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1, 2017

廣設大學, 教育改革, 大學自主

1987年台灣解除長達三十多年的戒嚴,在政治體制的轉型下,社會風氣隨著民主開放,社會各界紛紛提出改革訴求;在教育方面,民間教改團體也陸續成立,為當時的教育問題提出建言。自此,台灣的教育開始進入風起雲湧的階段。

1994年四一○教改聯盟提出「廣設高中、大學」的口號
1996年教改會也予以呼應
1996 年開始開放大學設立
1996年吳京上任教育部長,提出「第二國道」的構想,要大量升格公私立技職專校

1995年8月9日,總統公布《教師法》,將教師權力制度化,基本精神為確立公教分途原則、保障教師工作權益、提升教師專業自主、增進學校校園民主,確立了教師資格取得與教師任用方式,並明定教師權利義務、規範教師解聘、停聘與不續聘之條件。《教師法》使教師的權益獲得法律的保障,促進教師專業的有效提升,校園民主化,打破以往校務由校長一人主導的情況。

1999年6月23日,總統公布《教育基本法》,規定人民是教育的主體,教育權由中央下放至地方,國民教育得視社會發展延長年限,保障弱勢族群受教權,鼓勵私人興學,得將公立學校委託私人辦理。此為台灣教育改革史上的大事,由於其效力遠大於其他教育法律,可說是一切教育法規的根本大法,因此對整體教育有極為深遠的影響。

由教育部統一訂定各學院科系共同科目表與課程標準之形式, 直至1995年釋字380號解釋, 宣告"大學法施行細則"第22條後段等相關規定不合大學自治精, 違反憲法, 才透過大學法的等法規的修訂,放鬆管制

1994修正大學法強調大學學術自由與自治
在1994年之前,也就是<大學法>重新修訂之前,我國大學運作的典章及規則都是由教育部所訂定,包括核准大學的設立,決定系、所、院的成立及增減,指派公立大學的校長(私立大學則是由董事會提請教育部核聘),核定招生人數,審查教師資格,規定大學共同必修科目與系所必修課程等等;可見教育部對大學的管轄範疇相當廣泛而深入,大學本身並無太多的自主空間。更重要的是,公立大學的人員編制與經費使用受到國家法規約束,會計及人事室主管都是由教育部派任並受教育部考評。總之,當時政府對大學設限較多,此舉固然讓台灣的高等教育維持了一定的水準,但也扼殺了大學自主發展的空間,以致各大學始終無法發揮自身特色,遑論追求卓越。

1994年修訂的新<大學法>,強調學術自由與大學自治,規定大學在法律範圍內享有一定之自治權。政府對大學的管制做了相當程度的鬆綁,舉凡課程規劃、招生、教師聘任等權限均逐漸回歸大學自主;公立大學校長也不再由教育部指派,而是先經由學校遴選程序產生候選人之後,再由教育部組成遴選委員會遴選出最後人選,私立大學則是由董事會組織遴選委員會推薦人選,經董事會圈選後,由教育部核聘。

1994 新大學法, 保障大學學術自由, 與大學自治精神

講學自由,認為教育部未經大學法授權自不得為有關大學共同必修科目的規定(釋380)

大學法中應設軍訓室之強制規定因不符大學自治之旨而違憲(釋四五0)




No comments: