢高祖劉邦定天下, 鑒於秦代的孤立亡國, 漢高祖劉邦詔賢(高帝11年, 公元前196年,下詔求賢)為濫觴(西漢選士之始)(賢士大夫有肯從我遊者,吾能尊顯之), 欲招納賢良, 共同治國, 其一切政權, 願開放與天下賢者共之---此詔書之要旨,郡守所管轄的地方, 若確有賢良且具有德行者,必定要親自去勸他出來, 替他備車, 送他到相國府; 如有賢不舉, 則郡守應受處罰---此為漢代求賢的開始 (沈,14)(錢穆, 2017, 上, 177, 208)
    4. 西漢文帝二年 (公元前178年): 因日食故, 乃下詔舉" 賢良方正, 直言極諫"者, 設題指事, 選士方法較為進步---此為"對策","射策"的起源, 也是科舉制度的濫觴。文帝鼓勵士子上書言事;一般士子乃以上書的方法,藉以表現其見解和學識, 作為進身之階, 較由人推荐而出身, 更勝一籌(沈,14)
    5. 西漢文帝15年(公元前165年), 始親策"賢良",詔書指定應選者就四項發言: 朕之不德, 吏之不平, 政之不宣, 民之不寧;此為武帝後策試"孝""秀"之前身, 二千年來的"對策", 均沿襲此制(沈,14)
    6. 漢武帝元光元年 (134 BC)以後, 郡國必須定期荐舉人才為政府所用 (何炳棣, 2013, 11)
    7. 漢代經由察舉進入政府服務者, 其中大半為現任的低級官吏, 或官員的後代,及讀書人家的子弟。少數為布衣或非讀書人家庭出身 (何炳棣, 2013, 13)
    8. 漢代選士制度, 名目繁多, 沒有一定的規律, 往往因一時的需要, 或因時君的好尚, 即開設某科, 大體可以分為二類: 賢良方正(時間較先), 孝廉茂材(時間較後)
    9. 漢初, 詔郡國荐舉人才, 賢良方正(特科)與孝廉茂材(常科)二科並行, 西漢舉賢良文學, 則令其對策, 取其忠言嘉謨, 足以佐國, 崇論宏議, 足以康時, 故非試之以對策, 則無以盡其材(沈,21)
    10. 孝廉則取其履行, 而非資其議論(沈,21)
    11. 漢代察舉, 首重道德, 故後世稱漢代教育為德治時期的教育, 在上位者雖以此極力提倡,但行之一久, 不免弊病多, 竊名偽服, 矯揉造作之輩,以詐偽相尚, 貴人勢家請託 (沈,25)
    12. 兩漢察舉, 以賢良(特科)及孝廉(常科)二科, 得人最盛, 而孝廉的察舉, 常較賢良為難, 其變革也較多。(楊, 上, 34)
    13. 西漢得人,以賢良(特科)為盛; 東漢得人, 以孝廉(常科)為多 (劉, 2005, 17, 29)
    14. 賢良(特科)多已做官, 孝廉(常科)多未做官 (劉, 2005, 17, 29)
    15. 東漢之賢良方正(特科), 不如西漢多; 但東漢孝廉、茂材遠多於西漢 (東漢之孝廉之一科,尤為發達) (沈,25)
    16. 賢良方正(特科),被舉者以才為主, 如晁錯, 公孫弘, 董仲舒, 被舉者多為已入仕的現任官吏或州郡的屬吏。(周, 2001, 115-116)
    17. 茂才異等(特科), 被舉者以才為主。孝廉(特科), 被舉者以德為主, 孝廉被舉者多為未入仕者(周, 2001, 115-116)
    18. 當時社會風氣, 重視賢良, 輕視孝廉(錢穆,2001, 269)
    19. 賢良合於"直言極諫", "文學", "高第"諸科, 其取之也以"言", 故多加策試(楊, 上, 34)
    20. 孝廉兼有"茂材異等", "至孝", "篤行" 諸科, 其取之也以"行", 故重在考察(楊, 上, 34)
    21. 言采易見, 德行難知; 策試可憑, 考察難見----故不得不用公平客觀的考試方法以補選舉制度的不足, 故選舉法制的變遷, 即逐漸趨向於考試一途(楊, 上, 34)
    22. 東漢被察舉者須經鄉評, 而主持者多為當地望族大姓, 其因反對當權者, 而被譽為清議名士。地方官在察舉士人時, 常為名士的評議左右; 後期影響日深, 察舉實為各地名士所把持, 使世族子弟連連得舉(周, 2001, 117)
    23. 東漢章帝時, 恢復"四科辟士"之法, 有似考試分科的雛型(楊, 上, 34)
    24. 東漢和帝時, 按人口比例為察舉的標準, 有似考試名額的雛型(楊, 上, 34)
    25. 東漢順帝時, 從左雄(132AD)的建議, 郡國舉孝廉限年40歲以上, 並加以考試---似於考試年齡和筆試科目的雛型(楊, 上, 34)
    26. 初以孝廉之選, 應者寥寥--- 故有逐歲察舉制度(楊, 上, 34)
    27. 因郡國守相之察舉,不明真偽---故有四科辟士(章帝)(楊, 上, 34)
    28. 因察舉額不均---故有按人口分配制度(楊, 上, 34)
    29. 因郡國舉孝廉, 率取年少報恩者, 耆宿大賢, 多見廢棄---故有限年齡制度(楊, 上, 34)
    30. 起初孝廉被舉, 即任官, 多取虛聲; 後變為孝廉先選舉後考試, 非以自由競爭的方式入選 (因須先由郡國太守察舉)(楊, 上, 34-35) (沈, 45)
    31. 地方長官採酌社會輿論, 鄉土物望, 來選舉人才, 為官選(錢穆,2001, 270) 
    常科: 孝廉、茂材
    • 孝廉、茂材原本為兩類, 最初均非常制(沈,18)
    • 漢武帝時始定孝廉按籍歲舉 ; 東漢光武帝時, 始定茂材亦按籍歲舉; 此後即經常辦理, 謂之"歲舉", 亦稱為"常科"(沈,19) 
    • 漢代正式實行察舉制度,是在漢武帝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
    • 西漢初之孝廉、茂材被舉人士, 一被舉即拜/任官, 有選無試, 只能謂之荐舉, 漸發生流弊, 須另設法補救, 東漢尚書令左雄(132AD)提議, 郡國荐舉孝廉後, 即加以甄/考試, 此為考試制度之濫觴(沈,26-27)
    • 孝廉、茂材二者, 均不須經策試, 察舉後直接任官, 但其性質不同。孝廉重其孝行廉風; 茂材重視才幹或節義(楊, 上, 24)
    • 孝廉、茂材察舉者之資格: (1) 外官(州牧, 郡國守相), (2) 內官(三公, 光祿, 中二千石, 監御史, 左右將軍) (楊, 上, 28)
    1.孝廉
    • 最初非常制,不定期,  後為常科
    • 孝子, 廉吏, 重德行, 不重才能(錢穆, 2001, 269)
    • 漢武帝(議始於董仲舒)初令郡國舉孝,廉各一人(舉孝, 興廉係屬兩事), 為漢室舉孝廉之始--目的為朝廷設意獎勵孝廉風氣(沈,19)(錢穆, 2017, 上, 177, 208)
    • 漢代正式實行察舉制度,是在漢武帝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
    • 漢武帝時始定孝廉按籍歲舉, 此後即經常辦理, 謂之"歲舉", 亦稱為"常科"(沈,19)
    • 孝廉為孝子廉吏之簡稱, 舉孝, 興廉各為一科, 其所獎勵, 專在德行--朝廷銳意獎勵社會增進此種良好風氣 (沈,21) 
    • 孝廉重在具有實行 (沈,21) 
    • 西漢時, 察舉孝廉,無多大限制; 一經察舉,即直接任用為官吏, 不須再經策試(楊, 上, 17)
    • 孝廉之選, 每歲一次, 選後不必對策, 即可任用, 論理則被舉者應該很多; 但文帝,武帝時, 被舉人很少, 可見當時察舉孝廉異常認真, 不能隨便推荐(沈,24)
    • 兩漢孝廉一經察舉, 不論其是否為現任官吏, 除一部分任為郎官外,大多數任為縣令長, 或侯國相, 縣丞,尉等官--以孝廉出身為地方基層行政官吏,其可以身作則, 化導百姓。(楊, 上, 22)
    • 孝廉察舉的弊病: 西漢時, 尚稱光明, 一到東漢, 弊病百出: (1) 廉吏的荐舉漸趨浮濫--漢初立意, 廉吏應出於鄉官小吏; 如非有真正才學, 不足以應舉朝廷/天子之詔舉, 故郡縣率不樂舉, 而求應此選者亦少, 有些郡國迫於功令之嚴, 乃荐舉大吏充數。(2)又朝廷意在獎進小吏, 但郡國常以大吏充數,敷衍塞責; (3) 專門察舉年輕者, 希望被舉後, 能知恩圖報 (故東漢順帝限制為40歲);(4) 被察舉者, 偽飾竊名, 企圖倖進; (5) 每舉孝廉,京師的貴戚顯宦請託, 明哲保身的郡太守, 只有順從求全; 耿直守正的太守, 不免遭受中傷; (6) 孝廉之名, 既然由人情請託而來, 不僅得不到真正孝廉之士, 且真正孝廉者, 便恥其名, 有被察舉而不應者 (沈,22-23) (錢穆, 2017, 上, 177, 208)
    • 郡國舉人多半先進郎署, 自後再轉入仕途。漢代郡國一百餘, 若按年察舉一孝子, 一廉吏, 即每年有被選人二百以上進入郎署, 不到20年, 郎署充斥, 政府用人既先從郎署選拔, 郎署人多, 即不再須外求, 於是賢良及奇才異能各項不定期選與臨時選自會逐漸稀疏, 只有按年定期選舉孝廉一項, 遂成為漢代入仕唯一途徑, 此項演變, 到東漢時始確立(錢穆, 2001, 270)
    孝廉名額及人才分布問題
    • 最初分配的標準是以郡國為單位, 每年每地一人(周, 2001, 114-115)
    • 漢武帝規定郡國舉孝廉制度, 但當時大郡人口50或60萬人, 舉孝廉二人; 小郡人口20萬並有蠻夷者亦舉孝廉一人。
    • 漢武帝時, 按人口數多少,分級定名額: 郡國人口20萬以上歲察一人, 40萬以上歲察二人,60萬以上歲察三人, 80萬以上歲察四人, 100萬人以上歲察五人, 120萬人以上歲察六人。不滿20萬人口, 二歲察一人; 不滿10萬人口, 三歲察一人(周, 2001, 114-115)
    • 東漢初 (光武帝), "茂材", "孝廉"定為歲舉, 每年察舉人數太多 (不明真偽, 流弊) (沈,22)(錢穆, 2017, 上, 209-211)
    • 東漢時, 基準改變, 大郡人口50,60萬歲察二人; 小郡人口20萬并有蠻夷者, 歲察二人(周, 2001, 114-115)
    • 漢代郡國選舉, 到東漢時究已為唯一入仕之正途, 流弊自不能免; 於是政府乃不得不逐步加上了限制, 最先為限額(每一郡國戶口滿20萬以上者, 得察舉孝廉一名; 40萬以上者2名; 百萬以上者5名; 不滿20萬者, 兩年一名)→ 後又有限年齡, 非到規定年齡者, 不得膺選→後又復加以一度之考試(吏部考試, 左雄創定), 以檢覈被選舉人之相當學養。如是, 孝廉二字, 遂完全成為當時一種獲得參政資格之名號, 與原來獎勵孝子廉吏之意義不復相應(錢穆, 2001, 271)
    • 東漢時士人政府制度更加嚴密, 按全國各個行政地域單位, 憑其戶口統計, 每20萬人按年得選舉一人入政府。又防止選舉不實, 有權門請託及徇私舞弊諸現象, 再由政府在各地選舉後, 再加一番考試。(錢穆, 2001, 102)
    • 人才的地區分布問題在東漢中期即已出現, 東漢郡縣向中央推舉孝廉, 名額越來越多, 已不得不加上種種限制(如下數項); 首先所謂孝廉包括兩個主要範疇: (1) 諸生: 即入太學, (2) 文吏: 擔任法律, 文書之類的職務。此大概為參考西漢太學考績分甲乙科, 補郎, 吏的辦法逐漸演變而成 (余, 2007, 233)
    東漢和帝: 依人口比例限額
    1. 改按戶口數目多寡(人口比例)舉孝廉, 俾撫慰邊陲, 調和文化, 使人人有平均參政機會  (沈,22)(錢穆, 2017, 上, 209-211)(楊, 上, 18)
    2.  和帝時,孝廉變成察舉惟一項目, 依各郡國人口數為定額察舉: 郡國口二十萬以上歲察一人,四十萬以上二人,六十萬三人,八十萬四人,百萬五人,百二十萬六人;不滿二十萬,二歲一人;不滿十萬,三歲一人  (沈,22)(錢穆, 2017, 上, 209-211)
    3. 東漢和帝時,邊郡及內郡即按人口比例分配孝廉
      1. 邊郡「十萬以上歲舉孝廉一人,不滿十萬二歲舉一人,五萬以下三歲舉一人」
      2. 內郡「二十萬口歲舉孝廉一人,四十萬二人,六十萬三人,八十萬四人,百萬五人;不滿二十萬二歲一人,不滿十萬三歲一人」
    4. 東漢和帝以為不均, 永元五年 (86AD), 郡國20萬人口歲舉一人, 40萬人口歲察二人, 60萬人口歲察三人, 80萬人口歲察四人, 100萬人口歲察五人, 120萬人口歲察六人。94 AD進一步規定,邊郡人口10萬以上歲察一人, 不滿10萬二歲察一人, 人口5萬以下, 三歲察一人---此法較內地為寬---優點: 顧及地方平衡發展, 缺點: 各地人才的水準不一, 分區保障名額造成各地所舉之士, 程度參差不齊, 因保障名額保護,程度差者, 亦能被舉  (周, 2001, 114-115)
    5. 東漢對孝廉制之限制---推舉名額須與人口成比例: 東漢和帝(西元89-105年), 20萬人口以上的地區,每年可舉孝廉一名 (例如大郡百萬人口每年可舉五名, 小郡不滿20萬人口則每兩年舉一名), 邊郡減至10萬人口可舉孝廉一名(表朝廷對邊郡特別關懷)。俾使全國各地區的士,平均地進入統一帝國的權力系統, 使孝廉的察舉成為政府與整體社會之間的一條通道。(1)孝廉每年從各地走進政府, 使朝廷在重大決策方面不致過於偏向某些地區的利益, (2) 每一地區的特殊困難和要求, 也可由所舉孝廉直接反映於朝廷之上, (3)孝廉將大傳統中的基本價值傳播到各地, 特別是文化,經濟較落後之偏遠地區。----宋以後的科舉制度仍不得不繼續採用此基本原則 (余, 2007, 234-235)
    6. 東漢和帝時, 限制內郡各以人口20萬歲舉一人為比例, 不滿20萬二歲舉一人, 不滿10萬三歲舉一人。邊郡則有優待, 人口10萬以上歲舉一人, 不滿10萬二歲舉一人, 不滿5萬三歲舉一人(劉, 2005, 32)
    7. 東漢和帝時, 邊郡按郡國戶口數目多寡, 分配孝廉名額: 10萬人以上歲舉考廉一人, 不滿10萬二歲舉一人, 五萬以下三歲舉一人。中原之地, 因文化發達, 故郡國20萬人歲舉孝廉一人, 40萬二人, 60萬三人, 80萬4人, 百萬5人, 不滿20萬二歲舉一人 (考試院, 19894, 123)
    • 為何孝廉之察舉須按人口比率?---除求均外, 更因孝廉一經被舉,不加策試即可任官,且孝與廉在程度上, 並無嚴格要求。又不似茂材須有超人之節義作為顯著之標準, 故孝廉之舉易流於濫, 故不得不在人數上限制(楊, 上, 19)
    • 為何東漢對察舉孝廉增加限制, 而西漢察舉孝廉無人口比率之限制: (1)西漢孝廉之察舉, 多屬現任官吏被察舉而升遷, 故不發生官吏員額膨脹問題, 故不須限制; 且西漢因多現任官吏被察舉而升遷, 這些現任官吏, 學能已達適當程度, 其少數非現任官吏被察舉者縱不加限制, 問題尚不嚴重。(2)東漢孝廉多為非現任官吏而被察舉者, 故生員額膨脹問題; 東漢因多屬非現任官吏被察舉者, 倘無學能, 只憑孝行廉風實難應付國家政事, 故不得不加上適度的限制 (楊, 上, 20)
    東漢順帝(公元125-144年): 限年齡乃加筆試
    • 郡國舉孝廉須為40歲以上, 且有學能之限制: (1)因依人口比率選拔孝廉,由於戶口逐年增加, 名額也必逐年增多, 政府難以容納; (2) 之前不論才識, 不限年齡, 可能目不識丁者, 年幼者, 也可當選, 這樣的人,如何執行國家公務; (3)加上年齡及學能限制, 可避免浮濫; (4)另規定侍中, 尚書, 宦者子, 不得被察為孝廉,因這些人居於天子近側, 權勢太重, 若其關照郡國關說,易被察舉成功(但此一限制, 當時未能收效, 因這些權貴階級, 縱不親自請託, 郡國趨炎附勢, 仍不免察舉之) (楊, 上, 19-20)(錢穆, 2017, 上, 209-211)
    • 被察舉者之消極資格: (1) 吏600石以上者,不得舉為廉吏(宣帝時規定), (2) 侍中, 尚書, 中官的子弟, 不得舉為孝廉(桓帝時規定), (3) 年齡以40歲為最低限, 但有茂材異行者, 不拘年齡(楊, 上, 28-29)
    • 西漢初之孝廉、茂材被舉人士, 一被舉即拜/任官, 有選無試, 只能謂之荐舉, 漸發生流弊, 須另設法補救, 東漢順帝(公元125-144年)尚書令左雄提議, 郡國荐舉孝廉後, 即加以甄/考試, 此為考試制度之濫觴(沈,26-27)。左雄改制, 反對者多(反對者認為孝廉本為選德, 現變為試文, 捨本逐末, 人才日敗); 然而事實上, 改制後收到良好效果(沈,27)---西漢的賢良, 孝廉二科, 同歸入歲舉,統以孝廉之名→此制不廢主觀的察舉, 兼用客觀的考試 (沈,27)
    • 東漢順帝(西元132年), 尚書左雄加上二個限制: (1) 孝廉限年齡在40歲以上, (2)孝廉在地方官荐舉後, 至京師還必須通過考試---已具備隋唐以下科舉制度的基本形式。明, 清時代社會都稱舉人為孝廉, 即由此而來---因為東漢孝廉只有通過中央考試以後才能取得與後世進士, 明經相等的地位。漢代設孝廉一科, 以道德操行為重, 但道德操行無法由考試來決定, 故最後只能轉而以知識才能為取才的唯一客觀標準 (余, 2007, 234)
    • 孝廉之選, 在西漢初年, 非常慎重。自東漢左雄改制後, 有下列弊端: (1) 郡國牧守畏法, 恐所舉不賢, 因而受連帶的罪名; 或因囑託者多, 顧此失彼, 開罪於人, 故寧願奉詔不舉, 放棄察舉權, (2) 迫於功令之嚴, 不敢不舉, 姑舉容悅軟滑之流, 以圖塞責; 或選門閥貴冑, 藉以交歡當道, (3)專舉少年, 俾期未來能報恩, (4)迫於清議, 不敢自為衡鑒, 專取虛聲譁眾之士, 以邀舉避謗於奔競浮囂之徒, 結果造成黨錮之禍(楊, 上, 31)
      2.茂材
      • 茂材原名秀材, 因避東漢光武帝的名諱, 改秀為茂, 等級較孝廉為高, 有如後世之進士(沈,23)
      • 孝廉、茂材二者, 均不須經策試, 察舉後直接任官, 但其性質不同。孝廉重其孝行廉風; 茂材重視才幹或節義(楊, 上, 24)
      • 茂材須有超人之節義作為顯著之標準(楊, 上, 19)
      • 西漢時, 茂材多為現任官吏而為察舉者, 雖有非屬現任官吏, 但已有任官經歷, 被舉者, 多任地方官之縣令長。東漢茂材之選, 原則上固為現任官, 但已有一部分非現任官而被察舉者, 至於任命, 與西漢同 (楊, 上, 25)
      • 孝廉、茂材二科, 在西漢為各別舉行察舉。東漢初年, 茂材一科, 始與孝廉按籍而徵, 同入歲舉之列(沈,24)。東漢光武帝時, 始定茂材亦按籍歲舉; 此後即經常辦理, 謂之"歲舉", 亦稱為"常科"(沈,19)
      • 東漢初 (光武帝), "茂材", "孝廉"定為歲舉, 每年察舉人數太多(不明真偽, 流弊); 和帝時,孝廉變成察舉惟一項目(錢穆, 2017, 上, 209-211)
      • 茂材由現任官中選舉, 因其有行政經驗, 再加其有特殊表現, 察舉之後, 任為地方之縣令長, 則不致發生問題。倘無為官經驗者被察舉, 逕任為縣令長, 縱其有亮節之品格, 未必能將國政事處理妥當, 便發生行政上的問題。(沈,26)
      • 東漢茂材之舉, 人數既多, 但非屬"能顯" "而當授之政事" 則少數有真才實學之士, 不願與這些平庸之人為伍, 不願被察舉 (沈,26)
      • 到靈帝時, 孝廉、茂材之察舉情形更壞, 被察舉之孝廉、茂材當任官時, 皆應出錢,不交錢則不能遷官; 這些人既花了錢, 其必然向地方搜括以資補償, 乃貪污舞弊 (沈,27)
      • 茂才異等, 舉荐者為地方的州郡官員, 被舉荐者吏民均可(周, 2001, 114)
      特科: 賢良方正 -- 目的為朝廷特意延訪人才,諮詢政事
      • 賢良---傑出人才(錢穆,2001, 269)
      • 賢良方正始於文帝二年(178BC), 負責舉荐者為諸侯相以上的高官; 被舉荐者, 資格不限甄甄選方式是對策或射策(周, 2001, 113-114)
      • 賢良一科多徵已仕, 鮮及布衣, 其策試求言, 多因天災時變而起 (楊, 上, 34)
      • 立制初意,似訪戰國時代招賢, 於世胄貲選以外,別開一格, 由諸侯王, 公卿, 郡國選送的人才, 經天子策試者, 謂之特舉或特科, 或制科 (沈,15)
      • 詔舉時間, 並無規定(此制無一定期); 被舉者之資格,亦無限制; 尤其國家遇有天子即位,祥瑞或災異時, 朝廷用詔舉方法, 囑政府各部內外長官, 各就所知, 列名推荐, 網致賢能 (漢代皇帝都相信災異之來, 乃上蒼對其治理人民德薄能鮮之警告) ,例如,文帝二年 (公元前178年): 因日食故, 乃下詔舉" 賢良方正, 直言極諫"者。(沈,15)(錢穆,2001, 269)
      • 後來每逢國家有大事發生, 皆特別下詔, 令公卿,郡國舉賢良者,天子親子策試, 以定高下。(沈,15)
      • 若有其他任使者,皆特別標明其目的, 例如: (1)若需用外交人才, 則詔舉"能使異域絕國者"; (2)若需用軍事人才, 則詔舉"通孫吳兵法曉軍機者"; (3)明當世之務,習先聖之術, (4)文學高第, (5)明陰陽災異者, (6)勇猛知兵法者, (7)其他具有奇才異能之士, 皆特別詔舉---後代的制科, 即沿襲此種制度而來(沈,15)
      • 賢良被察舉者,都為現任官吏, 或已有為官之經歷者 (沈,27)
      • 西漢被舉賢良文學者: 晁錯, 公孫弘, 董仲舒。東漢被舉賢良文學者:
      • 賢良設有對策的制度 
      • 賢良之舉, 兩漢原則上須經對策後任用, 但尚有一部分不須策試, 而直接任用 (逕行任用為行政官)---視皇帝詔定而定, 若皇帝詔書特定舉賢良對策, 則郡國奉詔察舉促請至京師對策; 如無特詔, 則一經察舉, 可直接任官 (沈,27-28)
      • 經對策後任用: 西漢時, 有"賢良方正"之對策, 及"直言之士"之對策。東漢有"賢良方正"之對策, 更另立"有道之士"之對策一科
      1. 賢良方正之對策: (1) 西漢時, 被察舉對策者, 現任官吏或曾任官吏者為多。東漢時, 被察舉對策者, 以非現任官吏為多。(2)策試後, 若成績優秀, 則任以掌論議或諫諍之官 (不須經對策而逕行任用者, 擔任行政官)--因掌論議或諫諍之官,必須有足夠之見識, 否則無從論議或諫諍, 故舉行策試, 察其能否。(3)對策成績較差者, 只能任一般的郎官(只是護衛宮省); (4)對策不中者, 則不予官, 其自行辭去(沈,27-29)
      2. 直言之士之對策: 如認合格, 任以論議之官; 多以現任官或曾任過官吏者充之(沈,29)
      3. 有道之士之對策: 西漢時, 無有道之士之察舉, 到東漢始增加有道一科; 有道意指有道術者(明習圖籤占象者), 因光武, 明, 章帝喜好圖緯故 (沈,30)
      4. 兩漢策試之內容, 多屬就當世之要務, 加以策問, 答的好, 天子便授以官職(沈,30)

      中央(公府)徵辟
      • 中央(公府)徵辟(辟召):高才重名者, 亦朝廷聞其名, 直接辟召; 東漢公卿, 尤以辟士為高; 此制度使在野之聲名, 凌駕於在朝的爵位上, 政府得挾此自重, 與王室相抗(錢穆, 2017, 上, 208)(錢穆, 2017, 上, 210-212)
      特種選舉
      • 兩漢舉士, 除上述察舉直接任用, 或經對策後任用二者外, 尚有特種選舉 (天子依時局所需, 規定特別名額,另臣下辟舉, 然後官之。(1) 四科之辟 (西漢武帝所設, 按四科取士; 東漢並無是項規定); (2)四行(兩漢均有四行之選): 質樸, 敦厚, 遜讓, 有行義; (3) 明經(兩漢均舉明經, 明習經書者); (4) 明習兵法, 堪任將帥者(武官之選) (楊, 上, 33-35)
      射策
      • 秦無射策取士之法。兩漢選拔人才, 除察舉外, 另有射策的方式, 與對策不同 (楊, 上, 37-39)
      1. 對策: 顯問政事或經義, 顯問以政事, 內容, 深度較難, 故合格者任言諫之官
      2. 射策: 默取題目解釋其疑難, 問經書之疑義, 內容, 深度較淺, 故合格者, 充其量只能為郎官
      • 射策取士之途, 乃為非現任官, 勤學之士所開的入仕門徑
      • 西漢時針對遠方州郡自修之士和接受私學(私塾)教育者, 欲入朝為官,可參加射策, 由郡國貢至京師考試/射策 (郡國明經科), 分甲,乙科,授官和太學生補官考試及格者略同(西漢時,甲科及格者任郎官, 乙科及格者任太史掌故) (楊, 上,38) (沈, 39)
      • 東漢時, 對一般從事私學者, 已無直接射策之規定, 得射策者, 只有太學弟子 (楊, 上,39)
      魏晉南北朝
      • 東漢士族地位之獲得, 本由當時的察舉制度
      • 東漢的累世經學, 即為造成門閥之一因, 但到門閥一旦長成, 學校與考試制度即不重要, 難於存在 (錢穆, 2017, 上, 351)
      • 曹魏, 晉, 南朝 (宋, 齊, 梁, 陳), 北朝 (北魏, 北齊, 北周), 隋統一後, 仍存察舉之制(賢良, 孝廉等) (楊, 上, 7, 111-122) (沈, 60-64)
      • 魏晉南北朝, 舉士制度原因襲漢制, 但當時門閥之風特盛, 狄夷亂華, 武人專政, 漢代察舉制度成為具文(沈,22)
      • 東漢末察舉多基於虛名, 且德行多出於矯偽, 以致曹操僅注意才能, 而忽視德行, 明言廉士不足用(沈,46)
      • 九品官人制下, 察舉制並未廢, 屬於多種入仕管道之一, 只是受重視的程度不及九品官人法 (周, 2001, 117)
      • 三國混亂之際, 地方與中央失去聯繫, 交通不便, 許多地方政府, 無施政實務權力, 人士流移, 考詳無地 (無法考之於鄉里之名譽; 易為矯偽者所欺蒙; 兩漢察舉, 多根據鄉里毀譽/大多數人的輿論), 選舉制度, 遂告崩潰。政府用人漫無標準, 用兵既久, 人材由行伍雜進, 兩漢文治精神所託命之州,郡察舉制, 一時逆轉, 倒退為秦,漢初年之軍功得官, 為挽救此種情況, 曹魏文帝(曹丕)之吏部尚書陳群(公元220年)提出"九品官人法"(施行將近400年)---朝廷用人委由尚書決定, 然尚書不能/無法審核天下人才士庶, 但又不願漫無標準, 一切委由軍隊或私人關係決定, 故乃委由"中正"決定等級(共九等)。九品中正法初為軍政狀態下一時之權宜之計(錢穆, 2017, 上, 347-348)(沈,46, 53-54)
      • 州置"大中正", 郡置"小中正" (自漢末設置州牧, 州在郡之上), 中正的人選, 必以當地具有德望者為之。先在當時任職中央政府, 德高望重者中, 由各州郡分別公推大中正一人(大中正為中央官的兼職; 因亂離之際, 人才多流亡集中在中央政府附近, 地方長官不克行使選舉職權, 而大中正在中央, 方便就近訪察)(另一說法: 由中央指定各地域之"服務中央政府官吏"中之性行中正者, 採訪同鄉輿論, 開列各地區人才, 造成表冊, 送政府作為錄用之根據; 錢穆, 2001, 102)→在大中正之下再選派小中正(小中正須為本地人,俾熟知本地各人才)。 (沈,47)(錢穆, 2017, 上, 347-348) (錢穆, 2001, 272)
      • 中央發出一種人才調查表 (此表將人才分為九品), 由各郡小中正各就其所知之人才(無論已仕或未仕, 品第其人才), 匯報至該州之大中正; (2)大中正予以核實(根據鄉評/鄉邑清議), 將人才定品級與進退, (3) 大中正再向司徒提報, 司徒再核, (4) 然後付尚書(吏部)選用/憑冊任用(錢穆, 2017, 上, 347-348) (沈,47) (錢穆,` 2001, 272); ps.禮部掌考試, 吏部掌任用
      • 中正簿上, 亦將已居官/已仕者予以品評, 目的為將當時濫用不稱職者,予以清除(沈,54)
      • 中正官根據士人的狀與品, 來評定其品級。狀指行狀, 中正官對士子的言行德才做出評語。品昰指士子出身門第, 中正官須調查士子牒譜, 父祖資歷, 任官經歷, 爵位高低 (周, 2001, 119)
      • 九品官人法仍保留漢代鄉舉里選的遺意(沈,48)
      • 九品官人法重視德行, 鄉里之清議  (沈,54-55); 九品官人法以品行與道德名望為主要標準(劉, 2005,10)
      • 任中正者, 難免因各人性格不同, 以致評定等第有寬嚴的差別(沈,48)
      • 任中正者, 往往濫用職權, 欲入仕者乃致力奔走中正之門(沈,49)
      • 九品官人法本欲使官人之權不操在下面, 但各郡中正皆操管轄區內所有人之品狀(品為在籍之履行, 狀為居官的才能和績效), 如此一來, 郡中正可一手包辦士庶已仕及未仕的品級, 造成在下面的小中正持有官人進退的權柄(沈,57)  (錢穆, 2017, 上, 348-349)
      • 中正官掌握大權, 愛憎由己--原本中正官應只有品評人物與選官之權, 任官之權在吏部, 但吏部任官標準是參照中正官品評的結果來決定, 以致中正官得以左右官吏的任命(周, 2001,120)
      • 州郡皆置中正官, 既掌選舉, 又握考績 (楊, 上, 7)
      • 居官者之才能和績效, 州郡中正勢不能一一親自考查, 僅憑手下人的陳報, 不足以為憑(沈,57)
      • 對於士子, 僅憑其在籍的履行和在官的績效, 對學術不加以聞問, 則世族大家的白丁, 較寒門鴻儒, 易獲進身之階(沈,57)
      • 州郡中正以一人之耳目, 網羅全境人才, 乃不得不憑其門第, 兼採虛譽(沈,57)
      • 九品中正法與州,郡察舉相異: 
      1. 州,郡察舉之權在地方官, 故士庶求出身者, 於察舉制度下必須歸於地方。而州之大中正則為中央官之兼職,  故士庶求出身者, 須奔集中央 ---九官中正法本因為人才不在鄉里而創訂 (因亂離之際, 人才多跑到/集中在中央), 但變成促使人才永不反歸鄉里(因定等級之大中正為中央官之兼職, 大中正本人在中央, 不在鄉里)  (錢穆, 2017, 上, 348-349)(沈,57)
      2. 九品官人法下, 全國各地人才, 多必奔湊中央,廣事交遊, 博取名譽, 希望得到中正好評---失卻漢代安心地在地方政府下懇切服務之篤實精神(錢穆, 2001, 273)
      3. 九品官人法, 本欲使州,郡察舉只是士人進身之初步, 至於以後官職之升降, 與察舉無關。九品中正於各本州人士, 無論已仕, 未仕, 皆以入品, 如是則官位之升降, 非基於居官服務之成績, 而操於中正之品狀 (品為履行, 狀為才能/績效) 原則上, 中正能夠定"品", 但無法知"狀", 狀應於入仕後, 另有考課/考績之法; 但今品,狀均由中正決定 ---九品官人制創立之初意, 本欲使官人之權不操於下, 但結果變成由在下者決定官人進退。 (錢穆, 2017, 上, 348-349)
      4. 漢代選舉, 只舉未入仕者。九品中正之名冊, 不論已仕未仕, 全部列入, 則有未經實際政治磨鍊之名士, 品第在上中高級, 存心一躍登高位, 不願再從下級實際政治上歷鍊, 易長其浮競虛華之風氣(錢穆,2001, 272-273)
      5. 漢代用人選舉與銓敘分開, 選舉僅為入仕之途, 必待其正式入仕後, 再憑政績, 由政府銓敘部升黜。九品官人法則全憑中正名冊, 此項冊籍, 每三年改換一次, 名譽佳者升, 名譽劣者降, 吏部憑之遷黜, 如此人人騖於外面虛譽; 在職位上服務成績甚差者, 反有虛譽美名; 埋首服務, 實際政績雖佳, 但因不為中正所知, 反遭降黜 (錢穆,2001, 274)----魏晉以下人, 全務清談虛名, 不能像漢代吏治尚厚重篤實   (錢穆,2001, 273)
      6. 起初, 中正官僅評定入仕者或升任者的德行, 決定品第, 達於尚書, 由尚書擔任銓敘之責任。後來, 中正官干預銓敘, 侵越了尚書的職權。如此, 尚書對官吏的考績事宜, 便不經由該官吏之隸屬長官,而由閭閻之議決定, 而閭閻之議操之於中正官之手裡, 故熱中入仕者, 奔走於中正官之門(劉, 2005, 43)
      7. 州,郡察舉每年不過數人, 故易識別。中正品狀, 同時網羅全境人才, 難以周悉人才實情, 於是只憑門第,兼採虛譽 (鄉評/鄉邑清議), 上品無寒門, 下品無勢族, 高門華閥, 有世及之榮; 庶姓寒人, 無寸進之路 (錢穆, 2017, 上, 348-349)
      8. 西晉統一後, 有人提議九品中正本為三國軍政府時代之權宜辦法, 今天下復歸一統, 應將察舉權交還給地方長官, 取消"中正" (職位, 沒有必要再設置中正)。然而當時世族門第之勢力已成, 九品中正制為世族門第安立一個制度上的護身符(錢穆, 2017, 上, 350)
      9. 隋統一後, 鑑於九品中正流弊甚深, 乃以歲貢, 特科(如唐之制科)取士, 而省中正 (楊, 上, 131)
      • 隋煬帝大業二年(606年), 始置進士科, 策試諸士, 奠立科舉取士的基礎, 開唐代科舉考試的先河 (沈, 87)
      • 煬帝大業二年, 置進士科, 士子投牒自進應試, 為我國公開舉行考試之始(考試院, 1984)
      • 進士科創立於隋大業二年, 一直延續到清光緒30年 (1904) (何, 2013, 15)
      • 策試之法, 從漢代開始, 歷魏晉南北朝繼續存在。不同點在於: (沈, 87)
      1. 漢, 魏晉南北朝的選士, 先由州郡保舉, 然後由朝廷策試---選舉與考試並行
      2. 隋選進士, 州郡策試於前, 朝廷策試於後---純粹舉行考試 (沈, 87)

      • 唐沿隋制, 但在制度上, 較隋更完密, 分貢舉(常科)及制舉(特科)(考試院, 1984) 
      • 隋, 唐科舉,每年舉行一次(考試院, 1984)
      • 唐代開科取士的動機主要有三: 1.透過公開的競爭管道選拔民間優秀人才擔任官吏,2.籠絡知識分子, 3.打擊原有的豪門世族 (周, 2001, 142)
      • 唐初考試有以下數類: 秀才 (才能不凡之士), 明經 (飽讀經書之士), 明法 (法務事務熟練之士), 明書 (書法高明之士), 明算 (算術精通之士), 進士 (高級學者, 西方視之為文學博士)。除了最後的進士一科外, 皆可上溯漢代 (何, 2013, 15)
      • 唐代貢舉有秀才, 進士, 明經等12科之多(考試院, 1984)
      • 秀才科,標準訂太高, 只有少數高才博學傑出者才可應試。明算, 明書,明法三科, 因為太專門, 而不能作為主要登進的途徑。明經科重機械式記誦(較容易, 努力可達到), 進士科重創作 (文學創作, 即詩賦, 須要富想像力,非努力即可達成) (何, 2013, 15)
      • 唐初開科目甚多; 後來, 士子所趨向者, 只有明經與進士兩科; 前期明經較受重視, 後期以進士科尤貴 (最難考取) (周, 2001, 127)
      • 隋及唐初, 只經由中央考試一次, 便可及第。至唐憲宗制詔親試, 遂有殿試之舉(考試院, 1984)
      • 最初, 唐代科舉只有鄉試與省試兩階段, 雖有殿試之名, 但無其實。省試及第只是取得任官的資格(資格考), 不能直接授與官職, 必須再通過吏部考試後始得任官; 吏部考試較省試更為艱難, 往往是八九人爭一官 (周, 2001, 128)
      • 唐代教育, 考試分途發展, 太學出身和進士公開競爭屬於兩事, 以考試代替了漢代之選舉(錢穆, 2001, 249)
      • 唐代用人, 不全憑考試, 仍有學校出身一項。社會重視考試, 甚於學校, 故學校制度漸不為人才所趨向
      • 武后時期開始, 士子重科舉輕學校。之後, 由於科舉制度本身的弊端, 及對學校教育負面的影響漸漸浮現, 唐玄宗為改變當時士人重科舉輕學校的態度, 於天寶12年(753AD), 下令罷鄉貢---有科舉制度後, 首度試圖廢科舉, 而以學校教育取代之, 可惜無功而返 (周, 2001, 158)
      • 唐制有禮部試(資格考試, 測驗知識程度, 甄別才能)及吏部試(任官考試, 吏部考試及格, 始任命為政府官員), 分屬二部掌理(考試院, 1984, 7) 
      • 唐代士人出仕, 可分三途: 鄉貢, 生徒, 制舉 (錢穆, 2017, 上, 460-462)
      • 常科: 鄉貢及生徒, 經常舉行, 常科考試的主管機關為尚書省禮部, 謂之"省試", 主持考試初為(吏部)考功員外郎/郎官/郎中, 後以官位卑望輕, 常和舉人發生衝突, 自玄宗開元25年, 737年, 改由"禮部"侍郎主考, 自此永為定制(沈, 88) (楊, 上, 250)
      • 制舉: 特科(沈, 88)
      • 最初鄉貢, 生徒並行, 後來鄉貢亦多由學校取解, 漸合鄉貢, 生徒為一, 自由競爭, 無須覓舉, 為學校試和科舉試混而為一的開始(沈, 91-92)
      • 唐科舉分為二種不同性質的考試: (考試院, 1984, 224)
      1. 資格考試: 由禮部主持, 考試及格者儘管可有進士的頭銜, 但並不分發任職, 韓愈進士及第12年,猶不得任使; 經禮部考試及格者, 未必即能通過吏部考試
      2. 任用考試: 由吏部掌管, 政府需要選任官員時, 由吏部舉行選拔, 通過吏部考試者, 必可由政府分配官職
      • 自隋唐開科取士以來, 起初第一關鄉試(解試)報考人數有限,且鄉試錄取名額 (解額)是照稅籍分配給州郡。而第二關省試錄取總人數甚少,之後還須通過更艱難的吏部試才能任官,故未出現報考人數與錄取人數差距大的現象 (周, 2012)
      1.鄉貢 (貢舉)
      • 由地方州, 縣 (此沿漢代郡國察舉孝廉制)官府逐層考選士子(例如州府之初選), 後送至京師尚書省禮部考試(省試)。禮部相當於今之教育部(錢穆, 2001, 102)
      • 貢舉每年一次, 為天下士人求出身者所集中
      • 唐代鄉貢額數,《通典》卷15云,上郡歲貢3人,中郡2人,下郡1人。玄宗開元25年(737),命應諸州貢士,上州歲貢3人,中州2人,下州1人。故為按行政區劃之大小分配名額,如區域大、人口多,自然名額多。換言之,唐代是採固定名額方式。大致可知,唐代全國參加鄉試人數應在2,000人左右 (周, 2012: 109)
      • 州, 縣貢舉又分諸目: (錢穆, 2001, 276)(楊, 上, 8)
      1. 秀才: 須高才博學傑出者始可應; 秀才考策甚難,士多避就(錢穆, 2001, 276)(楊, 上, 8)
      2. 明經: 只試帖經記誦, 士人不貴, 錄取較進士容易。考經義, 所考只是帖經墨義。帖經是把經文帖去幾字, 令其填補。墨義是就經文上下句或注疏中語出題, 令其回答。但專習一經, 字數有限, 幾年即可成誦, 且不易辨高下, 定人才。考明經, 旨在獎勵人讀經書。明經如漢代之孝廉。(錢穆, 2001, 276)(楊, 上, 8)明經科考儒家經典, 考試方式有帖經, 墨義(就經文上下句或注釋中出題, 以筆試方式進行), 口義(口試) (周, 2001, 130)
      3. 進士: 尤以進士科最盛,最高貴, 最難錄取。新中進士, 走宰相之門, 自稱門生, 國家才俊, 盡入宰相之手。考進士, 旨在求取真才。進士如漢代之賢良。唐代社會重視進士, 進士科遂為人才所趨,  明經科則為人所卑視。人才既群趨進士科, 自然政府也只有重用進士。進士考詩賦。宰相多出生於進士 。(錢穆, 2001, 276)(楊, 上, 8) 進士科, 考試內容與方法較明經科複雜(周, 2001, 130)
      • 士人須先向自列於州, 縣投牒(自行報名, 免去漢代察舉制必經地方政權之選擇),請州, 縣貢荐, 叫作"覓舉", 後集試於中央(初屬吏部考功員外郎, 後以以員外郎望輕, 遂移禮部, 由侍郎主之, 開元24年) (錢穆, 2017, 上, 460-462)(沈, 90-91)
      • 隋唐五代對於省試落第者,並無任何安撫措施 (周, 2012: 123)
      2.生徒(館學): 由學校入仕
      • 由學館 (此沿漢代博士弟子制),學館常常有名無實 (其生徒亦參加貢舉)
      • 中央國子監之"六學"及中央"二館" (太宗即位, 益崇儒術, 設弘文館及崇文館)等學校的學生, 由"國子監"祭酒每年挑選學業有成就的若干人, 送至尚書省禮部應"省試"(楊, 上, 250)
      • 郡縣之學: 在地方州, 縣學校學生, 由長史挑選學業有成就的若干人, 送至尚書省禮部應"省試"(沈, 99)
      • 通常省試取中之後, 送入國子監讀書, 並酌加予津貼,然後上於尚書吏部覆試, 及格之後, 才能擢用授官(劉, 2005, 55) 
      • 唐代各級學校的畢業生, 每年皆由學校的主持者, 呈報尚書省, 由禮部主持考試(考試院, 1984,10)
      3.制舉:
        • 此沿漢良賢良方正制, 標目求才, 選拔特出的人才, 由天子臨時標其名目(定其科目), 而親自"策試"之, 制舉無定期, 不常有(沈, 94)(錢穆, 2017, 上, 460-462)
        • 天子以制詔舉士
        • 唐代制舉名目甚多, 錄取人數並無定額(劉, 2005, 54)
        • 當時士人, 十分重視制舉; 制舉考試及格者, 大抵均授予官職  (考試院, 1984, 224)

        • 唐初規定, 凡士子應常貢, 只問學力, 不限於學校內的學生(沈, 100)
        • 文宗太和年間, 凡公卿士族子弟, 須先入"國學"肆業, 方准應明經, 進士考試--欲將學校和考試打成一片(沈, 100,109)
        • 武宗會昌年間, 規定不論中央或地方, 一切須由學校出身者, 始可應試, 為考教合一先例--欲將學校和考試打成一片(沈, 100, 109)
        • 鄉貢, 生徒二者間初無分別 (鄉貢及生徒, 經常舉行, 常科考試的主管機關為尚書省禮部, 謂之"省試")。唯鄉貢所取之人, 皆未經"六學館"的訓練 (中央國子監之"六學"), 而其效力和卒業於"六學館"的相等; 考試中試後, 其榮譽還過六學館卒業者, 此為當時學校不能發達的最大原因 (即使文宗,武宗欲將學校和考試打成一片) (沈, 108)---惟積重難返, 等於具文, 學校亦徒有其名, 歷宋, 元, 明, 清而學制衍化之跡益著, 自唐已肇其端---學校為科舉所奪, 致學校有名無實→遂激成清末廢止科舉運動 (沈, 2, 5, 109)
        • 唐代考試, 分二步驟: 先由禮部主考, 錄取後未能即登仕途, 須再經吏部考試, 才始正式錄用(錢穆,2001, 274)
        • 唐代試士和試官分別舉行, 士子經尚書省禮部考試及格後(通過省試, 掌考選), 僅取得出身資格, 並送入"國子監"讀書(有訓練意味, 貢舉入監/玄宗始), 酌加津貼, 後須再經過尚書吏部覆試(掌銓選/任用; 吏部相當於今日之內政部,錢穆, 2001, 102), 及格後才能授以官職 (釋褐試), 不及格的再過三年應試。故有才華辭藻, 既先舉進士, 但因未通過吏部考試, 考取進士20年後, 而未得到一官半職者(沈, 100)。黃巢履試不第, 終成巨寇 (沈, 108)
        • 六品以下的官吏, 才由吏部選擇; 吏部所選擇者, 又不限於京官, 凡國內之官, 皆出於吏部---吏部以一個機關而欲選擇全國人才, 自非易事 (沈, 101)
        • 用人進退之權, 完全集中於中央, 州郡之官悉歸吏部(自隋起, 唐承之), 天下之士奔走中央, 請託縱橫, 奸偽百出 (西漢選用分於地方。唐則專屬吏部, 吏部吃不消, 故選擇不精) (錢穆, 2017, 上, 490-496)
        • 兩漢為鄉舉里選制, 魏晉南北朝為九品中正制, 均由有司(太守, 中正官)荐舉(易受其主觀態度影響; 且荐舉者常被地方勢力包圍, 致使被舉者常屬於豪門望族), 士人無法自由參加。科舉制度下, 士子可自由報名(懷牒自進) (沈,104-105)
        • 唐代以前,選舉人才, 全以"品行"和"德望"為標準, 此為德治主義的政治觀。唐代採科舉制度,分科細密, 不僅要有德, 且要有才(沈,105-106)
        • 官員有數, 入流無限, 變成為人擇官, 而非為官擇人---政府用人, 變成徒循資格, 推排祿位(因人選漸多, 有出身20年不獲祿者), 自下往上升, 限年躡級; 因祿位有限, 但資格無窮, 政海角逐, 漸成朋黨 (錢穆, 2017, 上, 485-486)
        • 每年取士高過官吏的定額/所需官員定額  (沈, 292)
        • 進士的身分, 本不甚高, 考試的儀式, 對其有近於侮辱的暗示 (錢穆, 2017, 上, 548)
        • 唐代科舉程序, 迂迴曲折, 束縛過嚴, 一般有志之士, 多不願受此委曲, 故真才不易網羅。且科舉及第後所授官職並不高。另入仕途徑很多, 人才大可不必由此謀得進身之階  (沈, 108)
        • 公卷與通榜: 舉子先將自己的文章,送給京師的達官貴人, 採名譽 (公卷); 到考試時, 不問試藝高下, 專取知名士, 謂知通榜。另尚有走門路,通關節(錢穆, 2017, 上, 548-549)。應試者到中央, 常各帶其平日詩文著作(公卷), 先晉謁中央長官中之負有學術文章大名,為當時所重者, 俾使中央長官注意到其才華, 先為揄揚, 有利於被錄取  (錢穆, 2001, 274)
        • 唐代考試, 主取知名之士; 可能會有主考人自守謙抑, 認為對此屆考試之應考人之平日學問文章造詣所知不詳, 乃託人代為擬榜, 唐代名此為通榜  (錢穆, 2001, 275)
        • 唐初仍有以門第仕進, 較進士科第容易。中唐後, 進士科最為榮重, 進士科舉與門第任仕兩途,  在政治上發生衝突, 穆宗後, 有朋黨之爭 (錢穆, 2017, 上, 546, 550); 牛李黨爭: 牛李黨爭是唐朝末年士大夫爭權的現象; 牛僧孺跟一些科舉出身的官員結成一派,李德裕也跟士族出身的人結成一派,兩派明爭暗鬥,十分厲害。
        • 當時政治上有資格作官者太多, 故朝廷不尊, 宰相權不重, 政事不易推行。故主張排抑進士者, 亦為主張裁減官吏者, 故有主張貴族政治的意味---李德裕惡進士 (錢穆, 2017, 上, 551-552)
        • 科舉只問考試成績, 不問德行。晚唐人士奔走鑽營, 又因選舉人多而官少, 故引起黨爭(劉, 2005, 59)
        • 詩賦取士, 造成學非所用 (劉, 2005, 59)
        • 考試項目, 側重詩賦浮華---晚唐時, 進士輕薄(錢穆,2001, 162)
        • 考試制度許多手續, 折損了應考人的自尊心 (錢穆,2001, 162) 
        • 文官考試, 以帖經, 詩賦取士, 偏重文藝, 記誦,炫辭章, 廢實學。 演及宋代, 以經義取士。明清演為八股(沈,109)
        • 唐代貢舉之士, 呼有司為"座主", 而自稱為"門生", 自中唐後, 遂有朋黨之禍(沈,109)
        • 唐代'考試重詩賦, 短短一首詩, 可窺見其智力, 學問,人品, 無法事先準備, 應考人得借題發揮, 各盡其趣。若作策問或經義, 題材內容已先有限制, 不易出奇制勝, 且陳陳相因, 易於揣摩抄襲   (錢穆,2001, 249)
        • 漢代考試為對策,就現實政治上大綱大節發問; 但政治問題有其範圍, 按年考試,應考人可以揣摩準備, 說來說去就那幾句話, 不易辨優劣高下 (錢穆, 2001, 276)  
        • 唐代考試重詩賦, 詩賦出題無盡, 工拙易見, 雖則風花雪月, 但可窺其吐屬之深淺, 測其胸襟之高卑 (錢穆, 2001, 276) 
        • 唐代以進士考試來漸取代門第勢力, 仕途不再為門第所壟斷 (錢穆,2001, 250)
        • 唐代僅有考試取才, 無學校養才。養才仍賴於寺院與門第。寺院所養不為世用, 門第出身數目漸不如進士之多, 而進士又僅尚詩賦, 不免實學漸衰, 流於輕薄 (錢穆,2001, 250)
        • 唐人考試, 本分經義與詩賦二類, 但明經出身遠不如進士; 進士考詩賦(錢穆,2001, 258)
        • 周孔經學, 為入世法, 可領導政治(錢穆,2001, 258)
        • 漢代舉才有三步驟: 1.先經國立大學一番教育, 2.再經地方服務之實務表現, 3.經察舉後再加以考試(錢穆,2001, 277)。唐代專憑考試一項, 自不如漢代精詳(錢穆,2001, 277)
        • 唐代初期, 大門第勢力方盛, 子弟在大門第中養育成長,經家庭嚴肅禮教, 有政治上的常識, 由此輩青年參加考試, 易於成材。後門第漸衰落, 整個政府轉移到平民社會手裡,但此等平民, 在先並未有家庭傳統之禮教, 亦更無政治上的常識, 僅憑詩賦崛起從政, 對政事不諳練, 品德無根柢, 故進士輕薄為當時所詬病(錢穆,2001, 277)
        • 唐代科舉, 乃注重門第, 貴族子弟每每得有優先的機會 (劉, 2005, 79)
        • 唐代改行科舉的主要動機之一,為希望打擊豪門士族,消除魏晉南北朝以來長期左右朝政的門第勢力--- 但此一改變, 也衍生出新的問題, 朋黨與新士大夫階級的形成 (周, 2001, 155成-156)
        • 牛李黨爭: 牛氏代表新進的進士集團, 李氏代表舊有的士族。朋黨之爭之, 並未隨門第的沒落而消失, 反而隨"座主與門生"新關係的出現而加劇, 貢舉之士, 以有司為"座主", 而自稱為"門生",自中唐以後, 便有朋黨之禍---因科舉而形成的人際關係, 科舉制度雖打破了以血緣為主軸的門第關係, 但卻建立了另一種以人際利益為主軸的師生關係; 科舉實施後, 形成新士大夫階級, 為社會帶來新問題 (周, 2001, 156)

        • 宋初沿唐制, 每年舉行科舉; 英宗時, 仿周禮, 三年大比之制, 改為三年一貢舉, 並成定制, , 元, 明, 清沿此三年一試之制(考試院, 1984)
        • 自宋始, 考試防作弊作業, 更為周密(考試院, 1984)
        • 自宋代以後, 一通過考試, 即任命為政府官員。及第出身者, 無論其被任命為京官或地方官, 均在七品以上; 而較低階的事務官, 並無以考試任用的定制, 此為一種缺失 (故民國後有普考) (考試院, 1984.7)
        • 宋代科舉, 其經由進士出身者, 官階在七品以上, 官職有高至翰林院修撰, 中書舍人, 給事中者, 最低的亦在知縣以上---科舉考試屬於政務官的任用考試, 或高階的京官考試(考試院, 1984,11)
        • 直到宋朝末年, 法律仍禁止工商子弟參加科舉 (何, 2013, 46)
        • 自宋代以後, 考試事權已集中於禮部, 而禮部並有貢院之設, 貢院為考試場所, 亦有試務作業之行政機能(考試院, 1984)
        • 宋代科舉的科目較唐減少(考試院, 1984)
        • 宋制, 非進士出身者, 不得美官(考試院, 1984, 8)
        • 進士一登第即授/任官 (釋褐)---與唐代不同 (錢穆, 2017, 下, 21)
        • 宋神宗熙寧改革後, 罷諸科, 只設進士科, 元, 明, 清沿宋制, 只限進士科 (周, 2001, 127-128)
        • 由唐代鄉試與省試兩階段, 變成鄉試,省試, 殿試三階段。宋太祖時, 在省試之後, 更加殿試一關, 以示重視科舉。太宗, 真宗沿之, 後成定制  (周, 2001, 128)
        • 唐代原本之吏部試 (唐代省試及第只是取得任官的資格, 不能直接授與官職, 必須再通過吏部考試後始得任官),自宋太宗時取消, 通過殿試者, 直接授官任職 (周, 2001, 128)
        • 鄉試→省試(禮部試, 會試)→殿試(廷試) 三關 (周, 2001, 128)
        • 宋代鄉試中式只是取得參加會試的資格。不像明清時代, 鄉試中式是取得正式科名或出任低階官職的資格 (何, 2013, 321)
        • 宋代財用之蠹者,第一是冗兵,第二是冗吏。而造成冗吏的原因與科舉有關者,諸如進士登第即釋褐、登科名額較唐多、御試不黜落等。宋原本禮遇文人、拓寬仕途、提高文官待遇,是為了矯正唐五代以來武人干政的弊端,但卻未注意到參與科舉人數不斷增加可能帶來的問題。(周, 2012)
        • 宋開國之初, 科舉制度大多沿襲唐制,可分三類 (沈, 123)
        • 南北人才與科舉 :「逐路取人」vs.「唯才是擇」(錢穆, 2017, 下, 64-67)
        1.制舉
        • 因國家需要某種人才, 由天子隨時招考, 不常置, 無一定章程 (沈, 123)
        • 制科, 又稱賢良科, 大科 (沈, 136)
        • 天子親策之 (沈, 136)
        • 宋朝時, 視制舉科較進士科為高。有人在中進士後, 再應制舉; 很少有人中制舉後, 再應進士科  (沈, 143)
        2.學選
        • 由大學的三舍選充, 僅在北宋哲宗到徽宗間, 施行了22年; 當時因新黨當國, 務使全國人才悉由學校出身, 故停辦"常科", 專由"三舍法"升貢 (沈, 123)
        3.貢舉: 鄉試→省試(禮部試, 會試)→殿試(廷試) 三關
        • 實行時間較久, 宋初彷唐制, 其科目亦有進士(重才華, 通才,須汎覽經史, 博涉古今,始能予以運用於考試中), 明經(學究之類, 重對經義的記憶, 專才, 誦讀書籍可指定, 準備方法可走捷徑, 習之既易, 應試者自多)等, 尤以進士一科得人最盛(沈, 124, 158)
        • 神宗熙寧, 王安石以明經諸科過於機械, 重記誦, 空疏無用, 乃盡罷諸科, 獨存進士一科(沈, 124)
        • 徽宗初年, 蔡京當國, 曾一度完全停辦科舉, 取士全由學校出身, 但不久蔡氏失敗,進士科恢復舉行(沈, 124)
        • 原先一年一次, 後改為二年一次, 後又改為三年一次, 乃成定制(沈, 124)
        • 進士考試, 最受重視, 非進士及第不得美官。科舉及格, 授任官職的高低, 並無定制,最低為知縣 (考試院, 1984, 224)
        1.鄉試, 解試: 宋解額是由比例制改為定額制
        • 最底層北宋有資格參加科舉考試的天下生徒數(含太學及州縣學)約16.7~21萬人 (周, 2012: 130)
        • 先由各縣長官考察地方行藝之士,保送到州; 州之長官覆核屬實, 再保送本道考試官, 於秋季考選(秋試)(沈, 123), 鄉試及格者稱為舉人
        • 鄉試時各地錄取的名額, 稱為解額
        • 鄉試即地方考試, 由州, 府, 布政司, 或行省主持(考試院, 1984)
        • 宋代之所以會陷入科舉供需失調困境, 與其人口數不斷增加有關 (周, 2012: 132)。三年一次報考解試人數達10萬以上, 但能通過者不過2,000人, 註定有9.8萬人要落榜 (周, 2012: 132)
        • 宋初因皇帝亟欲用人及籠絡士子, 故並未如唐制規定諸州解試通過名額。導致不久便出現「取人太寬,濫進者眾」現象, 因一開始未訂鄉試錄取名額, 導致後來省試, 殿試應試人數太多, 例如: 太宗、真宗兩朝每科進士加諸科人數都逾萬人 (數倍於唐)。太平興國3年(978)進士諸科8,000餘人, 省試淘汰490餘人, 殿試再淘汰680餘人。至道3年(997)每歲舉人動以萬數。因鄉試錄取名額太過寬鬆, 有人奏請予以精覈, 乃陸續採取以下解決方法(周, 2012: 110)
        甲.比例制
        • 規定解試諸科錄取名額, 以應考生總額為基準, 每類科都是以100人取20人, 選出後參加省試----這是首次具體規定解額, 計算方式是以報考人數的比例為基準 (「比例制」而非限定固定總數 (周, 2012: 110中; 周, 2001,134)。起初宋代解試錄取方式, 是根據報名人數多寡,採100取20之比例錄取 (周, 2012, 111)
        • 宋太宗 (997AD) 規定以各地考生總額為準, 每100人錄取20人 (周, 2001,134)
        • 鄉試按各地"實際報考人數"多少, 照一定比例分配名額, 其人數非固定不變, 時有增減 (周, 2001,134)
        • 太宗依考生人數訂定錄取比例(採以終場人數為基準的「比例制),即比例制採100取20 (周, 2012,116, 117)
        • 各州郡錄取比例由10人取2人,10人取5人,逐漸降低10人取1人 (周, 2012: 130)
        • 真宗咸平元年(998), 兩京及諸道州府解送之舉人 (至中央參加省試), 將近2萬人, 但文理紕謬、經義不通者甚多。到真宗時, 因鄉試報名人數增多, 若繼續維持原比例 (100人取20 人), 將出現鄉試錄取人數過多, 並進一步擴大已存官冗的問題, 乃改為10人取5人,但問題仍末解決, 諸科解額仍有萬餘人, 但到貢院試 (省試)時, 多不合格 (周, 2012, 111)
        • 採比例制, 錄取人數會隨報考人數增加而提高, 終究無法解決問題 (周, 2012, 111)
        • 比例法 (例如:10取1) 採擇優錄取: 有利於福建、江南、四川及廣東經濟與文風佳的地方 ;因這些地方, 文風盛, 讀書人多, 故報考人數多, 進而被錄取鄉試者多, 故被送至參加省試者亦多 (周, 2012, 111)
        乙. 定額制(固定名額)
        • 因上述比例法的缺點 (比例制, 錄取人數會隨報考人數增加而提高, 造成鄉試錄取人數過多, 進而有太多人被送到中央參加省試), 乃有人上奏,改為各地採固定解額, 錄取名額轉為「定額制(固定名額)」, 俾控制錄取總數(周, 2012, 111)
        • 真宗時,迫使朝廷放棄「比例制」, 而改採新的「定額制」(周, 2012, 117)
        • 如何決定定額數量: 採取咸平3年(1000)至景德4年間(1007), 五次鄉試解額人數(錄取人數)最多一次的十分之五為定額數量---採用前5次考試中, 解額最高數的那一次考試解額的50%為定額(周, 2012, 111)
        • 固定解額法較能保障經濟與文風不利之地之配額保障, 因各地均有固定配額(周, 2012, 111)
        • 定額制, 報考人數增加, 反而會降低錄取率(周, 2012, 111)
        • 北宋時採固定解額後(有錄取名額上限), 導致鄉試之錄取比例也出現地區性差異: 東南地方報考人數太多, 錄取率低, 或30-40人取1人,或50-60人取1人, 或100人取1人, 甚至低到300人取1人。西北地區報考人數少, 錄取率高, 或4-6人取1人,或10人取1人。(周, 2012, 116, 130)
        • 當解試開始限制與固定名額後, 瓶頸問題也會向上延伸至省試階段 (周, 2012: 122)
        • 雖改採「定額制」可管制錄取總數, 但面對潛在考生 (學校生員)數及實際應考生的增加,各州郡解額不均及錄取比例差異大、難易有別等問題,則迫使朝廷必須再採其他措施, 包括:
        1. 局部小幅增加解試名額 
        2. 拉長開科考試週期 : 原本隋唐、五代大體是每年舉辦科舉,宋初亦然。但隨著應考人數及錄取人數不斷增多, 考試作業疲於應付, 應考人多而政府職位少。面對此種情況, 朝廷往往採取隔一年或幾年舉行一屆考試的辦法以緩解壓壓力。英宗即位, 改為三歲一貢舉, 此後遂為定制
        3. 提供進入太學做為疏散解試落榜者的管道 :對於鄉試未中舉者的疏散方式.南宋時出現太學混補與待補法。太學「每三年科舉後, 朝廷差官鎖院, 凡四方舉人皆得就試, 取合格者補入之, 謂之混補。 淳熙4年(1177),太學實施待補法,舉人及鄉試剛落第的最前3%名的考生可應試 (周, 2012, 120)
        4. 南宋時解試落榜比例雖高, 落榜著仍有機會補試入太學, 而能繼續享有膏火、免役、免丁稅等學生待遇, 且日後參加國子監解試時解額較州郡寬, 如此可舒緩一部分不滿的情緒 (周, 2012: 131)
        5. 南宋時, 讓落第者補試入太學 (周, 2012: 132)
        • 結果仍維持定額制; 全國鄉試錄取總名額 (解額總數)約為1,000人 (周, 2012, 111)
        • 北宋英宗以後全國解額總數約1,000名, 南宋時約2,000名。但報考解試人數未減反增, 北宋報考鄉試者全國逾萬人(北宋初近2萬人, 增加到北宋末期8-11萬人)。南宋報考鄉試者,全國總人數,  可能由11萬增到40萬人, 而部分州郡解試每科應試者也是動輒逾萬人 (周, 2012: 116, 130)
        • 仁宗嘉祐3年、5年(1060)、7年(1062),解額 (鄉試及格全國總數, 或被送中央參加省試之總數)分別是1,080人、960人及1,000人(周, 2012, 112)
        • ps: 仁宗嘉祐3年、5年(1060)、7年(1062)及第進士人數則分為116人、108人、101人。故省試之錄取率約介於10取1及11取1之間 (周, 2012, 112)
        • ps: 殿試則採擇優錄取, 錄取比例,約10人取2人 (周, 2012, 111-112)
        • 固定名額方式, 仍未能徹底解決問題。一旦報考人數增加但錄取名額固定, 勢必將造成落榜人數增加, 連帶產生的社會問題、甚至政治問題之後果將十分嚴重  (周, 2012)
        • 定額制下, 當報考人數增, 造成落榜數大增。又官學生續增, 導致潛在考生日增, 雖增解額但幅度有限, 以致錄取率下降, 失衡問題延至省試, 遂採固定及管控名額, 以致通過之舉人比例大降 (周愚文, 2012)
        • 宋採取明訂解試解額 (固定名額制), 小幅增加解額及省試額, 拉長開考週期、增加殿試、及提供解、省試落第者疏散管道等策略。但其只治標且有副作用。因迫於形勢, 只能既容忍大量考生報考以籠絡之, 又借延長開考週期, 增加考試層級等逐批淘汰差者,以舒緩落榜者的失望與不滿。失衡問題延續到明清, 其所採因應策略仍與宋相近。(周愚文, 2012)
        2.省試
        • 鄉試及格者, 被上貢到中央禮部(稱為鄉貢/鄉舉), 這些人被稱為貢士或舉人, 參加禮部之省試 (因禮部屬於尚書省, 故稱為省試), 及格者稱為進士 (沈, 124-125) (楊, 上, 398-401)。進士試, 除一般士人外, 現任官亦可應試 (楊, 上, 413)
        • 省試為中央考試, 因由尚書省或中書省主持, 故稱為省試(明,清稱為會試)(考試院, 1984)
        • 科舉供需失調問題(應考者多, 錄取者少)延伸到省試階段 (周, 2012: 132)
        • 宋初並未對省試錄取總名額做規定 (周, 2012, 120)
        • 宋初原採比例制, 從參加省試的舉人中定一個錄取比率, 擇優錄取  (周, 2001,141)
        • 太宗時被迫採取定額制, 開始固定總錄取名額 400人, 之後演變為400人、200人或300人,錄取比例也由4人取1人降為10人取2人、10人取1人(周, 2012:123)
        • 宋仁宋皇祐時 (1049年-1054年),禮部奏名,進士諸科各以400名為限 (省試錄取總名額為400名); 後就應考人中 (鄉試總解額) 10人取其2人, 或約5人取1人,或約10人取1人---造成在省試時, 各地錄取比例不一的情形 ---乃有司馬光 「逐路取人」及歐陽修「憑才取人」的爭論之 (周, 2012, 121-122) 
        • 仁宗景祐初(1034-1038) 規定十取其二, 錄取名額以400人為限, 唯名額如何分配, 英宗治平元年時 (1064), 有逐路取人vs 憑才取人的爭論  (周, 2001,134) (周, 2012, 121)
        逐路取人vs 憑才取人爭論

        背景: 進士錄取者, 就數量而言, 東南之士占大多數
        • 北宋以來文化中心轉移到東南, 西北相對程度低落
        • 北宋時, 西北之士和東南之士, 在科舉制度中嚴重失衡,成為當時一大爭論,北宋新舊黨爭,其中一項爭執牽涉到科舉取士的原則
        • 南方人多考進士(文學詩賦盛於南方), 北方人多考明經(明經僅於記誦, 故為人輕賤), 自唐以來科舉,即以進士為美。 (錢穆, 2017, 下, 64-67)
        • 南方文學風氣 (文學詩賦盛於南方), 已超駕北方之上遠甚。北宋進士南方占總數95.2%,北方僅占4.8% (錢穆, 2017, 下, 64-67)
        • 東南俗好文, 故進士多; 西北人尚質, 故經學多; 進士多出於東南, 明經多出於西北。此為學術上南勝於北的顯証。---自唐以來, 進士的地位遠高於明經, 至宋更甚, 因明經考試以記誦經文為主, 而進士除重文辭外,尚須發明經文的涵義(經義), 二者難易相差大  (余, 2007, 236)
        • 後來王安石改革科舉, 廢去明經 (學究), 併為進士一科, 考試一律以經義為主 (王安石自己寫的三經新義一書), 此一改制對西北人更不利, 引起爭議 (西北人特別不滿)  (余, 2007, 236-237)
        • 神宗熙寧, 王安石罷詩賦、帖經、墨義(帖經墨義, 專重記誦),改以經義取士。齊,魯, 河朔之士, 守先儒訓詁,質厚不能為文辭, 故進士上榜者多為南方人, 北方人很少。(其實中唐以前, 擅文辭者, 多北方人; 中唐以下, 詩人以江南為多)(錢穆, 2017, 下, 64-67)
        • 新派王安石進行改革, 廢去「明經」, 將其員額併入「進士」科,而且考試一律以經義為主,王安石還為此寫了『三經新義』, 作為科考標準。這項改革受到很大的反對, 最重要的理由:這樣會造成科舉取士在地域上的分配更不平均
        • 西北讀書的人少, 考試多半選比較容易的, 以背頌為主的「明經」來考。東南各州程度高, 競爭激烈, 大家選擇拚出身較好的「進士」來考。廢「明經」, 勢必讓「西北士人」減少考中的機會
        司馬光(西北人)先發聲, 聲援西北人, 主張逐路取人, 分區定額
        • 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 司馬光呈"貢院乞逐路取人狀" (周, 2012, 112)
        • 司馬光認為科舉東南進士太多,西北進士太少,故欲更改制度為逐路取人(分省定額錄取)(錢穆, 2017, 下, 64-67)
        • 司馬光(陝西人)為西北人說話,指出西北諸路竟全無一人及第, 司馬光為史學家, 熟悉東漢和帝時期孝廉和人口成比例的規定, 故援以為據, 重新提出逐路取人原則。司馬光主政期間, 盡除王安石的新法, 終於為西北人爭取到科舉中之保障名額 (余, 2007, 237)
        • 司馬光除支持鄉試(解試)應有解額外, 並建議省試亦應實施配額制度 (考試院, 1984, 124)
        • 司馬光認為在省試階段, 也該仿效鄉試分區域定錄取配額(依實際到考人數多少), 配額比率應為每10人取一人; 六人以上未滿10人,亦取一人; 五人以下則不取 (周, 2001, 141)
        • 司馬光(北方人/傳統穩健), 為王安石/開新激進之政敵, 王安石變法失敗後, 由司馬光主政, 司馬光為經驗派, 僅求朝政得如漢唐已足: 古之取士, 以郡國戶口多少為率。今或數路中全無一人及第 (但有些北方的省竟然沒有人考上), 請貢院逐路取人(分省定額錄取,俾可確保北方有人錄取)。為「補償性正義原則」(錢穆, 2017, 下, 64-67)
        • 舊派司馬光(山西人的司馬光站出來為北方考生代言), 反駁王安石說,「古之取士, 以郡國戶口多少為率。今或數路中全無一人及第, 請貢院逐路取人。」他的意思是考試應該考慮各地區人口多寡,各路都要有一定的名額,不能被特定地區壟斷,更不能讓有些地區「全無一人及第」。王安石變法失敗, 司馬光主政, 司馬光在哲宗元佑年間主政,盡廢「新法」,確立了各路名額保障的取士制度---這項原則一直延續到明清兩朝, 明朝 (分南、北、中), 清朝 (分省錄取). 都以平衡各地人才為主要考量
        • 哲宗以後, 齊, 魯, 河朔諸路均與東南諸路分別考試; 歐陽修唯才是擇原則, 從此便被否定  (余, 2007, 237)
        • 我國科舉制度自宋代採司馬光「逐路取士」建議, 確立了各路名額保障之取士制度,這項原則一直延續到明代之「南、北、中」卷, 清康熙後採取之「分省錄取」, 乃至36 年12 月25 日施行之中華民國憲法第85 條37 年7 月21日修正之考試法第20 條有關「按省區分定錄取名額」之規定, 均係以平衡各地人才為考量, 此一制度設計具有使地方人才流通之重要政治意涵
        • 我國科舉制度自宋代採司馬光「逐路取人」建議, 科舉取士依地區平均分配原則,以達到平衡各地人才流通
        • 我國古代科舉,自宋代以降,均有按地域分配名額之設計
        歐陽修 (南人,江西)主張唯才取人, 反對司馬光分區定額主張
        • 英宗治平元年(1064年), 歐陽修陳"論逐路取人劄子", 對於將南省考試舉人, 改以各路分糊名,於逐路每10人解1人之法表示反對, 因為此新制將有利於西北舉子而不利東南舉子,遂主張「憑才取人」
        • 歐陽修論點:「科場東南多取進士, 西北多取明經。東南州, 軍進士取解, 二三千人處只解二三十人, 是百人取一。……西北州, 軍取解, 至多處不過百人, 而所解至十餘人, 是十人取一, 比之東南, 十倍假借之矣。」---實務運作上, 西北人錄取率高過東南人, 自無保障西北人之必要
        • 歐陽修反對司馬光主張, 歐陽修主張國家取士, 唯才是擇; 歐陽修抱怨西北士人上榜的機會高於東南士人10倍  (余, 2007, 236)
        • 歐陽修(宋英宗治平元年1064): 反對司馬光逐路取人; 歐陽修主張:國家取士, 惟才是擇。司馬光見東南進士多,西北進士少,乃欲改法,使多取西北進士。殊不知天下至廣,四方風俗異宜,而人性各有利鈍。東南之俗好文,故進士多而經學少;西北之人尚質,故進士少而經學多。所以科場取士,東南多取進士,西北多取經學者,各因其材性所長,而各隨其多少取之。今以進士、經學合而較之,則其數均;若必論進士,則多少不等 (若只就進士而言,南方錄取者則遠較北方錄取者多)。國家方以官濫為患,取士(總)數必難增,若欲多取西北之人,則卻須多減東南之數。今東南州軍進士取解者,二三千人處只解二三十人,是百人取一人,蓋已痛裁抑。西北州軍取解至多處不過百人,而所解至十餘人,是十人取一人,比之東南, 十倍優假 (南方人科考的命中率是百人取一,而西北的命中率則是十人取一)。東南之士於千人中解十人,其初選已精; 西北之士學業不及東南,當發解時又十倍優假之,蓋其初選已濫。今若一例以十人取一人(若欲分省定額錄取, 各省一律10人取一人),則東南之人合格而落者多矣 ,西北之人不合格而得者多矣。若分區定額, 則南方僧多粥少 (因人才較多)、北方僧少粥多, 造成不公平,歐陽修提出了「憑才取人」方案,「國家取士,唯才是擇」,堅持分數面前人人平等,不能為了所謂的區域公平,而讓北方不合格的考生混進來,讓南方合格的考生被淘汰出去。歐陽修的「憑才取人」可以看作「程序性正義原則」,大家公平競爭,這讓崇文的南方學子們紛紛進士及第。(錢穆, 2017, 下, 64-67)
        • 哲宗以後, 齊, 魯, 河朔諸路均與東南諸路分別考試; 歐陽修唯才是擇原則, 從此便被否定  (余, 2007, 237)

        • 南宋時,省試錄取方式由定額制改採比例制,以參加省試人數為基準,按一定比例錄取。 (周, 2012: 122)
        • 南宋起,改採比例制,由14人取1人降為17取1人。儘管訂定了省試錄取名額,但是實際運作時,錄取人數遠超過規定名額,這反而凸顯出考生人數增加後供需失調的壓力。最後,及第比例持續降低,意味著落榜者人數的增加。因此,宋朝不得不開始面對落第士子日眾的壓力,提出善後方法。(周, 2012: 123)
        • 儘管訂定了省試錄取名額, 但是實際運作時, 錄取人數遠超過規定名額, 這反而凸顯出考生人數增加後供需失調的壓力。最後, 及第比例持續降低, 意味著落榜者人數的增加。因此,宋朝不得不開始面對落第士子日眾的壓力, 提出善後方法。方法包括: 提供省試落第貢士的安撫措施, 增加殿試(周, 2012: 123-129)
        3.殿試, 廷試
        • 宋代將解試與省試二級,增入殿試為三級,原目的是為籠絡士子而非解決供需失調 (周, 2012: 131)
        • 宋初太祖開寶6年, 因有考生訴省試不公, 帝親試之, 殿試遂為常例 (周, 2012: 128)
        • 太祖開寶年間, 落第舉人常訟考試不公, 乃由天子另派大員在殿廷複試一次, 或由天子親自主持復試 (殿試/廷試/御試/親試), 作最後的決定 (殿試為最後一關)  (沈, 124-125)(楊, 上, 408)
        • 與唐不同者, 即增殿試一關 (楊, 上, 8)---宋太祖正式創設殿試一關 (劉, 2005, 66)
        • 憑才取人, 擇優錄取 (周, 2001,134)
        • 禮部省試第一名稱為省元, 殿試第一名稱為狀元(沈, 157)
        • 宋朝經禮部考試及格者, 能直接服官職, 不須再經吏部考試----由過去唐朝之禮部資格考, 變成(宋朝)任用考試(沈, 157)
        • 於殿試分定及第出身(考試院, 1984)
        • 殿試則採擇優錄取, 錄取比例,約10人取2人 (周, 2012, 111-112)
        • 殿試最初有淘汰, 舊制,殿試皆有黜落,臨時取旨,或三人取一,或二人取一,或三人取二,故有累經省試取中,屢摒棄於殿試者 (周, 2012: 129)
        • 仁宗嘉祐2年(1057),詔凡參加殿試者,皆免黜落。自此開殿試皆不黜落之例。原因可能為: 舉子張元積忿降西夏趙元昊,大為中國之患,故群臣們歸咎於殿試黜落; 知貢舉歐陽修黜「太學體」,落第舉子群辱他的事件。仁宗對於貧不能歸的遠方寒士恩典。「省額」減省,如前述,皇祐5年進士與諸科奏名名額已各減為400人,低於之前殿試各榜取士之數,故可實施免黜落。--- 如此一來,殿試漸漸失去篩選作用,決定去留及
        • 調節人數失衡的壓力,又回到解試及省試階段 (周, 2012: 129)
        范仲淹改革:精貢舉(第一次)
        • 唐代以詩賦取士, 以致演成進士的浮薄。宋代認為唐代科舉缺點有二: (1)學非所用 (故宜改變考試內容), (2)所試者乃一日之長短(故宜兼重學校教育)。無學問的可以倖致, 真有學問的反被遺漏
        • 范仲淹主張進士先策論, 後詩賦
        • 范仲淹興學校, 詔州縣立學, 士須在學三百日, 無殘德敗行, 乃可參加秋試   (沈, 126)

        王安石(第二次)
        • 王安石乃經學派, 王安石著"三經新義"(詩,書, 周禮註), 作為考試取士的標準 (當時一般人對於王氏的主張, 多加反對), 經義取士成為定論, 歷元, 明, 清都不能諭越經義取士的範圍。後朱熹的四書集注, 成為元明清三代七百年的取士標準, 其仍沿著王安石新經義的路子 (錢穆, 2017, 下, 61-62)  (沈, 126) 科舉促使經學發達 (劉, 2005, 82)
        • 王安石廢明經, 專考進士, 而進士科則廢去詩賦, 改考經義, 策論, 其主張政治取人當重經術, 不重文藝---當時反對王安石者則主張詩賦之工拙與否易見, 經義則難判高下  (錢穆, 2001, 279)
        • 在漢代經學掌於博士官, 舉朝以經學為施政標準, 博士官則不親參政務。但今王安石以宰相身分訂定經義, 作為學校教育與政府科舉取士之標準, 有道統下隸於政統的意味, 顯違於中國文化傳統大義 (錢穆, 2001, 194)
        • 罷諸科, 獨尊進士(因社會尊重進士, 輕視諸科故) (沈, 127)
        • 進士罷試詩賦, 改試策論。王安石罷帖經、墨義(帖經墨義, 專重記誦),改試經義。改試經義策論(沈, 127)---遭當時一般人劇烈反對, 因詩賦的程度容易看出, 策論則不易評估(沈, 128)---故乃採折衷辦法, 分進士為"詩賦" 和"經義"二科, 南宋以後, 成為定制(沈, 129)
        • 王安石自撰三經新經義為取士標準, 受到反對, 反對者主張不應以一家私學掩蓋先儒; 只能由在野的學術界來指導政治, 不應由在朝的政府來支配學術 (錢穆, 2001, 279)
        • 創設"三舍升試法", 增廣大學生員額, 以學校取士代替科舉取士(沈, 127)
        • 平心而論, 以文取士, 經義不如策論, 策論又不如詩賦。以實取士, 則三者都是末枝, 根本之道, 在於學校能培養人才 (沈, 159-160)
        • 王安石為相, 行三舍法, 取代了科舉的地位(劉, 2005, 77); 太學生可不經科舉, 而直接入仕, 但此一管道, 不及科舉寬(周, 2001, 33)
        • 王安石取消詩賦及帖經墨義, 而代以經義, 此為後來八股文之開始 (劉, 2005, 123)
        • 宋以前考經書, 無論採帖經或墨義, 所考的只是士子的記憶力, 但思想上不致因此而受束縛。但自仁宗以降, 改為考經義, 便開始變質。尤其是當解經有了標準本之後 (三經新經義)。至明代開始以八股文取士, 問題變得嚴重 (周, 2011, 223)
        宋代科舉與學校教育二者關係日益緊張(自中唐以來, 重科舉, 輕學校), 北宋曾有三次試圖調整二者之關係---興學校, 廢科舉(周, 2001, 159)
        1. 宋仁宗慶曆時, 欲將科舉和學校教育合一, 先讓士子在地方學校接受教育→由州縣考察其德行, 再保荐其參加科舉; 但不久改革中挫
        2. 神宗熙寧時, 王安石欲以學校教育取代科舉取士; 一方面大興學校, 一方面改革科舉; 在未廢科舉前, 其為學校學生打開一條直接入仕的管道, 充許優秀的上舍生直接授官
        3. 徽宗崇寧時, 欲以學校取代科舉, 一方面建立完整學校制度, 一方面試圖廢除科舉(崇寧三年, 1074AD, 曾下詔: 天下取士, 全改由學校升貢, 罷鄉試及省試, 無不久後又恢復, 無法徹底廢除科舉)
        4. 宋代時, 學校與科舉的關係銜接起來了
        5. 下一次, 朝廷努力廢除科舉, 則要到清末 

        • 自元代起, 科舉內容改以程朱理學為本(周, 2001, 290) 
        • 元科舉以四書取士,自此相承至清末。與四書取士同為明, 清所因襲者, 尚有行省制(錢穆, 2017, 下, 152)
        • 元代考試重輕義, 輕詩賦(劉, 2005, 91)
        • 元代舉行考試, 乃為牢籠人心, 但不能忘情於民族間之猜忌 (沈, 185)
        • 科舉舉行時間不久, 次數甚少(錢穆, 2017, 下, 152)
        • 科舉出身者, 實際並不多(錢穆, 2017, 下, 152)
        • 科場作弊(錢穆, 2017, 下, 153)
        • 分右左榜考試 (同試但不同題): 蒙古/色目(右榜,  多屬具文, 文化程度較低, 政治地位等高), 漢人/南人(左榜, 真才實學者不屑應舉)  (錢穆, 2017, 下, 153)  (楊, 下, 130)
        • 蒙古人由科舉出身者, 授從六品; 色目人, 漢人, 南人遞降一級  (沈, 182)
        • 經義方面所出的四書題目, 專以朱熹之四書集註取士, 直至明, 清兩代, 相沿未改 (沈, 184)
        • 元代因異族入主中原, 放棄分地區定其配額的制度, 而以種族為基礎單位來分配; 鄉試及省試均分定蒙古人, 色目人, 漢人, 南人的錄取名額 (考試院, 1984, 124)
        • 科舉程序:士人須通過三關考試, 始能任官 (楊, 下, 129-149)
        1.鄉試 (初試)(楊, 下, 129-149)
        • 由地方官府考試, 每三年舉行一次
        • 鄉試非散於任何州府之地, 為11個行中書省所在地, 兩個宣慰司所在地, 直隸省部四處, 為鄉試場所, 共計17個區域(周, 2001, 135)
        • 考試官多選地方書院之山長充任, 因山長為國家現任文官, 職掌學政, 職務並不繁忙, 山長多為儒士
        • 共錄取300人,分蒙古,色目,漢人, 南人四種, 各自錄取75人; 75人名額分配至各鄉試地區(亦即, 共有17區, 蒙古人總計75人, 分配於17區, 每區人數未必相同)(周, 2001, 134-135)
        • 元取士按種族分配名額, 如蒙古, 色目, 漢人, 南人各為75人。更規定考區, 按考區之人口分配各種族名額---為唐宋所無 (楊, 下, 251)
        • 分地區錄取, 按種族定額, 為前代所未有也 (楊, 下, 9)
        • 元代鄉試依十一個行中書省、二個宣慰司及直隸省部四處所在地,為鄉試場所,共錄取三百人,其中蒙古、色目、漢人、南人各錄取七十五人,七十五人之名額又分配在各鄉試地區
        2.會試 (在首都舉行)(楊, 下, 129-149)
        • 為宋代之省試, 元稱為會試 (鄉試及格者, 試於省部之意)
        • 元朝獨存進士一科,重經學經義, 摒棄唐宋所用之文詞 (楊, 下, 9)
        • 會試之考試科目, 大致與鄉試相同, 蒙古/色目人的題目較易, 漢人/南人的題目較難, 此乃因文化程度不同故(楊, 下, 134)
        • 會試官員為"知貢舉" (由八府宰相, 禮部尚書, 侍郎, 翰林國史院之學士等官充任)(楊, 下, 136-137)
        • 會試錄取100名, 蒙古, 色目人, 漢人, 南人各錄取25人; 25人分配至各地區(共17區)(周, 2001, 135)
        • 及格者稱為進士,但因未經殿試, 不能作最後決定 (楊, 下, 141)
        3.廷/御/殿試(在翰林國史院舉行)(楊, 下, 129-149)
        • 仿宋殿試, 最後一關, 由天子親考, 用策試(楊, 下, 138-139)
        • 初任官之進士,可任地方官或中央官(楊, 下, 149)
        • 殿試時, 分左右榜, 右榜(蒙古人, 色目人),左榜(漢人, 南人), 右高於左, 擇優錄取(周, 2001, 135)
        • 分進士為左右榜 (沈, 183)
        • 明太祖一開始時, 屢次下詔要求中央和地方官員荐舉賢才為朝廷服務, 不在乎被舉者之階級身分(何, 2013, 270)
        • 中央禮部主管全國教育與科舉事務 (周, 2001, 196)
        • 明, 清因考生人數日眾, 科舉與學校教育結合, 士子在參加科舉考試前, 須先通過童(子)試(分三關: 1.縣考,由知縣主持→2.府考,由知府主持→3院考, 由學政主持), 取得官學生員(秀才)資格→通過歲考與科考(均由學政主持, 見地方制度blog詳細介紹學政)→取得應鄉試的資格→鄉試(解試):及格者稱舉人→省試(禮部試,會試):及格者稱貢士→殿試(廷試):及格者稱進士 (周, 2001, 128-129)
        • 明, 清的縣試, 性質上屬於入學考試, 縣試及格後, 始可參加鄉試(考試院, 1984, 10)
        • 明, 清之學校與科舉緊密結合, 進入學校為科舉考試必經之路 (劉, 2005, 92)
        • 明, 清貢舉只有進士一科, 但仍有其他特科(考試院, 1984)
        • 明初三途並用, 較重進士: (1)科舉(進士), (2) 貢舉(太學生, 監生, 冷落, 不得至顯官), (3) 荐舉/察舉 (雜科, 賢良等, 式微)。 科舉只是三途之一, 非入仕的唯一途徑(沈, 193)(楊, 下, 312, 318-321, 382-383)
        • 洪武三年(1370年), 正式下詔, 特設科舉。後又廢科舉, 洪武17年, 又復行科舉(沈, 194)。使中外文官, 皆由科舉而進, 非科舉者, 毋得與官。荐舉仍存。唯後科舉日重, 荐舉日輕 (楊, 下, 273)
        • 必生員入學, 始得應舉(錢穆,2001, 254)
        • 明代取士, 專重科舉, 試以"制義"(沈, 195)
        • 明代考試, 特重經義, 經義漸變成八股 (制義) (楊, 下, 287)(錢穆, 2017, 下, 192)
        • 明代考試內容, 注意"經義", 以"朱熹集註"為標準, 此乃因詩賦只論工拙(如唐宋取士, 較近於客觀), 經義則要論是非, 是非不易有標準判斷, 乃不得不擇定朱子一家之言, 以為是非的標準。但又因人人能講, 則錄取標準更難確定, 遂於四書義中, 演變出八股文來 (猶如唐人律詩, 文字必定要有一定的格律, 才能見到技巧, 評定工拙, 俾有客觀取捨的標準(沈, 202)
        • 明, 清兩代考試內容, 均重經義, 而又以朱子一家言為準---因詩賦只論工拙, 較近客觀, 較易判別程度高低; 經義要講是非, 是非不易有標準, 乃不得不擇定以一家言(朱子/私學)為是非之準則, 既擇定了一家言, 則是者是, 非者非, 人人均能講, 則難定錄取標準, 故於四書義中, 演變出八股文, 猶如唐代律詩, 文字必有一定格律, 乃可見技巧, 乃可評工拙, 乃可有客觀取捨之標準(錢穆,2001, 281)
        • 科舉推行既久, 學者只就四書一經中, 擬題一,二百道, 竊取他人之文記之, 便可僥倖中式, 本經全文有不讀者(錢穆, 2017, 下, 192)
        • 明代科舉制度中, 有兩條途徑可讓士獲得任官的資格: (余, 2007, 241)
          1. 鄉試(成為舉人)→會試→殿試, 取得進士名位(余, 2007, 241)
          2. 貢舉: 由地方 (府, 州, 縣)學校生員(秀才)中選拔學行最優和資格最深者, 貢送至國子監(太學), 成為監生 (太學生), 取得監生資格後, 可出任地方政府中六品以下官員---生員入仕為明代創制(余, 2007, 241)。正統14年(1449)土木之變後, 明英宗被俘, 蒙古入侵京郊, 明政府自景泰元年(1450)不得已發布准許納馬納粟即可入監讀書, 初限生員, 後及於一般庶民 (何, 2013, i-ii)
        • 生員與貢生不同: 生員是肄業生, 定期受省提學官考試; 貢生 (挑選生員入國子監讀書深造或任下級官職),為畢業生, 不必定期應試(何, 2013, 30)
        • 貢生人數遠低於生員人數; 正統六年(1441)以後, 貢生額數為定制, 府學一年貢一人, 州學三年貢二人, 縣學二年貢一人, 稱為歳貢生, 意為每年出貢的學生 (何, 2013, 30)
        • 有貢生的身分, 便可進入仕途, 又享受其他的學術與社會權利, 故有人花錢買貢生的身分(何, 2013, 32)
        • 16世紀以後, 科舉制度中"士"的商人背景已大幅地加重(余, 2007, 245)
        • 科舉的三個階段:每三年"大比"一次 (沈, 195) (楊, 下, 274); 科舉本身稱為大比(劉, 2005, 68)
        • 明,清之制大抵相同, 童試類似今日之入學考試, 童試及格者為"生員", 取得進入縣, 府, 州學的資格, 為讀書人的一種榮銜, 如能通過選拔, 可升入國子監, 成為監生。明,清監生,往往可作為授官的途徑。監生可參加鄉試, 唯各省的鄉試, 主要為地方上的生員所舉辦, 鄉試及格者,稱為舉人。舉人的榮銜為上層社會人士的一種資格, 憑以參加中央舉行的會試, 會試及格者, 參加殿試, 分定及第出身; 殿試中式者, 沿宋制分為三甲: 一甲三名(狀元, 探花, 榜眼; 均賜進士及第; 一甲及第者,授為翰林院修撰編修), 二甲賜進士出身, 三甲賜同進士出身。 二, 三甲進士出身者, 有的授以庶吉士, 但仍為翰林院的成員。有些二, 三甲出身者, 則分任各種不同的官職, 如中書舍人, 評事, 給事中, 御史或知縣 (考試院, 1984, 225)
        • 明,清翰林院為最傑出人才的培植所, 各省的學政或朝中大臣, 或鄉試主考, 率由翰林出任。中央政府或省級的其他高級職位, 通常均由翰林院學士擔任。明英宗以後, 形成定規, 唯有具備翰林頭銜的官員, 始能入閣 (考試院, 1984, 225)
        • 傳統的任官考試, 實質上為政務官的掄拔考試 (考試院, 1984, 225)
        1. 鄉試
        • 每三年一次, 在各省城舉行, 凡本省生員(府, 州, 縣學)與監生(國子學生)學有成就的, 均可應考 (劉, 2005, 92) ps: 明初, 許多監生任官, 單憑監生資格即可任高官 (何, 2013, 35)
        • 鄉試地點, 與元代大致相同。各省在布政司(由元代行中書省改制而來, 計有13布政司)之所在地考試。(楊, 下, 274-275) (沈, 195)
        • 鄉試中式者為舉人(或稱乙科)(ps.進士中第稱為甲科), 第一名稱為解元 (沈, 195),  (楊, 下, 281, 301)
        • 舉人可參加京師之會試 (俾考取進士),或可任官 (以地方官為主)---與唐,宋不同 (楊, 下, 281,284)
        • 明代重視甲科, 輕視乙科, 故中舉人(乙科)即使能任官, 仍不如甲科為優(楊, 下, 281,304)
        • 舉人已可任職, 但地位較低, 未來的升遷也受限制, 進士才是科舉中人人爭取的目標(余, 2007, 241)
        • 鄉試以下與學校相輔而行, 類似今日之學校考試: 經童試錄取後, 才得入學(府, 州, 縣學)生員, 其後有經選貢至國子學的, 也有經鄉試,選送到禮部 (劉, 2005, 96)
        • 鄉試以上, 為任用考試 (劉, 2005, 96)
        • 洪武3年 (1370)第一次為各省訂定舉人解額, 總數為470人: 有的省40人, 有的省25人, 有的省20人 (何, 2013,228); 後總數漸增, 1450年代, 總數已超過1100名; 1570年代已超過1200名(何, 2013, 229)
        • 鄉試名額,仁宗(1425AD)始有定額, 共計550名, 後漸增。分省定配額 (共14 個直省) (周, 2001, 135-136)
        • 正統14年(1449)土木之變後, 明英宗被俘, 蒙古入侵京郊, 明政府自景泰元年(1450)不得已發布准許納馬納粟即可入監讀書, 初限生員, 後及於一般庶民 (何, 2013, i-ii)
        • 洪武24年 (1391), 規定生員在五, 六, 或十年內未通過鄉試者, 一律退學而降為地方政府丙吏或平民, --- 因地方上生員名額有限, 須經常審查淘汰, 才能留下空缺給其他有才能者, 俾維持一定數量的生員群體, 避免過多的人參加鄉試或會試, 俾節省社會資源 (何, 2013, 215)
        • 明, 清政府除長期凍結和緩地增加舉人名額外, 尚關注各省舉人解額之地理分布的公平性。最早的分省舉人名額定於洪武3年(1370), 大致依人口, 田賦收入與文化傳統的比例而定; 南直隸(京畿首善地區)和江西(宋代以來文化最發達的地方)的解額最多。浙江, 福建因文化傳統優良和文人人口多, 被列為舉人解額多的大省; 其他長江流域省分與北方省分則被視為中省; 廣西, 雲南, 貴州等西南省分,被視為小省`(何, 2013, 229)
        • 對少數民族較多的地區, 給予特別考量, 即使文化落後, 仍能定期產生一定數目的舉人(何, 2013, 230)
        2.會試
        • 於京師禮部之貢院舉行。各省鄉試中舉人者, 次年於京師會試, 考中者稱為貢士, 會試第一名稱為會元 (沈, 195)(楊, 下, 285)
        • 主考官為殿閣學士(楊, 下, 289)
        • 會試中式者, 只取得殿試資格, 尚不能確定其進士身分(楊, 下, 297)
        • 會試落第者, 初使其人國子監讀書, 後放回原籍(楊, 下, 383)
        • 明初考不上進士的舉人, 很快會被派任府州縣學的教授或訓導。但許多會試下第的舉人,寜可入國子監就讀, 也不願就職 (下級官職)---因國子監生有較好的讀書環境, 重考會試之成功機會較大 (何, 2013, 29)
        • 明代初年,會試錄取不分地域,一切以考試成績為準
        • 由於會試與殿試具有全國性的性質, 最初未區分地區或省的名額。但中唐以後人口, 經濟與文化重心南移, 使南方省分具有競爭優勢。洪武13年(1397)舉行的會試, 南方人得到絕對的優勢, 引起北方人廣泛的抱怨, 導致明太祖下令調查。又政府欲博取北方人的好感 (因北方人在異族統治下, 歷經二個世紀, 其民族情感遠比南方人要弱的多----朝廷訂下地域解額, 南方各省的南卷占60%, 北方各省的北卷占40%。接著, 為嘉惠邊遠和文化落後省分, 於洪熙元年 (1425), 創設中卷 (包括四川, 廣西, 雲南, 貴州等省) (何, 2013, 233)
        南北榜之爭與後來之南北卷政策
        • 明太祖(1370AD), 規定會試錄取名額為100人, 最初南,北不分卷, 混合取士 (周, 2001, 135)
        • 明代會議名額, 最初並無分區配額之規定(考試院, 1984, 124)
        • 背景: 明朝建立之后,恢复了由科举制度选拔官吏的制度,科举再次成为当时知识分子的生活重心。但是因为地区的社会文化水平发展的差异,出现了文化发达江南地区长期垄断录取名额的现象,因此形成了南北地区之间的矛盾不利于国家的稳定。
        • 明太祖洪武三十年(1397年)发生的“南北榜”事件是南北卷的起因
        • 南北榜案又稱「春夏榜案」。是發生在明朝洪武三十年(1397年)會試, 此次考試特別之處在於北方考生全數落榜,引發一時轟動。考官刘三吾,白信蹈所取进士52名皆南士,北方落第舉人大為不滿,紛紛上告劉三吾是南方人,有意偏袒南方人,壓制北方人。朱元璋大怒, 命官重新閱卷,明太祖親自主持殿試,再選六十一名進士(另外増加61名北方人),都為北方人。當時所謂「南北榜」或「春夏榜」。虽然当时事件被明太祖用铁腕手段解决,但是矛盾依然存在同时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
        • 這個結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時南方經濟﹑文化比北方發達的實際情況,但是北方人一名未取,則為歷科所不見。南北榜案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全國統一形勢發展中南北政治平衡的要求,也體現了朱元璋打擊和限制江南地主的一貫政策,此事件開明朝分南北取士之先例,至洪熙以後遂成定製 (洪熙為中國明朝第四個皇帝明仁宗的年號,相對於公元1425年)
        • 明初開科取士並無南北之分, 但洪武30年(西元1397年)所取進士53名中, 大部分為南人, 北方人下第者抱怨取士不公,此事引起明太祖的關注, 下令重閱落卷, 增加了61名, 多為北方人, 使南北取士得到了平衡  (余, 2007, 237)
        • 仁宗(西元1425年), 進士會試正試建立了南北卷分別錄取的規定, 十名之中, 南卷取6人, 北卷取4人, 北方的進士名額從此有了制度性的保障 (余, 2007, 237)
        • 不久之後,南北卷又修改為南北中三卷, 百分比為南卷取55名, 北卷取35名, 中卷取10名; 中卷包括偏遠諸省, 包括四川, 廣西, 雲南, 貴州---與東漢和帝降低邊郡孝廉的人口比例(每10萬人口, 即可舉孝廉一人, 而非如同其他郡之20萬人口), 如出一轍 (余, 2007, 237-238)
        • 地區的平均分配不但是進士會試的最高指導原則之一, 也同樣應用在舉人鄉試上面---故各省名額大致根據人才多寡而有不同, 但即使文化, 經濟最落後地區的省份, 也依然有最低名額的保障。清代大體沿襲明制 (余, 2007, 238)
        南北區域各有定額 
        • 明仁宗洪熙元年(1425年),依杨士奇建议, 規定會試南北取士的名額,南士佔十分之六,北士佔十分之四。原来由于文化水平高低不同,形成会试多取南士。改革后,分南答和北卷,分配录取比例,从地域上加以平衡。仁宗未及实行而死去,宣宗即位后,就是按照这一改革办法按名额录取的。如当取百人,则南六十,北四十
        • 洪熙元年, 南卷取10分之六, 北卷取10分之四(考試院, 1984, 124)
        • 仁宗洪熙元年(1425AD),錄取名額不過百,  分南,北卷, 南人占十分之六, 北人占十分之四 (周, 2001, 135)
        • 明代仁宗以後就全國區域劃分為南、北、中卷分定取士之額,其中江、浙、湖、廣為南卷,順天、山東、山西、河南為北卷,四川、廣西、雲貴為中卷。
        • 宣宗宣德二年(1427年)又規定分南、北、中三個區域取士,以百人論,南卷取55人,北卷取35人,中卷取10人 (周, 2001, 135)。這種按地域分配錄取名額的做法,雖然沒有完全貫徹「擇優錄取」的原則,但適當考慮到了地域的差別,在當時是有一定的積極意義的。
        • 宣德正統間, 分南,北, 中三區, 南區取55%, 北區取35%, 中區取10%(考試院, 1984, 124) 
        • 虽然在景泰年间(1449-1457)一度废除南北卷制度,但是因为触及到太多人的利益而遭到强烈反对,于景泰五年再次恢复南北卷。
        • 後來只分南,北卷 (周, 2001, 135)
        • 各卷分配比率, 接近各自區域的總人口比率。分南北卷的目的為保障北方士子 (加以籠絡)及緩和南北地域衝突 (周, 2001, 136)
        • 宋代之省試階段的矛盾(逐路取人vs.憑才取人), 並未因而消失, 問題延續到明,清, 南, 北卷的作法, 即是處理此問題的另一方式(周, 2001, 141)
        • 南, 北卷作法始於明代, 在會試錄取時, 採南, 北卷方式, 目的為保障北方士子(周, 2001, 141)

        3.廷試/殿試 (沈, 196)(楊, 下, 298-299)
        • 由天子親試, 應試者為貢士
        • 憑才取人, 擇優錄取 (周, 2001, 136)
        • 一甲(第一名): 錄取三人, 狀元, 榜眼, 探花。賜"進士及第" 
        • 二甲(第二名): 若干名, 賜"進士出身"
        • 三甲(第三名): 若干名, 賜"同進士出身"
        • 一, 二, 三甲統稱進士
        • 一甲得入翰林 (猶如博士)。二, 三甲得選為庶吉士(亦隸屬於翰林院, 近似博士弟子)(錢穆,2001, 254)
        • 進士中第, 大多任中央政府官職 (楊, 下, 305)
        • 非進士出身者, 不能有躋貴顯,而登青雲之望(沈, 200)
        • 針對中第進士有"觀政"制度 (進士觀政, 有儲訓或學事之意), 因觀政機關不同,有1.庶吉士與2.觀政進士之區別 (楊, 下, 305)
        1.在翰林院觀政者, 稱為庶吉士(對其人選特別慎重), 培養數年, 再授官職 (大多皆授翰林編修、檢討之職) (楊, 下, 9, 305, 346)
        • 翰林院始設於唐, 本為內廷供奉藝能技術雜居之所, 類似秦漢初年之博士及郎官(錢穆, 2017, 下, 179)
        • 明廢丞相後, 六部皆隸於天子, 天子難以綜理萬機, 故有翰林院之設, 輔弼天子處理機務(楊, 下, 9)
        • 翰林院變成政府中最高貴的學術集團, 內閣學士, 即由翰林院分出(錢穆, 2017, 下, 181)
        • 進士第一甲得入翰林, 而第二, 第三甲得選為庶吉士(錢穆, 2017, 下, 182)
        • 皇帝及儲君,常與翰林學士(不負有行政上實際的責任)接近, 可受到學術上的薰陶, 及獲得政治上有價值的建議或忠告 (錢穆, 2017, 下, 183-184)
        • 明代中樞政令, 出自內閣; 英宗以後, 非科舉出身的進士不能入翰林, 非翰林不能入內閣; 亦即, 非科舉出身, 不能入內閣 (沈, 199)
        • 英宗天順以後, 非進士不入翰林, 非翰林不入閣(錢穆, 2017, 下, 190)
        • 教習庶吉士漸變成有名無實(錢穆, 2017, 下, 190)
        2.觀政進士
        • 進士於六部, 都察院, 通政司, 大理寺實習(楊, 下, 350)
        • 若觀政效果良好, 為主官所賞識, 可以隨時擢用(楊, 下, 350)
        科舉與學校教育
        • 明代規定: 科舉必由學校, 而學校起家可不必由科舉----先入學校, 後應科舉, 入學校是應科舉的必要條件---宋仁宗時的改革構想, 竟然在明代實現了, 但代價為學校淪為科舉附庸(周, 2001, 159)

        • 明, 清因考生人數日眾, 科舉與學校教育結合, 士子在參加科舉考試前, 須先通過童(子)試(分三關: 1.縣考,由知縣主持→2.府考,由知府主持→3院考, 由學政主持), 取得官學生員(秀才)資格→通過歲考與科考→取得應鄉試的資格→鄉試(解試):及格者稱舉人→省試(禮部試,會試):及格者稱貢士→殿試(廷試):及格者稱進士 (周, 2001, 128-129)
        • 明, 清之學校與科舉緊密結合, 進入學校為科舉考試必經之路 (劉, 2005, 92)
        • 自兩漢以來, 直到清末, 無論選舉, 考試, 均採分區定額, 使全國各地優秀人才, 都有機會參加政府(沈, 245)
        • 特科: 天子親詔, 博學鴻詞, 孝廉方正等, 不限於一定程式, 未有定期, 舉行次數很少, 其目的大多為網羅明末遺老(沈, 241-242)
        • 八股取士, 俾鞏固君權, 羈縻多士, 作為政治籠絡工具(沈, 244)
        • 滿人入仕大多可透過蔭選的途徑, 故科舉出身的滿人並不多 (劉, 2005, 100)
        • 康熙51年(西元1712年), 進士會試所取各省人數多寡不均, 邊省且有遺漏的情況, 故朝廷決定採分省錄取之制, 此為司馬光逐路取人之充分實現(余, 2007, 238)
        • 科舉(常科)沿襲明代, 分四個階段 (沈, 226)(楊, 下, 406)
        1.小考 (劉, 2005, 101)
        • 考秀才, 以縣為單位
        • 鄉試以下的小考,屬於入學性質(與明代同),自鄉試以上, 才是科舉性質
        • 小考由童生考秀才, 分成三級, 縣考→府考→院考
        • 童試包括縣試→府試→院試三個階段,  通過童試者 (而得入學者), 稱為秀才(余, 2007, 242) (楊, 下, 308, 314-315)未入學者稱為童生, 童試不易通過
        • 童生通過童試, 成為生員, 才能參加府, 州, 縣學的歲考→科考。科考名列第一, 二名才可取得參加鄉試的資格 (余, 2007, 243)
        2.鄉試(沈, 232)(楊, 下, 410, 432)
        • 以省為單位, 三年一次, 及格者為舉人, 秋天舉辦(秋闈), 由中央直接派大員主持 
        • 考四書五經為主, 八股文(時謂之制義; 八股文始於明代成化年間)
        • 八股文因不脫離經典的內容, 與近代社會科不相協調, 光緒24年, 張之洞有變通科舉之奏(楊, 下, 412)
        • 舉人及第者, 任職知縣者多; 舉人本有參加會試資格, 若會試不第, 可註冊任知縣或教職
        • 各省舉人名額(錄取名額), 均有規定(沈, 236)(楊, 下, 415)
        • 國子監的貢生及監生, 在明代可應會試, 在清代只能應鄉試(沈, 241)
        • 鄉試錄取名額, 分地區定配額, 共15地區(直省) (周, 2001, 137)
        • 順治二年(1654AD)規定各直省鄉試, 每30名取一名, 後來變成100名取一名(周, 2001, 137)
        • 乾隆時(1744AD), 依省大小定為: 大省每80名取一名, 中省每60名取一名; 小省每50名取一名(周, 2001, 137)
        • 清代舉人總額約在1200名至1800名間, 穩定的舉人解額,無法與持續增長的人口數目,同步成長---造成平民想要獲得舉人的機會, 越來越低 (何, 2013, 229)
        • 明, 清政府除長期凍結和緩地增加舉人名額外, 尚關注各省舉人解額之地理分布的公平性。最早的分省舉人名額定於洪武3年(1370), 大致依人口, 田賦收入與文化傳統的比例而定; 南直隸(京畿首善地區)和江西(宋代以來文化最發達的地方)的解額最多。浙江, 福建因文化傳統優良和文人人口多, 被列為舉人解額多的大省; 其他長江流域省分與北方省分則被視為中省; 廣西, 雲南, 貴州等西南省分,被視為小省`(何, 2013, 229)
        • 乾隆13年(1748)訂定的舉人解額, 與明末差不多, 代表清代大部分時期的解額: 京師直隸206人, 江南 (江蘇與安徽)114人, 浙江95人, 江西95人, 福建85人, 廣東72人, 河南71人, 山東69人, 陝西(包括甘肅)61人, 山西60人, 四川60人, 雲南54人, 湖北48人, 湖南45人, 廣西45人, 貴州36人---對少數民族較多的地區, 給予特別考量, 即使文化落後, 仍能定期產生一定數目的舉人(何, 2013, 230)
        3.會試 
        • 在京師舉行, 三年一次, 中第者為進士 (楊, 下, 418)(沈, 236)
        • 會試第一名為"會元" (楊, 下, 418)
        • 會試內容和鄉試大致相同(沈, 240)
        • 清代鄉試, 會試, 和明代類似(沈, 241)
        • 國子監的貢監生, 在明代可應會試, 在清代只能應鄉試(沈, 241)
        • 分地區酌予錄取(沈, 421)
        • 會試錄取名額無定額(周, 2001, 137)
        • 南, 北卷作法始於明代, 在會試錄取時, 採南, 北卷方式, 目的為保障北方士子; 清初沿用此法, 目的與明代相同(周, 2001, 141)
        • 順治三年(1646), 共400名, 分南北中卷, 南(233), 中(14), 北(153)(周, 2001, 137)
        • 順治九年(公元 1652 年) ,傲明代舊例,分南、北、中卷,共中四百名 (周, 2001, 137)
        • 順治12年(公元 1655 年) ,中卷併入南、北卷。此後,中卷屢分屢併,或在南、北、中卷中更分左右
        • 順治九年(1652AD) 錄取400名, 分南, 北. 中卷: 南卷錄取233名, 北卷錄取153名, 中卷錄取14名。後中卷併入南卷 (周, 2001, 137)
        • 清代改將進士的員額分配給各行省, 以代替明代依地區定百分比的方法(考試院, 1984, 124)
        • 清代原亦採南、北、中卷,其後中卷屢分屢併,或將南、北、中卷分為左右
        • 康熙五十一年,以各省取中人數多少不均,邊省或致遺漏,乃廢舊制,改為分省錄取,按應試人數多寡,臨期奏請欽定錄取名額。會試歷年多者三百數十名,少者百數十名,而以雍正庚戊四百六名最多,乾隆己酉九十六名最少(楊樹藩,1976)
        • 康熙51年(1712AD), 因各省錄取人數多少不均, 或遺漏邊省, 乃廢南北卷, 改為分省定額錄取 (按省之大小) (共20省分), 更具體地保障各地利益。亦即, 最終還是走向司馬光逐路取人的老路, 只是方法不是十取一, 而是各地不同的固定名額 (周, 2001, 138, 141)
        4.殿試: 會試後仍須經過殿試(楊, 下, 423-424, 429-430)(沈, 233-234)
        • 憑才取人, 擇優錄取 (周, 2001, 138)
        • 皇帝親策, 多考當世時務
        • 一甲三人: 賜進士及第: 1st.狀元(官職為翰林院脩撰), 2nd榜眼 (官職為翰林院編修), 3rd探花(官職為翰林院編修)
        • 二甲若干人: 賜進士出身, 任庶吉士和六部學習
        • 三甲若干人: 賜同進士出身, 任庶吉士和六部學習
        • 清沿明制, 選庶吉士儲才教養。庶吉士雖列於翰林院, 然非正式官職, 亦無品級, 屬研習人員性質, (楊, 下, 477)
        學校與科舉教育
        • 清代學校與科舉均沿明制, 兩者關係亦如明代 (周, 2001, 159)
        • 晚清科舉變了質, 妨害學校教育的發展, 最後乃罷科舉, 而興學校(考試院, 1984, 7)
        廢科舉(晚清變法自強之途徑之一)
        • 光緒20年1894,甲午戰爭, 促成光緒二十四年戊戌變法 Hundred Days' Reform (1898);戊戌變法廢除八股文, 並沒有廢科舉 (科舉是到了光緒三十一年才廢的)
        • 庚子事變/義和團運動/八國聯軍後(1900)後, 朝廷承受內外壓力, 一面頒行新學制, 一面則開始進行科舉改革---庚子新政(1901年) (周, 2001, 160)
        • 如此則學校不能專以訓練翻譯及軍事人才為主(戊戌變法/百日維新,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 於是乃有" 中學為體, 西學為用"之理論出現(錢穆, 2017, 下, 407)---惜乎當時根本就拿不出所謂的中學出來(錢穆, 2017, 下, 408)
        • 光緒29年, 張之洞等人上奏: 因科舉未停, 天下士以為朝廷並不專重學校, 故興辦學校之經費難捐集, 進而無法在各省多設新學校(謂辛丑以後之辧學)---故欲成功地興辦學校, 科舉須停止(錢穆, 2017, 下, 406)
        • 光緒31年(1905), 袁世凱, 張之洞再上奏請廢科舉, 俾廣設學校----科舉被廢絕, 而以學校替代之 (錢穆, 2017, 下, 406)
        • 光緒31年(1905), 廢科舉
        • 將科舉制度連根拔起, 以致民國成立以後,政府用人, 漫無標準(沈, 246)
        • 日後公務人員考試為科舉的再版 (周, 2001, 160)

        科舉史可劃分為二階段:以考試所依據文本為分期的標準 (余, 2007, 246-254)

        1.漢武帝至宋代
        漢武帝罷黜百家, 獨尊儒術, 立五經博士於太學(其他諸子百家不得進入太學的講授系統,與五經享受同等的待遇), 自此五經成為考試的基礎文本
        董仲舒主張太學為專門講授六藝之地, 不雜以戰國新起的百家之學(戰國以下諸子的私家言論), 正是要回到古代聖典的教學傳統, 為復古更化之構想
        戰國時原有六經, 因樂的原始文本至漢代已佚, 故稱五經
        從戰國至漢代, 六經早已取得公認的聖典身分, 遠非其他書籍所能相提並論; 聖典意指六經非任何私人著作或言論, 而是古聖先王(堯, 舜, 禹, 湯, 文, 武, 周公 )治理天下的實際成績, 由一代一代的史官記錄下來
        以五經試士, 一直持續到宋代
        宋代科舉仍沿唐代, 以經為重, 但更重視經義
        宋代是考試重點從五經移向四書的過渡時代, 聖典 (經)的觀念不斷擴大與改變, 後朝向四書

        2.始於元代
        改以四書試士, 基礎文本為朱熹的四書集註
        為明, 清兩代所繼承
        程,朱一派的道學成為欽定的儒家正統
        四書變成聖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